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504章 妙不可言

嫡女归 云舒 2520 2021-09-07 00:36

直接一行穿着舞衣的舞者鱼贯而入,姿态轻盈,色若晓花拂月。

一行粉色舞衣的人忽然簇拥在一起,再分开的时候,却又突然出现一个红色舞衣的女人,她手放在脸上,半遮半露。

等她拿开的时候,赫然是不曾出现的李希瑶。

原来她不在,是因为准备歌舞去了。

脚尖旋转,飞跃,弯腰,一个个动作美轮美奂,轻盈婀娜,瞬间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她的眼神似澄澈又似魅惑,柳叶眉勾的极细,蜿蜒入鬓,直勾勾的看着纪衍诺,仿佛眼中只有他一人。

一舞倾城,颠倒众生,李希瑶的舞姿的确称得上妙不可言。

皇上满脸喜悦,和容妃对视一眼,笑道:“希瑶这倾城舞姿,想必也是费了不少功夫吧。”

李希瑶行了一个谢礼,抬起头来,笑容满面。

“臣女谢陛下夸奖。”

一旁的李丞相摸着自己的胡子,笑呵呵的道:“陛下,自从小女知道在宴会名单里,便日夜不息的练这一舞,就是为了给心仪的人看啊。”

听到这个,皇上脸上的笑意淡了不少,往纪衍诺的方向看了一眼。

“既然如此,朕也不能小气,便赐希瑶黄金百两。”

李希瑶面上一愣,又欣喜若狂的开口:“多谢陛下恩赐。”

虽然跟她预想的结果不太一样,本是想借着皇上的名义,好直接赐婚的。

不过得了赏赐,便也是好的。

想到这儿,她便笑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着,就在叶浮珣她们的后下方。

等她坐下,出席的一些女眷便忍不住凑上来道喜。

“李小姐舞姿动人,又容色出众,跟王爷真是般配啊。”

京城的人都知道王妃叶浮珣失宠,李希瑶经常出入东宫,便在心里认定李希瑶极有可能入驻东宫。

此刻一个个的都过来抱大腿。

李希瑶十分享受众人的推崇,得意的扬起自己的下巴,不过口中却说着:“各位妹妹可别乱说,王妃在呢,若她听到了,定会责怪的。”

她们说话的声音并没有刻意的压低,她们一开始的阿谀奉承前面的人就听得到。

不过一个个的是仗着以为叶浮珣失宠,故意落井下石而已。

李希瑶听的是心花怒放,故意冲叶浮珣的背影说道:“王妃莫跟妹妹们计较,希瑶代她们同王妃赔罪,自罚三杯。”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前面的人就好像没有听到似的,不转头不吭声。

刚才李希尧说的那一番话就相当于白说一样,面对着众人微变的眼神,李希瑶暗自咬牙。

面子上拉不下来,她紧握手中的酒杯道:“这酒说什么都当喝的。”

一连三杯下肚,前面的人就好像是没有听到似的。

就好像一记重拳打在了软趴趴的棉花上,不痛但就是心里难受。

叶浮珣淡淡的吃着佳肴,她不是没听见后面说的话,只是单纯的不想搭理而已。

没过一会儿,李希瑶臭臭的脸色便让过来巴结讨好的人一个个走开了。

她兀自坐着,眼神充满嫉恨的看着前面那道略有些瘦削的背影,一口银牙几乎被咬碎。

她心里十分的不甘心。

王爷都已经不爱她了,叶浮珣还霸占着王妃的位置,凭什么。

叶浮珣就是一个山野村姑出生,不过是仗着自己有点姿色,会点医术,竟然就妄想王爷。

王爷尊贵无比,又将是未来得皇上,皇后之位怎么能给一个村姑呢。

越想越生气,她咻的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对身边的菊香耳语两句,抬脚出了大殿。

菊香走到叶浮珣的身边,附在西洛的耳边低语。

西洛脸色不好的看了一眼菊香,偏头看了一眼一旁的纪衍诺,对着叶浮珣低声说了两句。

叶浮珣眼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不过宴会着实无趣,出去走走也是好的。

众人的注意力都在宴会表演上,所以也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她们悄然离去。

御花园内百花齐放,争香竞妍,宫内收纳天下能人,造就了这一番姹紫嫣红的景象。

宴会地点就在御花园的殿宇之内,叶浮珣出了大殿,便看到御池边上的一道俏丽身影。

等她靠近还未开口,李希瑶便转过身来,眼神狠厉。

叶浮珣并未被吓到,语气平淡的开口:“李小姐约本宫来所谓何事?”

李希瑶听到那清零的声音,心中的火气就更甚。

她也不藏着掖着,反正人都在大殿上。

“就是想跟王妃谈谈,你如今已经不得王爷荣宠,何不把王妃的位置让出来。”

叶浮珣面上平静,把她叫出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的吗?

李希瑶恨不得把叶浮珣那张平静的脸皮给撕扯开来,她一副高冷的模样,总显得她跟街上的泼妇一般无二。

“王爷现在已经不喜欢你了,他现在喜欢的人是我。如果不是厚着脸皮还霸占着王妃的位置不放,王妃的位置就应该是我的。是我的,才对!”

见过的人许多,倒是第一次见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暗中挑衅几次没理会,却没想到这会儿却直接就把自己的目的给说了出来。

叶浮珣听了却没有一点反应:“是你的终是你的,别人抢都抢不走。既然李小姐对自己这么有自信,那本宫便安然的看着你如何把王妃之位抢走。”

这话她说的很平静,但在听着的人耳中却是挑衅。

李希瑶瞬间把脸给拉了下来:“叶浮珣,你到底要不要脸啊。全京城的人都知道王爷已经不爱你了!”

西洛气极反笑,大声的开口:“不要脸的人是谁啊?我们主儿是皇上亲封的王妃,你算什么东西,还没出阁,便整日想着出阁之事。”

她这一开口,李希瑶身后的菊香也按捺不住了。

她的主子,就没有受过气。

“怎么说话的,我们主子也是你一个下人能出言侮辱的。”

“下人怎么了,你自己不就是吗?”

菊香忍不住帮自己的主子说话,但是气势却是没有西洛的足。

西洛跟在叶浮珣的身边,看病拿药的人各种各样,多多少少都听到了一些,吵起架来一点都不含糊,且言辞条例分析都有理有据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