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七十七章

嫡女归 云舒 3360 2021-09-07 00:36

宋寒濯爱极了叶浮珣自黑的模样,像只狡猾的猫一样,带着小傲娇。说着低头就想一亲芳泽,却听见“王妃”,接着青若打帘来。看到自家王妃正坐在王爷的腿上,而那个清俊冷贵的王爷,正准备白日宣淫,吓得她忙低下头,背过身去,窘迫地说道,“奴婢什么都没有看到,这就出去。”

叶浮珣轻咳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地从宋寒濯身上下来,坐到一旁,故作淡定地说道,“璃儿怎么样了?”

青若讪讪地转过身,偷偷抬眸打量了一下脸色不太好的宋寒濯,暗自懊悔自己来的不是时候,现在只好硬着头皮回话,“四小姐的身子情况不太好,在叶府的日子也不好过,这么冷的天,屋子里连个火炉都没有,大夫只请了一次,直说是伤风,开了药一点也不见效。”

听得叶浮珣微微蹙眉,满眼心疼,“怎么会没有火炉,璃儿手里可是有大半个叶府的家产的。”

“璃儿小姐太好拿捏,二小姐刚主持中馈不久,礼单便被要了去。”说着从怀里掏出礼单,“这不,奴婢又给要了回来。说着这二小姐,仿佛转性便了一个人似的,奴婢本以为二小姐定会像以前一样,刁难奴婢,没想到今日叶府之行,特别说了,出了遇见了凌安郡主。”

听到叶云裳转性这句话,叶浮珣眼神微敛,又听到凌安郡主,便放下礼单,问道,“凌安郡主怎么会到叶府?”

“奴婢也不是特别清楚,但是凌安郡主带了两个武婢去找四小姐,气势汹汹地,还要动手,奴婢气不过,就让轻云教训了一番。”青若颇为不满地说道,她最不喜的就是嚣张跋扈。

“你呀,那是郡主,你都敢动手……”叶浮珣嘴上虽训着,眼里却没有半分责备之意。她的人,除了她,任何人都不能欺负。

“轻云呢?她怎么没有回来?”

“轻云怕我们俩一回来,二小姐再为难四小姐,她就留在了叶府,照顾四小姐一段时间。”

听了青若的话,叶浮珣点点头,随后吩咐道,“明日你去给璃儿送些东西,先让轻云跟着璃儿,有任何事,随时来报。”

“是。”

“去查一下璃儿怎么惹上凌安郡主这这个小祖宗了,还有啊,再请个大夫去给璃儿看看……”吩咐完后,叶浮珣还是有些不放心,“还有你明天叫人去把礼单上的陪嫁搬来……”

一旁被冷落的某个王爷,再也受不了自家王妃这么担心另一个人,有些不满地低声轻咳了一声,青若忍不住低笑一声,说道,“王妃,您就放心吧,奴婢会办妥当的,不让四小姐受一点儿委屈。”说着朝叶浮珣挤眉弄眼地一笑,转身出去了。

“青若这丫头越来越无法无天了,竟敢嘲笑我。”叶浮珣端起桌子上有些凉的茶,还未喝便被一只大手给劫了过去,抬头不解看某个王爷。

“茶凉了,喝了容易伤胃。”说着信手又倒了一杯茶,递给叶浮珣。

“谢王爷。”叶浮珣娇笑一声,心里暖暖地,接过宋寒濯手里的茶,请吹了几下,抿了一口,入口有些苦,入喉却有些甜甜的。

叶府,芙蓉楼内。

屋燃着两个精致地火炉,暖阁里熏着上好的香,禾儿掀帘进来,带着外面的寒风,看见自家小姐临窗而坐,没有了平时在人前的温婉谦顺,整个人十分阴沉,禾儿心里一沉,忙低头走上前去,“小姐,您坐这儿怎么也不抱个手炉。”说着将一旁精巧的鎏金雕刻手炉递给了叶云裳,“马上就要到年关了,当心别着凉。”

叶云裳回过神来,冰凉的手接过手炉,不冷不热地问道,“三小姐那边怎么样了?”

“三小姐闹了一会儿就歇息下了。”禾儿低头打量着叶云裳,见其阴沉不定的脸,忙跪下,“奴婢办事不利,请小姐责罚。”

叶云裳秀眉微挑,捂着手里的火炉,语气凉薄地问道,“怎么办事不利了?”轻轻的一句话,让禾儿忍不住打颤,她是见过叶云裳是怎么处置下人的。忙低头说道,“本来奴婢打算毁了那礼单,这样一来那些陪嫁就没有了根据,奈何那个叫轻云的太过精明,奴婢无从下手。”

青色的瓷杯冒着袅袅白烟,氤氲着叶云裳娇美的脸庞,让禾儿看不出她的喜怒,只听见了茶盖抚过茶杯的声音,片刻后,才听见叶云裳淡淡地说道,“起来吧,别说是你,就算是我,也不敢从轻云眼皮子底下有动作,不怪你。”

禾儿听了如同大赦,抬眸偷偷打量着叶云裳的脸色见其脸色不似方才那么阴沉,这才放心地起身。

“派两个聪明伶俐的,有眼力劲的丫鬟去菡院伺候着。”

“是。”禾儿应声出去。

门帘晃动了几下,又归于平静。一个黑色的身影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叶云裳的身后,“云裳妹妹长得真是越发的美丽了。”说着靠近叶云裳拾起她的一缕青丝放在鼻翼嗅了嗅,“真香。”

“你来做什么?”叶云裳冷着脸将那人手里的发丝夺了回来,脸色比刚才更加阴沉。

“自然是来看看我的好妹妹了。”那人长了一张极其阴柔的脸,有着精致的五官,皮肤凝如脂,白如雪,堪比一个女子。

“有什么好看的,我沦落到这般田地,还不是拜你所赐,若是当初一果断将叶浮珣一刀了解,哪里还有现在这些麻烦!”

只见那男子放荡地躺在叶云裳的绣床上,单手支着脑袋,眯着眼睛笑道,“上次是本少爷的失误,小瞧了你那个姐姐,本想着把她交给主子,用她来牵制唐府,没想到她倒是给狠角色,竟然杀了刘三,逃跑了。”抬起一双阴柔的眸子,伸手将叶云裳拉到了床上,俯身嗅着叶云裳身上的香气,问道,“你有她狠吗?本少爷觉得你之前之所以输的那么惨,就是因为你不够狠。”修长冰凉的手指,划过叶云裳细嫩的脸颊,一直划到脖颈处,“不过,本少爷可以帮你,只要你……”说着手指轻轻扯开了叶云裳的衣襟……

“不用你,我也会让她死得很惨。”叶云裳抓住那只作乱的手,推开那个人,坐起身来,慢条斯理地打理着衣服,冷声说道,“你该走了。”

“云裳妹妹还真是狠心呢,用完了本少爷一句谢谢也不说,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送给你的礼物是什么吗?”

一个系着红绳的书信垂在叶云裳的面前,身后一个温热的身体贴了上来,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叶云裳的耳边,“这个是可以掌控你父亲的文书,上面记载了你父亲如何行贿的往来记录,对了,还有你父亲是如何毒害自己的发妻以及你的母亲的。”

“云裳妹妹,你是知道的,我对你的心……”温热的舌舔了这叶云裳的耳垂,叶云裳看着他手里的那份文书,那是她翻身的唯一机会,闭上眼睛,心一横,手慢慢握住了那份文书,身子慢慢的软在了那个人的怀里,化成一滩春水,暖阁内,袅袅熏烟升起,红帐内,满满春意。

在明月阁憋了好几天的温言终于忍不住找上了门,青若青颖这几个丫鬟对温言并不陌生,下人来报时,直接让人带了进来。

温言着一身月白色罗裙,搭上雪羽肩,里穿乳白搀杂粉红色的缎裙上锈水纹花色无规则的制着许多金银线条雪狸绒毛,纤腰不足盈盈一握,显出玲珑有致的身段。大大的琉璃眼睛闪闪发亮如黑耀石般的眸,开阂间瞬逝殊璃,樱桃小口朱红不点而艳,绝美的脸庞冻得通红,仙逸中透着一丝俏皮,一头秀发轻挽银玉紫月簪,恍若倾城,似是飘然如仙。

叶浮珣抬眸看来人,心里暗叹一声,真该把她拿出去挂牌,有了这等美人坐镇明月阁,还愁没客人吗?

“没想到你这么能沉住气啊。”说着叶浮珣信手拿起一旁煮沸的茶壶,为其斟了一杯茶,笑道,“害我白白等了你两日。”在温言面前,叶浮珣从来不称‘本妃’,都是以我自称。

温言没好气地接过茶杯,轻掀茶盖,低首抿了一口茶,“我怕我要是在不上门,你就得杀过去。”那日宴会过后,温言本来打算问个明白,谁知道这人直接将她丢下,话都没说,就回府了,害得她回到明月阁,心里跟猫抓似的,再加上明月阁这几日忙的不可开交,于是她就拖到了现在。

“你相信今生前世嘛?”叶浮珣轻抚着皓腕上的翡翠镯子,语气有些幽远地问道。温言一愣,有些不适应这画风转变太快,见其神情,犹如进入了某种回响,不由得点了点头。

她不确定叶浮珣是不是和她来自同一个世界的人,因为平日里与叶浮珣相处,她就是个十足的古人,只不过比一般女子杀伐果断些罢了。

“你到底是谁?”温言轻声问道,“你是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你为什么会知道钢琴,钟这些东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