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五十六章

嫡女归 云舒 3462 2021-09-07 00:36

少年摸了摸自己的妹妹的脑袋,笑着说道:“希儿想什么时候回去就什么时候回去,这次我们只是来替父亲看看他的老家。”

小姑娘紧紧地握着少年的手,郑重地点点头:“嗯,我们就住几天,然后一起走,哥哥去哪儿,我去哪儿。”

季茯苓眼睛微微湿润,这是他大哥留在人间唯一的牵绊,扭头笑着说道:“现在什么事情都不要想,先去洗洗,然后出来吃饭,这几天我就带着你们玩遍整个南华城。”

一听说有玩的,纪绵希的眼睛瞬间亮了,纪衍诺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对着季茯苓说道:“九姑姑,你可别把我妹妹带坏了。”

“臭小子,刚来就像讨打!”姑侄三人说说笑笑让整个季家填了不少热闹。

八月,云霞过着最后一缕残阳没入昏沉的黄昏之中,暮色缓缓入侵,凉风浮动着湖边的杨柳,整个季府开始点着零星的灯,伺候的下人们从各条回廊小巷中有条不紊地穿行。

季南醒领着两坛酒,晃晃悠悠地走过来,看到湖边站着一位挺拔少年,脚步一顿,纪衍诺来到季家这些天,除了每天问安之后,就是被季茯苓拉着出去到处玩,在家里很少能见到他的人。

这个少年似乎对季家人不是很亲近,而他自然也不会去轻易打扰。

“站在这里做什么?”季南醒无声无息地走到他身后问道。

“小十叔。”纪衍诺回顾身来喊道。

季南醒也就比纪衍诺大个几岁,自己还是孩子心性,将一坛酒扔给纪衍诺,问道:“会不会喝酒?”

“偶尔喝过。”纪衍诺并未将酒打开,严格来说他只喝过两次,以前季南北在的时候,药域谷除了叶琈珣没有人喝酒。

因为身子的缘故,季南北喜欢酿酒,从来不碰酒,儿时他顽皮。偷偷喝了季南北酿的梨花酿,醉了一天一夜,还将季南北的药田给毁了,后来受了罚,就再也没有喝过酒,最近一次,是甘遂去药域谷的那一天。

“没劲。”季南醒轻轻一跳,便坐在栏杆上,扬头喝了一口酒:“你父亲像你这般大的时候,可是千杯不醉。”

“有一次二哥使坏,研究了一种一醉丸,吃下去之后,人如同喝醉一般,一颗堪比千杯酒,骗了你父亲吃下。”季南醒望着天边已经升起的月亮,似乎在回忆,“却没有想到被你父亲早早就识破了,那天二哥被你父亲整的很惨,第二天解药便配了出来。”鉴于那天吃下一醉丸之后做的事情,让季南西想起来就无地自容,从那以后,再也不敢轻易招惹自家大哥。

或许是提到季南北,纪衍诺的戒备心没有那么重了,不知不觉地坐在季南醒身边,歪着头听着。

“你父亲表面上看起来光霁风月,实则一肚子坏水。小时候,我们兄弟几个没少中计。”

“除了你七姑姑与九姑姑,其他人无一幸免。”

“那三叔呢?”少年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季南醒脸色微微一变,随即笑着说道,“你三叔就是你父亲身后的跟屁虫,若不是因为为爱奔走天涯,季家就会出一个双雄之类的人物。”季南醒握着酒坛一饮而下,侧首望着身边的少年,“其实你是季家血脉,真正的季家血脉。”

看着纪衍诺的反应,季南醒轻笑一声:“看来你早就知道了。”

纪衍诺打开手边的酒坛喝了一大口酒,望着不远处的灯火:“父亲去世之前告诉我了。”季南北走之前,将他的身世告知,甚至安排好了他的归处,可是他有太多的疑问了,他需要弄清所有的事情真相。

“当年大哥从季家坚持将你带走,原本家中长辈是不同意的,后来还是云巅山人出面,了却了这件事,具体是怎么样的清醒,我也不太清楚。”那是季南醒也不过七八岁而已。

那些事情他自然不会全知道。

夜风拂面,两坛酒很快就喝完了,季南醒拍拍身上不存在的泥土,跳下栏杆,脸上忽然扬起一抹坏笑:“小侄子千万别把我供出来了。”

说着脚尖轻点,湖边的杨柳微微一动,季南醒的身影便消失在夜空中,“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

季天夜的声音传来,声音刚落,便大步走了进来,看着地上的两个酒坛,“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

他素来不喜欢小辈人喝酒,纪衍诺朝季南醒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淡淡地点头:“喝了一点。”

或许是隔辈疼,季天夜并未责怪,看着面前已经如同松柏一样挺拔的少年,一晃眼竟然十几年过去了,想当初季南北将他带回季家的时候,他还在襁褓之中。

“酒这个东西啊,小喝怡情,喝点就喝点吧。”季天夜笑着说道。躲在树上的季南醒听到这句话,下巴差掉下来。

想当初,他喝酒被抓住就是一顿毒打!

“只是偶尔喝一些。”他总不能说是被人栽赃吧,毕竟他也喝了。

“这几天在这里住的还习惯吗?有什么需要的你可以找小九或者你叔祖母。”季天夜摆明不想走,想跟他聊聊天。

这是季家最小的一辈,若不是因为那件事,现在他应该也是双亲皆在,微微叹了一口气,到底是季家对不住他啊。

“在这里一切皆好。”纪衍诺恭敬地回答道。

“那就好。”季天夜不是什么善谈之人,看着面前少年的眉眼,似乎再透过他看另外一个人,片刻后,试探地问道:“你想不想回来?”

少年眸子微敛,“叔祖父这是何意?”

“罢了。”季天夜有些颓败,摆摆手,说道:“天色也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

有些事情错了就是错了,想要挽回的时候已经无法挽回了,季家人一生磊落,唯独在那件事上做的不光彩,好在孩子平平安安地长大了。

这次回来,季家人对他的态度有些奇怪,季南北去世之时,只告诉了他的亲生父亲是谁,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说,答案是让他自己去寻找。

季家人对待自己与对待纪绵希完全不同,按照季茯苓的手法,女孩子在季家更为得宠,可是这几天,他好像比纪绵希更得宠,季家的几位长辈,尤其是季天夜与常静好对他似乎有愧疚……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纪衍诺没有想到答案会来的这么快。

转眼间在季家已经待了大半个月了,昨晚半夜下了一场大雨,将夏天的燥热驱散了不少,纪衍诺撩起帘子朝外一看,眉心舒展了一些,将手中的医书放到一遍,沉声问道:“白术,希儿可回来了?”

雨停之后,纪绵希耐不住性子,便缠着季南醒与季茯苓带着她去放风筝,这个丫头到了季府,凭着自己撒娇卖萌的本事,很快虏获了全家上下人的心,就连一向刻板的季天夜也被纪绵希缠的没脾气,整日就跟在她后面,唯恐受一点伤。

“尚未,这次九小姐和十公子带着小姐去了郊外,应该快回来了。”看着外面的天似乎又阴沉了不少,有下雨的迹象。

“你去接接他们,免得遇上了雨,淋着回来。”他的妹妹娇气的很,受点风寒会蔫上一阵子。

白术得了任务便走了出去。

纪衍诺望着外面的天空,轻声呢喃道:“雨过之后,应该会放晴了吧。”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忽然听见外面有响动,纪衍诺以为是白术回来了,头也不抬地说道:“希儿可回来了?”

“希儿被小九带出去还没有回来?”低沉的男音从身后传来,纪衍诺一抬头便看到一袭月白竹纹袍的季南易站在自己面前,连忙站起来:“六叔。”

少年沉稳冷静,不带半点少年人的浮躁,从他的身上隐约可以看到两个人的身影。

“你不是一直想要答案,这几天为什么不来找我?”季南易沉声问道。本以为少年等了不了那么久,他都做好了对策,没想到自从那日在大厅上提了一次,再也没有音讯。

少年微微一笑,如同八月的清风,:“前几日我若去找六叔,恐怕六叔会有很多事情要忙,不如让六叔忙完再问也不迟,毕竟十年都等了,不差这几天。”

“现在六叔应该不忙了。”

季南易语噎,看着面前少年,还真是跟季南北一样的狡猾。

“你母亲已经南下了。”季南易覆手而立,说道,“想要知道真相,跟我来吧。”说着转身跟了出去。

叶琈珣南下,纪衍诺并不意外,因为季家叶琈珣迟早要来一趟,只不过因为他和纪绵希提前了而已。

纪衍诺提步跟了上去,季家是江南的望族,世代行医,府邸布置是几代人积攒下来的,游廊画舫,假山碧水,错落有致。

跟在季南易身后,走到了一个偏僻幽静的地方,两个人停住脚步,纪衍诺抬头一看,竟然是祠堂。

祠堂内香火旺盛,上面摆着季家先祖门的牌位,在最下面他看到了季南北的灵位在季南北旁边还有两个,--季南东之位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