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百三十二章 人狗有情义

嫡女归 云舒 2479 2021-09-07 00:36

叶浮珣等人还在屋子里睡大觉,他们刚来洛阳城,恨不得将整个城都逛个遍,累的不行。

纪若白这小家伙倒是有劲,他跟旺财在草地上赛跑。

“旺财,来啊。”纪若白跑到一半没见旺财跟上,他回头。

这一看就惊在原地,那门口将旺财抱住的人,可不就是洛依依!

纪若白警铃大作,他一瞬不瞬的盯着洛依依,有些不易察觉的紧张:“你将旺财放下。”

“我凭什么要放,这是我的狗,而你就是个小偷!”洛依依喝道,她略有叶虑的朝四周看了看,没见着叶浮珣等身影,她笑了声。

“还真是上天的安排,让你一个人再次落单。上次在你干娘手里备受屈辱,这次就在你身上讨回来。”

说着,她攥住旺财的喉咙。

旺财汪汪汪直叫,听得纪若白揪心的疼:“求你,放下旺财。”

“不过是一条畜生而已,你竟然这么在乎他。”洛依依冷笑声,“还真是人狗有情义啊。”

西洛跟念慈从外边买早膳回来,听见里边不寻常的动静急忙入屋,一看又是洛依依。

“洛大小姐一个清晨来,是想算账还是道歉。”西洛掠过洛依依,趁她不注意直接将旺财抱走。

洛依依上一次便是西洛的手下败将,她有些叶虑的往后退一步:“你不过就是个奴婢罢了,让你们主子出来。”

“连我这个奴婢都打不过,就别想着见我家主子了吧。”西洛笑了声,将旺财交到纪若白手中,安抚他,“小少爷莫怕,奴婢会护着你。”

纪若白抱着旺财转身往里边跑,他直跑到屋里头,见叶浮珣还在睡觉,他爬到床上:“干娘。”

“若白。”叶浮珣揉着惺忪的睡眸,声音有些嘶哑,“怎么了这是,一个清晨的,谁欺负你了。”

纪若白红了眼眶:“干娘,那洛小姐又来了,她想抢走旺财,说是她的狗。可是小白真的舍不得,她对旺财一点而已不好。”

旺财在床榻下,乖乖的坐好摇尾巴,见纪若白看着自己,汪汪汪了几声。

叶浮珣急忙坐起将他抱在怀中,用手轻轻拍着他的脊背:“莫难过,干娘今日就去洛府。”

等叶浮珣起来,洛依依早就离去。

“王妃,这样下去也不是个法子。”西洛一边伺候叶浮珣用早膳,一边说道,“那洛小姐实在是猖狂,我们一会儿不在便前来找麻烦。”

叶浮珣揉了揉眉心:“我知道了,吃完咱们便去洛府。”

“师傅。”颜如雨有些忧虑的望着她。

叶浮珣夹起一个小笼包塞到他嘴里:“莫要担心,为师一人足矣,你们在花苑好好待着,也可以出去游玩,这洛阳城的吃食,多着咧。”

早膳过后,兵分两路。

颜如雨和纪若白等人去吃好吃的。

叶浮珣跟西洛念慈去了洛府,看着崔管家的背影,若有所思,她是知道为什么洛富尚会这么有钱。这为人处世和管教下人的方式,都可以学学。

不一会,崔管家出来,作揖请势:“请贵客入内。”

饶是见习惯珍宝的叶浮珣,一入洛府,也如同刘姥姥进观园。

实在是太有钱,地上铺着的是一颗颗鹅卵石,旁还镶嵌了珠宝。屋檐顶上是一盏盏琉璃灯,每走几步的长廊上,便放着昂贵的兰花。

墙上更是用黄金镀了画,那画也是知名画家所画,价值千金。

实在是壕无人性啊。

西洛跟念慈也是看的目瞪口呆,皇宫名贵的东西不少,但不是放在明面上。

简单来说,洛府就像个暴发户的气质,处处都彰显着有钱,但也有些俗。

叶浮珣收起惊讶,从容的入正厅。

洛富尚早就在等候,见她进来笑容满面:“叶夫人。”

“洛老爷。”叶浮珣微颔首,她入座。

洛富尚目光掠过她的容颜,心底道心腹说的果然没错,当真是世间难得的美人啊。

“不知叶夫人今日拜访寒舍,所谓何事。”洛富尚亲自给她斟茶,笑吟吟。

叶浮珣接过,她笑道:“犬子十分喜欢旺财,夺人所好,此非君子所为。但洛大小姐并不善待旺财,反而处处虐待,我想交给我们来养,能给旺财善终。”

洛富尚知道了她的来意,笑容加深:“自然,犬女被我给惯坏了,还望叶夫人多多担待。”

叶浮珣没想到这个洛富尚居然如此好说话,原本她还打算磨嘴皮子。

“多谢。”叶浮珣正色道,她多看了对方眼,微蹙眉,“洛老爷可是常年睡不着,并有脱发。”

洛富尚精神一震,他有些错愕的看着叶浮珣,缓缓点头:“不错,叶夫人是从何得知。”

“我家夫人是大夫。”念慈快嘴回答。

叶浮珣意外的看了眼洛依依身边的管家,他竟然没说自己是个大夫的事。

洛富尚眼眸亮起又灰暗下去,他笑道:“叶夫人果真是好医术,一看就看出来,在下实在是佩服。”

“洛老爷可是有难言之隐?”叶浮珣自然是没错过他刚才的欲言又止。

洛富尚顿住,他张了张口又咽下。

看的念慈都着急了:“洛老爷你直说无妨,我家夫人医术高超,这天底下恐怕无人能及,人称叶神医。”

叶神医?这怎么如此熟悉。

洛富尚脑海里传荡着三个字,他突然想起来叶神医是京城人士,备受京城人敬仰,人称在世华佗。

可是面前这个年轻绝色的女子,竟是叶神医?

他有些不相信,想必是重名了。

“说来话长。”洛富尚并不会得罪人,既然念慈都开腔,他只好顺着说下去。

“我家夫人在依依十岁那年便故去,自此依依性子转变,日日疑神我会纳其他人。”

“我当时只想着赚银两,想给足她最好的生活,谁能想到她如今变得如此嚣张跋扈。”

说道这儿,洛富尚带了丝哽咽,已经有皱纹的脸闪过丝痛苦:“依依活不过十八岁。”

叶浮珣惊讶,她看洛依依的样子可不像是得绝症之人。

念慈跟西洛也是对视眼,她们想起洛依依的可恶,又联想她时日不多,心底不免起了丝同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