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一十五章

嫡女归 云舒 3417 2021-09-07 00:36

安之脑子乱乱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雪心赶忙迎了出来说道,“小姐你可回来了,刚才小县主都来了好几趟了。”雪心担忧地说道,她家小姐真的是不要命了,就连小县主都敢戏弄。看着小县主气冲冲地走进来,她的命都快吓没了,自家小姐还跟一个没事的人一样。

“我知道了。”安之随意躺在了软榻上漫不经心地说道。心里还想着刚才宋瑜琏的那个怀抱,心一直砰砰跳个不停。

“小姐,您能不能别跟小县主对着干啊。”雪心蹲下身子苦口婆心地说道,“小县主我们惹不起的,再说了您现在是在县主府又不是在安府,万一得罪了紫凌王妃,回去老爷那边恐怕……”

“好了,我的雪心,你就放心吧。”安之翻身挑起雪心的下巴说道,“小县主比你想象的要大度多了。”能不大度嘛,如果不大度,恐怕您早就不在这里了。

“雪心,我有些饿里,去给我弄些吃的吧。”安之摸摸自己的肚子可怜巴巴地说道,为了躲纪绵希,都一天了她都没有吃什么东西,肚子正在抗议呢。雪心无奈地看了一眼自家小姐,转身走了出去,安之看到雪心出去,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

她梦见自己站在高高的悬崖之上,一群黑衣人将她围住,她害怕地往后退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你觉得你所谓的娘亲会来救你吗?”关旭狰狞地笑着,她恐惧地摇摇头说道,“会来的,会来的!”

“别做梦了,养女和自己的亲生女儿你说她会选谁?”

“素儿。”

梦中叶浮珣着急地跑了上来,“别怕,娘亲来了。”

“娘亲,娘亲……”

一道身影推门进来,听到床上的女子在梦吟,悄悄走过去,蹲下身子,看到女子眉头紧锁,满脸的泪痕,“娘亲,救救我,我是素儿啊。”

软榻旁边的人身子一震,扶下身子正欲听得女子梦吟真切一些,只见女子摇摇头,纠结而又痛苦地说道,“我是安之,我是安之,安之若素的安之。”

“娘亲……娘亲……”

软榻旁边的人拿起屏风上的衣服为她盖上,晦涩不明地看着女子已经安稳的睡脸,许久起身离开。

安之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乱七八糟的,一觉睡醒天已经亮了,雪心趴在自己的身边正在熟睡,安之将自己一旁的衣服盖到雪心的身上,悄悄地下了软榻。

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而后深吸一口气,天气不错,适合出去走走,想到昨天气急败坏的纪绵希,安之的心情更好了,只不过还未踏出院子,便看到青颖走了过来,赶忙行礼,“见过青颖姑姑。”

“安二小姐这是要出去?”青颖笑着问道。

“刚起身出来走走。”安之问道,“姑姑可是有事?”

“王妃有请。”

“姑姑请稍等,我随后就来。”安之微微诧异,这大清早的叶浮珣找自己什么事,莫非是为了昨天她捉弄小县主,不应该啊,叶浮珣虽然护短,但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她和小县主之间纯属小孩子打闹好不好。安之叫醒雪心,换了一件衣服便匆匆地赶了过去。

只见叶浮珣坐在大厅之上,矜贵而又高冷,看到安之眉开眼笑和蔼地说道,“丫头过来,到本妃这里来。”

安之一头雾水地走上前,乖巧地半蹲在叶浮珣的面前抬起秀丽的脸庞轻声问道,“王妃娘娘。”

“真是一个好丫头啊。”叶浮珣怜爱地摸摸她的小脸,“在县主府住的可还习惯?”

“回王妃娘娘的话,很是习惯,就像到了自己的家一样。”在这里当然习惯了,无聊了还能逗逗纪绵希,在这里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比在安府舒服自在多了。

“那就好。本妃还真是有些舍不得你。”叶浮珣叹口气说道,“本妃打算让你多住几日,可是安知县写信来让你速速回去一趟。”

“安……爹爹可是有什么事情?”

“安知县心中并未说明,只是说想念你,让你回去。”叶浮珣说道。

“民女知道了,这就回去收拾东西。”安之低头敛去眼中的情绪说道。这个时候安全文让你自己回去做什么,她在这里安府不应该更开心嘛,而她也不是特别想回去。抬眸看你一脸慈祥的叶浮珣心里百般不舍,可是现在她所说出自己是若素,当年坠崖的洛安郡主会有谁信呢?万一她的出现再次打乱了他们现在的平静生活了怎么办?

“殿下,要不要去拦下安二小姐。”聂翼在身后问道,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见过自家主子对一个女子如此上心,自从洛安郡主走后,他们家主子的心就像是被关上一样,谁也走不进去,没想到只是在这里住了几天的安二小姐,竟然能够牵动自家主子的心,真是不简单啊。

“不用了,你去查一下安家为什么让她这么快就回去。”宋瑜琏冷声说道。聂翼微微点头,便消失在了空气中。

马车一路摇摇晃晃地回到了安府,还未下马车安全文便带着下人们迎了出来,“之儿,我的好女儿你可回来了。”

安之掀帘子的手微微一顿,这么热情,恐怕没什么好事情吧。雪心扶着她下来,安之微微福身,“爹爹。”

安全文热情地应下,有点可亲过头地拉着安之往府里走,安之一脸雾水,对着雪心使了一个眼神,雪心会意,趁众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朝薛姨娘的院子走去。

“之儿啊,在县主府住的可还习惯?紫凌王妃可有说什么。”安全文笑着问道。

.“紫凌王妃和小县主十分照顾女儿,一切都很好,有劳爹爹挂念了。”安之淡淡地说道,“不知道爹爹这么急着把女儿接回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安全文不好意思地搓搓手,说道,“之儿啊,为父看你已经到了及笈之年,也该说一门好亲事了。”

安之低下眼睑,淡淡地说道,“女儿不急,不是还有姐姐嘛。”没想到这家人竟然打她亲事的主意,“姐姐未说亲,怎么能轮到女儿呢,这要是传出去该说夫人的闲话了。”

“你与昕儿只有几个月分之差,不碍事的。”安全文端起父亲的架子说道,“儿女之事,向来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母亲给你说了城南赵大人家的二儿子,聘礼人家都下来了,十日后你就嫁过去。”

“爹爹,赵家的儿子可是一个病秧子,您让女儿嫁到这样的人家去?”安之冷声问道,“女儿的一生可就要葬送了!”

安全文不敢抬头看安之冷冷的目光,硬着说道,“为父也是为你好。”

“我的二小姐啊。”安田氏带着安昕从外面走进来,上下轻蔑地打量了一番安之,说道,“这赵家在习水可是数一数二的人家,你嫁过去那个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老爷这是偏心你,你怎么还不领情。”

“夫人,这么好的事情你怎么不让姐姐去啊。”安之讽刺一笑说道,“这种偏心,我宁愿不要。”

“今天我就把话扔在着,这门亲事谁爱嫁谁嫁我不嫁。”安之冷冷地说道,“若是爹爹硬是相逼,你就把女儿的尸体嫁过去吧。”

“你给我站住!”安全文没有想到平日里乖巧娇弱的小女儿竟然在这件事上跟他对着干,“这件事由不得你,十天后,你不嫁也得嫁,就算是死也得给我嫁过去!”

“老爷老爷,您别生气。”安田氏忙上前安慰,指责地说道,“二小姐啊,你就别惹你爹爹生气了,快答应吧。”

“那你就把我的尸体嫁过去吧。”安之冷哼一声转身就走,刚出去就碰见了了雪心领着薛姨娘急匆匆地赶了过来,“二小姐。”

“薛姨娘。”安之委屈地喊道,“爹爹太过分了!他让我嫁给赵家那个病秧子,这不是毁了我吗?”

薛姨娘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拉着她的手说道,“我的小姐啊,这不是说话的地方,到你的院子里去说。”薛姨娘左右看看急忙拉着安之走到她的院子里,关上房门,拉着她的手担忧地说道,“昨天赵家来求亲了,本来求的是大小姐安昕,可是夫人心疼自己的女儿不想嫁过去守活寡,但是赵大人又惹不起,再加上老爷好像遇到了一些麻烦需要赵大人的帮忙,这才想到了你,让你嫁过去,反正赵家只是要一个女儿而已!”

“太过分了!”安之气愤地说道,想当年她连太子都不嫁,现在要嫁一个病秧子,真是岂有此理!“姨娘,我是不会嫁的,除非我死了。”

“我的小姐啊,你说什么晦气话呢。”薛姨娘忙说道,“要不然你逃走吧,逃得远远的,别回来了。”

“我要是走了,你怎么办?”安之问道,薛姨娘脸色一暗随即笑道,“好歹我也是安府的姨娘,老爷夫人顶多就训斥几句没事的,只要你平安,姨娘就开心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