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五十章

嫡女归 云舒 3425 2021-09-07 00:36

明月阁内,一位紫衣女子慵懒地躺在美人榻上,房间内摆着一把古琴,紫金香炉里燃着安神香,似乎外面的喧闹都与他无关一般。

伯琴推门走了进来,进门便看到一副美人休憩图。时间匆匆而过,在这个女子身上留下的痕迹少之又少。上天对她格外优待,这些年明月阁在紫凌王府雨玄霄阁的护佑下,已然成为了天下第一楼。而明月阁不单单是开青楼那么简单,这几年开始涉足其他生意,做的也是顺风顺水。。

“何事?”温言听见动静,那双明媚的眼睛缓缓睁开,看着来人,声音里透漏着慵懒。

“叶府派人送来信,今日小少爷便不过来了,让夫人放心。”伯琴笑着说道,这些年她待在明月阁已经开始隐退,不在接客,转为了幕后管理,她是最早一批十六香之首。

退下来之后,温言也曾想让她选一个自己心仪之人,明月阁会出一部分嫁妆,加上这些年自己攒下来的一些积蓄,足以让自己风风光光出嫁。

或许是在风月场所呆久了,看多了人的心,反而觉得一个人也挺好的。她曾羡慕温言,敢爱敢恨。

当年与叶府的婚事轰动了整个京城,红妆十里,整整热闹了三日。在世人的眼中,尽管温言管理明月阁,又与已故的紫凌王妃交好,但她的身份依旧是一个混迹风月场所之人。有人说她是温家庶女,无奈才落到明月阁,温家固然是地方世家,但是叶府亦是高门显贵之家。

先不说之前叶府曾是宰相门府,就算之前的叶家一夜之间被叶修安送上了绝路,朱雀街的叶府虽无一官半职,但圣上厚爱。在叶琈珣“去世”后,又是唐婉留下的唯一血脉,不论是将军府还是中宫皇后娘娘都十分照拂。

叶修安成为了京城唯一一个没有半点官职,却谁都要礼让三分之人。加上叶修安满腹才华,颇有京城第一公子之名。

银发白衣,眉间一点朱砂,似谪仙下凡。京城之人都在猜测,这位矜贵的叶公子会找一个什么样的妻子,却没有想到,却娶了一个青楼女子。

三年之后,温言与叶修安和离,在京城亦是闹得沸沸扬扬。和离还是温言提出来的,更是让人捉摸不透。

伯琴真的很羡慕面前女子的潇洒与果敢,活得肆意飞扬,好似这世间没有什么事情能够羁绊住她。

她不在乎世人的眼光亦言论,我行我素,将明月阁打理的井井有条,甚至不必任何一个男子差。

“我知道了。”温言翻身做起来,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一股媚气与娇媚,“我方才看了一下近日的账本,有些地方还需你去查看一下。”

话音刚落,一旁的丫鬟变将账本奉上,伯琴上前几步,看着温言将账本上的几个地方指出来,“前一段得月台新到的一批首饰出了出了一些问题,我已经派人去处理了,现在这个几处有些奇怪。”

“得月台之事,我略有耳闻。稍后我便去查探。”伯琴一一应下,温言吩咐事情简单明了,对待人事皆是赏罚分明,深得明月阁人的尊重。

待伯琴离开后,凌安郡主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温言托着下巴,已经习惯了凌安郡主的行事风格。

“你倒是清闲。”凌安郡主看着悠闲自在地躺在美人榻上,翻着手上的一个话本,一气就不打一处来。

“阿珣死而复生,回到了京城,韫儿最近也是乖巧懂事,明月阁的生意亦是蒸蒸日上,我不在这里看话本,还能做什么?”温言翻了一页书,最近这话本真是出的越来越没有质量,看来得好好整理一下知晓书局了。

“三皇嫂回来了,可是两个孩子没有回来,而且太后娘娘多次提到婚事,皆被三皇嫂委婉拒绝了。”凌安郡主信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叹口气说道,“你说两个人好不容易在一起,为什么三皇嫂就是不松口呢?”

温言轻笑一声,顿时觉得手里的话本子不好看了,纤纤玉指摩擦着茶杯杯身,嘴角勾起一抹隐约的笑意,缓缓开口,“你可别忘了,当初阿珣可是负伤离开,若不是季南北舍命相救,你家三皇嫂早就成了一抔黄土了,还能让紫凌王守得云开月。”

“十年了。”温言说道,“十年阿珣都是以无寻的身份生活,十年能改变的东西太多了,十年可以让一名美艳动人的少女变成一个满脸沧桑的妇人,可以一个婴儿变成一位少年,可以一棵小树长成参天大树。”

她的声音缓缓流进凌安郡主的心间,“阿珣早已不是十年前的叶琈珣了,她既是叶琈珣,更是无寻,是药域谷谷主的遗孀,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身为一个母亲,率先考虑的就是孩子。”

“说的好听。”凌安郡主对着装深沉的某个女人,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冷声说道,“你要是考虑孩子,当初怎么跟叶修安和离啊?”

“我自然是不能跟阿珣相比。”温言讪讪地摸了一下鼻子,说道,“那是叶修安精神出轨,你能忍受你家那位心里住着一位白月光,时不时地拿出来想一想?”

“老娘当初拒绝了魏冥堇就是因为这,既然做不到始终如一,我自然不稀罕做唯二。”女子的声音清脆动人,掷地有声。

“行行行,你有理。”凌安郡主决定不在跟面前这个女子讨论这件事,反正不管怎么样,这个女子总能说的头头是道,还让她觉得特别有道理。

“你说的都对,可是他毕竟不符合礼法。”凌安郡主小声说道。

温言白了她一眼,冷哼一声,“你觉得我在乎吗?”她要是在乎,当初就不会跟叶修安和离。

好,我闭嘴。凌安郡主扭头捏了一块糕点,她这是来这里找怼呢。

“我看你还是少来这里吧,省的你家那位说我把你带坏。”沈誊巍可是一个一板一眼之人。

凌安郡主毫不在意地挥挥手,捧着糕点吃了两块,目光又忍不住落在了翻书的温言身上,小声问道,“你最近有没有见到叶修安啊?”

温言神色如常,淡淡地说道,“未曾。”这几段时间,叶艾韫也是由叶府的下人送过来,叶修安已经很长时间不来明月阁了。

自从两个人和离,叶修安三天两头出现在明月阁,好像从那天之后,叶修安似乎很久没有来明月阁了。

温言晃了一个神,随即冷笑一声,不来正好,她倒是落得一个清净。

凌安郡主张张嘴,端起桌子上茶杯一饮而尽,想起沈誊巍跟她说的事情,最后还是忍不住说道,“阿言我跟你说一件事,你能不能不要生气啊?”

“什么事情?”温言放下书,看向凌安郡主,这个女人向来大大咧咧,性子里带着一些娇蛮,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般,忍不住问道,“你不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吧?”

“算是吧。”凌安郡主硬着头皮说道。

温言微微挑眉,“说说看。”

“叶修安好像要再娶了。”凌安郡主小声说道。

温言神色一顿,随即一笑,“我还当什么事情呢,他要再娶,跟你有什么关系,堂堂叶府的的公子,正值壮年,再娶一位夫人不足为奇,我与他已经和离,娶与不娶,与我何干?”

“那个……那位姑娘现在正住在我府上。”凌安郡主接着说道,“我向你保证,我也是这段时间才知道这件事,你也知道沈誊巍就是一个傻的,他对叶修安那是死心塌地,叶修安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前一段时间他就跟我说,要接一个姑娘在府上暂住几日,我便没有多想,前几日我无意间听见那位可能是叶修安的白月光。”

“而且今日还将那位姑娘接近了叶府。”凌安郡主抬眸看向温言的神色,看不出喜怒,接着说道,“他们都说,叶修安要娶了那位姑娘,我觉得不该瞒你,但是又不该怎么说。”

“你说你们来都和离这么长时间了,你也不嫁,他也不娶……”

“我知道了。”温言淡淡地说道,信手倒了一杯茶,将茶捧在手心里,袅袅烟雾看不清她的眉眼,“这样也好,他也算是如愿以偿了,终于将自己的白月光娶进门了。”

呵,渣男!

温言知道,叶修安虽然不在朝堂,但是他的婚事不会一直拖着,镇远将军那边也是担心着,他迟早是要再娶,只是没有想到,会这般……突然。

“你不生气?”凌安郡主企图从温言的脸上看出别的神色,除了淡然还是淡然,冷静的让人害怕。

“我为什么要生气?”温言反问一句,笑着说道,“他迟早是要再娶的,更何况就算那个女人又不是你介绍给他的,原本就是男女婚嫁之事,我与他早就没有什么关系了,除了是我孩子的爹,实在找不出让我觉得特别的地方。”

“那就好.”凌安郡主讪笑道,看着温言淡淡的神色,“叶修安就是没有眼光!回头咱把韫儿接出来,绝对不能让他叫其他女人母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