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二十九章

嫡女归 云舒 3286 2021-09-07 00:36

宋长宁听到安之说自己姓叶的时候,微微一愣,但又碍于李清在不好揭穿她,只能忍下疑惑。

清虚观在山岚深浓的山顶上,气魄恢宏的庙宇盖得古色古香,庄严肃穆。三人一路上山,宋长宁气喘吁吁地一屁股坐在了石阶处,说道,“咱们歇一会儿再走吧,我实在走不动了。”

“浅深兄,不仅面色秀丽,就连体力也如同女子一般啊。”李清大大咧咧地笑道,宋长宁听了,立马跳了起来,说道,“谁说我是女子,我可是纯爷们!”

安之低头偷偷一笑,将她拉起来说道,“快到了,我们赶紧上去吧。”清虚观掩映在几棵苍劲的银杏树下。走到门前,一个道童迎了出来,对李清微微福身说道,“李公子,师父已经在等你了。”

安之低声对身后的宋长宁说道,“合着这个姓李的是这里的常客啊。”宋长宁得意地挑挑眉,觉得自己跟着李清一块儿上山,是个无比正确的决定。

“这两位是我的朋友,浅深公子和时然公子,来这儿拜访真人。”

穿着道袍的道童对着两个人微微弯身,“两位公子请。”

安之和宋长宁踏入道观中,一派幽静、肃穆气氛:古木参天,松柏森森,秀竹郁郁,芳草青青。

李清直接去见了尘缘真人,而道童一路引着三人到一间客房,说道,“两位公子请在此休息,我去禀告师父。”

“这里也没什么好玩的嘛。”宋长宁东瞧西看,无聊地说道。等了半天没有收到安之的回复,扭头一看,发现安之正站在窗户上,不知道看什么看得正出神,好奇地走过去问道,“你在看什么啊?”顺着安之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个穿着道观打扮的人顺着山间的小路走了过来。他体型修长偏瘦,穿着一袭洗的发白的青色直裾道袍,衣服虽有些破旧,但依旧遮挡不住他仙风道骨的样子,腰间佩一一把木剑,一头乌黑的发丝被一顶四面三叶莲花冠高高束起。他面色苍白,面容俊秀,一双墨色瞳孔比常人要漆黑三分,好像照不进去一丝光亮,泛着黝黑到诡异的色泽。他仿佛也看见了安之,两个人四目相对,只不过一眼,就淡淡地撇开了。

“喂!”宋长宁推了安之一把说道,“你可是我皇兄的人,盯着一个道士有什么好看的,长得还没有我皇兄好看呢。。”

安之总觉得那一双眼睛仿佛能够看透她一般,方才就那一个淡淡的眼神,让安之浑身一震。

“道长。”安之走出去,忙叫住一个路过的道士,“方才从这边走过去的那个道长是谁啊?”

那个道士望着那抹仙风道骨的身影说道,“那是我们掌门人的关门弟子,我们都叫他往尘公子。”

往尘公子,其名字在安之的嘴边划过,让安之的心一紧。宋长宁不解地问道,“你认识他?”

“不认识啊,只是觉得奇怪。”安之摇摇头说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那个人似曾相识。

晚膳过后,安之寻了一圈没有看到宋长宁人,以为她又跑出去了,刚出庭院便迎面碰上了白日所见之人,她心里一紧,忙拱手行礼,“道长。”往尘墨色的眸子淡淡地看了一眼安之说道,“这位小友这么晚了要去哪儿里?”

“去寻朋友。”安之回道,抬步就要离开,不愿与其纠缠,清冷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这位道友,招摇山上多凶兽,你一个人出去,容易遇到野兽啊。”

果真此话一出,让安之的脚步一顿,前世的血腥的场面在她的脑海中闪过,安之浑身一颤,扭头来说道,“你别吓唬我啊。”

往尘紧抿的嘴角竟然有了一个小小的弧度,说道,“小友若是不信,大可自己去寻找啊。”

“你。”安之看着周围有些昏暗,远处黑不隆冬的心里有些害怕,伸手拉拉往尘的衣角,讨好地说道,“道长可有事情?不如随在下一块儿去啊?”

“贫道还有一些事情,就不陪小友了。”往尘平波无澜的心,竟然起了一丝捉弄之意,安之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垮,娇哼一声,转身大步离开,还是修行之人呢,比宋瑜琏还讨厌!她自己去找,难不成这清虚观里还能跑进狼不成。安之一边想一边走,寻了一圈都没有找到宋长宁的身影,这家伙跑哪儿去了,这天这么黑,她又不熟悉,不会被什么野兽攻击了吧,安之越想越不安,要是宋长宁出点什么事,她可是要掉脑袋的。正想着,忽然感觉有人在身后跟着自己,不远不近,脚步很轻,不会是什么登徒子吧。

她加快脚步,身后的那个声音还是不远不近地跟着,她放慢脚步,身后的那个声音快要跟了上来,她闭上眼睛,牙一咬,猛地转身,大声问道,“什么人?!”说着自己腰间的鞭子就挥了出去,被人稳稳地接住,安之使劲拽拽不动,忽而听到含笑的声音,“不知贫道如何得罪了小友,竟然让您对贫道大打出手。”安之听到声音,睁开眼睛,在昏暗的灯笼下,她看到了≡一张精致的脸,忙收回鞭子,“道长,为何跟在在下身后,您不是有事情吗?”

“贫道并非要跟着小友,只不过是顺路罢了。”

安之瞅着他那一张冷冷的脸,不知道为何,总觉得他在骗自己,尤其是那一双墨色的眸子,让她觉得格外的熟悉。天色太黑了,安之也需要找个人做伴,将鞭子缠在自己的腰间,问道,“道长这是要去哪儿里办事啊?”

“听语楼。”往尘说完便朝最黑的地方走去,安之忙跟上去,手里的灯笼被夜风吹的忽明忽暗,让人觉得阴森森的,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啊!”安之尖叫一声。手里的灯笼飞了出去,瞬间灭了,安之趴在地上,手上膝盖上火辣辣的疼,唯一的灯光灭了,让安之十分害怕,她颤抖着声音喊道,“道长,道长,你还在吗?”往尘脚步一顿,视力极好的他,便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从地上爬了起来,声音里带着哭腔,两步走了过去,冷声问道“怎么了?”

“摔倒了。”安之委屈地说道,话音刚落,便落入了一个清冷的怀抱,他的身体没有一点热气,带着淡淡的青香之气,很好闻。安之一愣,不一会儿,便来到一个楼阁之处,借着灯光便看到这座楼耸立在道观的东边,四周环树,很是隐蔽。

一个道童忙迎了出来,看到往尘怀里的安之微微一愣,随即说道,“公子。”

“这位小友受了伤,那些跌伤药来了。”往尘冷声吩咐道,将安之抱到楼内放下,安之打量着四周,大厅只有两个巨大的炼丹炉,墙壁处立着几个大橱子,上面分类摆着一些瓶瓶罐罐,与之格格不入的是大厅的另一半的装饰,都是一些书画字迹,还有一张写字台。

道童到橱子旁,拿了一个白色的瓷瓶,递给了往尘,安之忙说道,“道长,我自己来吧。”往尘也推辞,递给了她。

安之接过药瓶后,接过道童手里干净的手帕,皱着眉头擦了擦手上的污渍,然后将药撒了上去,痛得她倒吸一口冷气,“道长,你能让这些小道长们去寻一下我的那位朋友可以吗?”

往尘盘腿坐在软垫上打坐,听到安之的话,眼睛都未睁开吩咐道,“未了,你去寻一下这位小友的朋友。”那位叫做未了的道童低头退了出去。

安之清理好自己的伤口,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看着往尘一动不动地打坐,自己靠在椅子上竟然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往尘睁开清冷的眼睛,看着靠在椅子上睡得有些不安稳的女子,墨色的眸子里染上一层暖意,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还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上窜下跳,一副嚣张跋扈的样子,就是这样的她,救了正在游历的他,也救了后来的她自己。身为虚缈派的嫡传嫡子,他注定了从出生就不能有七情六欲,当他算到她有生死劫的时候,他用尽了半生修为,逆天改道,保全了她的七魂六魄,让其沉睡了八年,直到安府的二小姐病死,才让她借尸还魂,重新活了过来,算是报了她的救命之恩。原以为从此他们两个人从此就是陌路一生,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跑到了清虚观里来了,来了又如何,往尘苦涩一笑,她的命格已经被他改了,注定了要和那个人在一起。

宋长宁来的时候,安之正靠着椅子睡得正香,往尘则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打坐,她忙上前拍醒流着口水的小女人,“叶落,醒一醒。”

安之睁开眼睛,迷蒙地看着宋长宁,没有分清自己身在何处,呢喃道,“公……”。宋长宁忙把捂住她的嘴,说道,“快起来,不要打扰道长休息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