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九十四章

嫡女归 云舒 3389 2021-09-07 00:36

番外之梦醒孤生(三)

魏冥堇十分不悦叶浮珣这种扰人好事的行为,冷声说道,“翎羽,扔出去。”

在门外的翎羽还未反应过来,一个身影一晃便来到叶浮珣面前,正欲领起叶浮珣的领子,一根银针直射向翎羽的命门,翎羽大惊,竟然有人能跟上他的速度,忙收回手,侧身躲过,那根银针直接射入温言的床架上。

眨眼间,碧落便出现在叶浮珣的面前,冷冷地看着翎羽,一副警备姿态,叶浮珣认得眼前那个叫做翎羽的黑衣男子,就是那天救她的那个人,还从她身上解下来了一块玉佩,轻声唤道,“碧落,回来。”

温言一脚踹开身上的那个男人,整了整衣服,顾不得害羞,恐怕两边人打了起来,忙跑到叶浮珣身边,问道,“阿珣,你怎么来了。”

叶浮珣看了一眼满脸春色的温言,顿时觉得自己来的不是时候,轻咳一声,既然做不到坦然,那就做到无比坦然吧。

“本公子不来,怎么会知道你准备开始接客了。”叶浮珣冷哼一声,看来这段时间,这个丫头背着她做了不少事呢。

“那个……”温言摸摸自己的鼻子,讨好地拉拉叶浮珣的衣袖,“不是没忍住吗?”

叶浮珣听了这话差点被杯子里的口水给呛死,这丫头还真是惊骇世俗啊,这话都能这么坦然地说出口。

魏冥堇听了那张万年冰山脸,也忍不住裂开了,貌似是他先主动的。

王妈妈站在门口,探探头,看着屋内火药味十足的两对人马,正在盘算着,叶浮珣径直走到桌子旁坐下,温言忙给她倒一杯茶,讨好地笑了笑,“公子请用茶。”

叶浮珣接过茶杯,轻抿了一口茶,丝毫不畏惧魏冥堇那冷冷的目光,眼前这个有些瘦弱又白净的重公子,竟然面对魏冥堇丝毫不输气势,“魏公子。”

魏冥堇冰冷的眸子闪过一丝诧异,眼前这个人怎么会知道他的身份,冷声问道,“你是谁?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份?”这个女子怎么那么眼熟。

“本公子谁是并不要紧,现在本公子要跟魏公子好好算算账。”茶杯一放,一道清冷的声音传到王妈妈耳朵里,“王妈妈,看够了吗?看够了就给本公子滚进来。”

王妈妈那肥大的身子踉跄一天,紧接着滚了进来,滚到了叶浮珣的脚边,又忙爬起来,“奴家在。”

“给魏公子算算账。”叶浮珣斜睨了一眼王妈妈冷声说道,“温姑娘在明月阁从不接客,你可知道?”

“奴家……知……知道”王妈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这重公子气场太强大,让她有点招架不住。

“很好。”叶浮珣把玩着手里的扇子,说道,“温姑娘身为明月阁镇店之宝,价钱自然要比其他姑娘贵,陪聊一次五千两,陪喝酒六千两,陪睡一次一万两,今日这种情形满打满算少说也得三万两。”

三万两,王妈妈眼睛都直了,三万两啊,温姑娘的身价这么高吗。

温言没想到自己在叶浮珣眼里这么值钱,不过这貌似有些狮子大开口,她轻咳一声正准备说话,却被叶浮珣一个如同小刀子般的眼神黑制止了。

“三万两。”这大概是他上了最贵的青楼了吧,不过眼前这个小女人也值三万两了。

“没错,其中还有我们温姑娘的名誉费,三万两算是卖了公子一个面子。”叶浮珣折扇一收,抬眸看见温言朝她翻白眼。

“我出五万两,替温姑娘赎身如何?”魏冥堇坐在另一边从怀里掏出一沓银票,推到叶浮珣身边,叶浮珣只是抽了三万两的银票,剩下的又推了回去,淡淡地说道,“明月阁的温姑娘是无价的。且不说她是无价的,就算是有价,本公子也不卖。魏公子身为边北魏家人,身边自然不缺美女,但是我明月阁的姑娘们出去不论嫁人贫富,从不做妾,要么不嫁,要么就是正室,更何况这温姑娘,若是魏公子有意温姑娘,那就请八抬大轿,明媒正娶娶进去,恐怕魏公子没有这个魄力吧,别忘了,魏公子已经定亲了,听说未过门的夫人是边北第一美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是理家一把好手。”叶浮珣冷笑一声看向一旁有些吃惊的温言,对她挑眉一笑。

叶浮珣的话倒是提醒了魏冥堇,他抬起一双如同古井般的眸子,看向温言,是啊,他是边北魏家人,温言看向那双眸子,那双眸子里没有任何情感,冰冷冷的,对上这样一双眸子,心里一凉,方才自己竟然迷失在这样一双眸子里,可是后来他却忘记了叶浮珣的话。从此这个女人,不再属于自己了。

“魏公子请吧。温姑娘要休息了。”叶浮珣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便不在看魏冥堇,朗声说道,“送客!”

魏冥堇深深看了一眼叶浮珣,又看向一旁有些失落的温言,那颗坚硬的心,好像有什么东西塌陷了。

“翎羽,你不觉得这个重公子特别像一个人吗?”出了明月阁,魏冥堇问身后的翎羽,翎羽回想了一下,说道,“特别像宸王妃。”

“方才,温姑娘唤她阿珣。”魏冥堇仔细一回想,宸王妃闺名不就是叶浮珣嘛。

魏冥堇仔细想了一下方才跟叶浮珣打交道的过程,虽然外表看起来与男子无疑,但是一举一动太过于阴柔,眸子沉了下去,说道,“是该再去拜会一下宸王殿下了。”说着带着翎羽朝宸王府方向走去。

魏冥堇悠闲自得地喝着上好的碧螺春,模样活像在自己的家里,宋寒濯手里把玩着某个小女人给她绣的荷包,看着魏冥堇,今日心情十分好的说道,“今日终于把魏二爷请来了,恐怕不是来喝茶那么简单的吧。”

“宸王殿下不应该好好谢谢在下救了宸王妃嘛?”

宋寒濯嘴角微微勾起,笑道,“这个本王自然是要好好谢谢的,不过现在魏二爷不应该好好想想怎么重新返回边北吗?”

不愧是宸王殿下,一针见血,不过魏冥堇也够厚脸皮地说道,“还不得仰仗宸王殿下。

“本王凭什么帮你?””

“帮我就是等于帮殿下你自己。”魏冥堇微微一笑说道,“更何况对于宸王殿下来说,帮我夺回魏家,夺回鹰水城百害无一利。”

对面那个邪魅而又危险的男人,盯着魏冥堇笑道,“你哥哥魏冥罗可不是什么不好惹的人?本王为何要为了你与你哥哥为敌呢?”

宋寒濯一双漆黑的眼睛看着胸有成竹,镇定自若的魏冥堇,说实话,魏家两兄弟,他倒是欣赏眼前这个魏冥堇。

魏冥堇仿佛听到了很大的笑话,“论不好惹,这天下恐怕数殿下您了吧。”这天底下还没有宸王殿下不敢惹的人,忽然收起笑容,冰冷的眸子里透着坚定,看向宋寒濯说道,“我可以保边北百年和平。”

空气一度凝结,他在赌。这天下的人都知道,这宸王殿下与太子虽然不是一母同胞,但是感情极好,未来太子登基,边北若是不稳定,玄岳王朝恐怕要摇摇欲坠了。

“本王拭目以待。”宋寒濯薄唇一勾,魏冥堇就知道自己成功了,有了宸王助力,夺回魏家指日可待。

魏冥堇也不敢多逗留,走到门口时,忽而想起了一件事,回首说道,“王妃倒是一个奇女子,明月阁开得风生水起。”

宋寒濯脚步一顿,提起自家的小女人一脸得意,淡漠的眸子里染上淡淡的笑意,魏冥堇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王爷倒真是好福气,边北有一个慕容姑娘,府里有个王妃。”成功将宋寒濯的笑意微收,达到效果的魏冥堇心情大好,带着满头黑线的翎羽走了出去,没有半分求人的态度。

出了宸王府,身边的暗卫便传来了消息,“主子,那边有动静了。”魏冥堇眸子微沉,目光落到明月阁的方向,冷声说道,“准备下去,明日回鹰水城。”

吩咐完事情,脑子里只剩下一个想法,那就是把她带走。夜深人静时,一道黑影稳稳地落在了明月阁的二楼,熟门熟路地进去,房间内的娇儿正睡得香,感觉有人进来,正欲睁眼,魏冥堇袖子一挥,温言再度陷入了昏迷,魏冥堇嘴角微勾,点了其睡穴,弯身将其抱起,正准备离开之时,忽而想起了什么,伸手将自己怀里所有的银票掏了出来放在桌子上,也算是替怀里的小女人赎身了。

“主子。”翎羽见消失的主子忽然出现了,悬着的心自然落了下来,目光落到魏冥堇怀里的小女人身上,目光微闪,随即恢复了正常,“主子准备好了。”

一辆马车缓缓地驶出了京城,却不知明月阁内爆发出一声怒吼。魏冥堇体贴地让女子靠在自己的身上,换了一下软的被褥,看着怀里的小女人,他也渐渐有了睡意,淡淡的体香,让他紧绷的心落了下来。马车一顿,温言不舒服地皱了皱眉头,嘴巴嘟囔了一句,又睡了过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