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八十五章

嫡女归 云舒 3402 2021-09-07 00:36

“不急。”洛安郡主淡淡地说道,脸上未见丝毫不耐烦之色,站在纪宅的门口,玉竹忙迎过来,“见过郡主。”

“娘亲可准备好了。”洛安郡主笑着问道,玉竹恭敬地回答说道,“淡竹姐姐已经进去催了,准备好了。”

“素儿来到倒是挺早。”一道含笑地声音从府里传来,只见一位清冷绝佳的美人袅袅走了出来,手里还瞧着一个粉红色衣裙的可爱女孩子。

无寻本来打算让纪绵希跟自己坐一辆马车,可是看着两个女孩子之间微妙的气氛,眼波流转,笑道,“希儿啊,今天淡竹准备这个马车有点小,一会儿你姨母还要过来,不如你跟素儿坐一辆马车好了,她那个又大又软,肯定舒服。”

“我不要!”纪绵希立马拒绝,她才不要跟这个人在一起坐马车呢,看见她就烦。

“这个可由不得你。”无寻给轻云使了一个眼神,只见轻云对着纪绵希说了一句,“对不住了小姐。”话音刚落轻云伸手点了一下纪绵希的穴位,直接将她扔进了马车,洛安郡主忍着笑意也上了马车。

在路口碰见了正往这边来的叶玿璃,弃了自家的马车,上了无寻的车,两个孩子自然也上了洛安郡主的车。

“姐姐,你让希儿跟素儿待在一起,不怕他们两个打起来吗?”叶玿璃含笑看着自家有些腹黑的姐姐,忍着笑意问道,一想到纪绵希那个气鼓鼓的小脸,她就忍不住笑出声。

无寻笑道,“放心吧,希儿那个丫头就是自己闹别扭呢,正好治治她那个矫情劲,你们都把她给惯坏了。”

“你舍得就好。”叶玿璃也不揭穿自家姐姐的得意,“素儿那丫头也是会照顾人的,姐姐倒是好福气,不像我,两个臭小子,让人一点都不省心。”

两个女人正讨论的孩子们,正在前面那辆马车里,以一种微妙的气氛存在着的,轻云点的穴到时间就会自己解开。

“素儿姐姐,这还是我第一次跟着你们出来呢。”董君嵘扬起一张笑脸,好奇地掀开车帘说道,洛安郡主伸手放下车帘,说道,“安心地坐着,小心别磕着。”董君嵘有些不高兴地坐在马车里,纪绵希仿佛就是要跟洛安郡主对着干一般,“外面的风景多好,干嘛不让人看,嵘儿弟弟,你看那边……”

洛安郡主挑挑秀气的眉毛,什么话也不说,冲着一旁少年老成的董君烨微微耸肩,一副调皮地模样,董君烨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劝道,“素儿姐姐,希儿妹妹还小。”

马车缓缓地驶出京城,纪绵希和董君嵘两个年龄相仿的小孩子趴在车窗处不知道咬着什么耳朵,一会儿笑出声,一会儿又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搞什么鬼。偶尔有几个路人过去,其他的也没什么好玩的,纪绵希感觉自己一个人唱戏,也蛮无聊的,洛安郡主理都不理她,正准备无聊地放下车帘,忽然一个熟悉的人落入她的眼睑,“停车!”纪绵希大喊道,洛安郡主一惊,还未来得及问,纪绵希已经冲了出去,跳下马车的时候,没有站稳,跪在了地上,不过她很快站了起来,“希儿,你要去哪儿?!还不快跟上去!”

无寻听到了动静,掀开车帘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夫人,好像是小姐。”淡竹回道。无寻一听说是纪绵希出事了,忙下车,只见一个那抹小小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路的尽头,轻云施展轻功,很快追了上去,将纪绵希带了回来,只见小家伙挣扎地说道,“你放开我,放开我!”

“希儿,怎么了?”无寻关切地检查着纪绵希,见她情绪有些不对领,目光询问地看向洛安郡主,“素儿发生什么事情了?”

“孩儿不知。”洛安郡主也十分疑惑地说道,“希儿妹妹一直趴在车窗处,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就立马冲了出去。”

“娘亲,我看到爹爹了。”纪绵希紧紧地抓着无寻的手,“你相信我,我真的看到爹爹了,他往那个方向走了,你快去追啊。”

“希儿,你说什么?”无寻一愣,纪绵希虽然调皮,但是却从不撒谎,她深知纪明南对于无寻和他们意味着什么,也从不会拿纪明南开玩笑。

“你再说一遍,你看到谁了?”无寻问道。

“爹爹,我看到爹爹了。”纪绵希眼里含着泪说道,“我真的看到爹爹了。”

“轻云!”无寻将纪绵希搂到怀里,冷声吩咐道,“去看看前面怎么回事?”纪明南明明已经死了,希儿又怎么会说看见他。

“姐姐,是不是希儿看错了。”叶玿璃说道。

“我没看错!”纪绵希情绪激动地冲着叶玿璃吼道,“那就是我爹爹!”

“希儿!”无寻轻声喝道,“不许这么对姨母说话!”纪绵希委屈地靠在无寻的怀里,不再言语,无寻心疼地将她交给淡竹,吩咐道,“继续出发!”

看到洛安郡主自责地站在一旁,安慰道,“素儿,没事了,有可能是希儿看花了眼,让她跟我坐在一起吧,快上车,外面风大。”

洛安郡主点点头,乖顺地上了马车,有些心事重重的。纪绵希在马车里靠在无寻的怀里,小声问道,“娘亲,你说爹爹是不是没有死。”

“娘亲也不知道。”无寻拍拍她的小脑袋,说道,“以后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不要向刚才那样鲁莽,一个人跑出去,万一出点什么事情,娘亲是承担不起的。”

“我知道了。”纪绵希平静下来,目光落在一旁的叶玿璃身上,低着头,说道,“姨母,刚才是希儿不好。”

“乖孩子,没事的。”叶玿璃怜爱地拍拍她的小脸蛋,把她搂入怀里。

不一会儿,轻云便回来了,此时纪绵希已经窝在叶玿璃的怀里睡着了,“刚才是什么人?”

“奴婢刚才追过去,并未发现什么,只不过是几个过路的百姓而已,可能是小姐看花了眼。”轻云回道。无寻点点头,看着纪绵希熟睡的脸,不由得有些心疼。

虽然路上有点小插曲,一行人还是在预期的时间赶到了云天寺,纪绵希得知是自己可能看花了眼的时候,有些失落,跟着无寻去了大殿进香,用晚膳的时候还是心不在焉的。

“希儿,在这里不要乱跑听到了吗?”无寻晚膳后,叮嘱自己的小女儿,知道她爱玩的性子,“不论去哪儿里都要带着画眉黛眉。”

“娘亲,我知道了。”纪绵希乖巧地点点头,无寻见纪绵希走进房间,转而又吩咐画眉黛眉好生伺候着,这才放心地离开,走到院门的时候,脚步微顿,目光落在了另一间房间里,抬步走了过去,淡竹上前敲门,听到屋内传来声音,“谁呀。”

“我家夫人来看看郡主。”

汀兰忙打开门,将无寻迎了进去,一进房间便看到了洛安郡主已经拆了发饰,正准备休息,见到无寻脸上一喜,“娘亲,您怎么过来了。”

“来看看你。”无寻自然而然地接过郁青手里的梳子,轻轻地给洛安郡主梳着头发,看着铜镜里的女儿,说道,“一转眼我的素儿都长成大姑娘了。”

洛安郡主笑而不语。

“今天希儿的事情,你不要放在心上,那个丫头是想她爹了,不是针对你的。”无寻安慰道,知道今天得事情洛安郡主多多少少有些自责,这个孩子啊,长大了,心思比小的时候重一些,嘴上不说,心里可是难受着呢。

“素儿明白。”

“明白就好。”无寻又坐了一会儿,看了看天色,说道,“天色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去进香。”

紫凌王府。

“王爷,您都盯着这罐茶看了好几天了,您到底喝不喝啊?”云厉看着有些不正常的宋寒濯没好气地问道,不过话音刚落,被挨了云堂的一脚,这个家伙真是笨,见自家主子这么宝贝这罐茶,每次都要望着出神和傻笑,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自然是纪宅里的那位送的,除了那位小祖宗,还有谁能够让他们的主子如此的魂不守舍,竟然还傻乎乎地问喝不喝,不供起来就不错了。

“她在做什么?”宋寒濯无头无尾地问了这么一句,云堂立马回道,“今天清扬县主跟勇义候妃去云天寺进香了。”

“哦。”宋寒濯这才抬起头,问道,“带了多少人,可有带侍卫?”

“没有,只带了轻云姑娘一人”

宋寒濯剑眉微蹙,心里隐隐约约有些不安,现在关旭还没有抓到,就不带侍卫出去,还真是胆大,这关旭又不是一般的人,他手里可是有一批不怕死的暗卫啊,到现在他和玄霄阁都没有查到他的踪迹,实在放心不下无寻。

“备马!”宋寒濯冷声吩咐道。

“王爷这么晚了,您要出去啊?去哪儿啊?”云厉不明已地问道,接到自家主子的一个眼神,立马必上了嘴,乖乖地去备马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