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634章 专心致志

嫡女归 云舒 2561 2021-09-07 00:36

话音落下,叶浮珣登时腆着脸抱歉:“这话虽然不优雅,污了殿下的耳,殿下别介意。不过话糙理不糙,就是那个道理。”

纪衍诺盯着她嗤了一声:“马上就一刻钟了。”

一刻钟?

叶浮珣脑筋卡了一瞬,蹭地看向棋局,还有小半个棋局没有恢复!

都怪纪衍诺,非要问她那么多问题。

叶浮珣赶紧收回发散的思路,专心致志地继续干活。

好不容易将棋局恢复,哪知纪衍诺又继续摆上了新的棋局。

叶浮珣心底哀嚎:难不成打算留她在船上一宿!

纪衍诺嫌弃地看她一眼,想要摆放新棋局的手微顿,随手将棋子扔回棋桶里。

“今日就先教到这里。”他淡淡说了一句,转身拿起一旁的书,专注地看了起来。

教?

叶浮珣暗自吐槽,这样背棋局能让她学会下棋?

纪衍诺怕是从来没有教过人吧。

感觉头昏脑花的她摇摇摆摆地扶着棋桌站了起来:“妾身多谢殿下指点,时候不早,妾身先不打扰殿下了。”

这次,纪衍诺倒是没再留她。

叶浮珣脚底抹油地上了岸,瞧也不瞧湖中央的画舫是如何的热闹喧腾,一心只往云锦阁去。

回了云锦阁,小雨已经苏醒过来。

府医替她看过诊,道是身子无恙,小雨就又活蹦乱跳地伺候叶浮珣了。

叶浮珣只觉老眼昏花,如果不是肚子里饿得紧,恨不得立即上床睡觉休息下被纪衍诺折腾了许久的大脑。

呼噜呼噜地将小雨领回来的膳食吃了,叶浮珣拉着小雨:“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要让人影响我的睡眠。”

话音刚落,咚地倒在床上就睡过去了。

在梦里,她的世界变成了一张巨大的棋盘,而她在棋盘里每走一步,就会被从天而降的绳子捆得动弹不得,直到一刻钟过后,才能再往前走一步。

怎么都逃脱不了棋盘。

叶浮珣走了一年又一年,终于在她白发苍苍的时候,走完了棋盘的最后一格。

她激动雀跃地逃离了棋盘……

哪知迎面而来是笑得温柔似水的纪衍诺。

他说:“叶浮珣,我等你很久了。”

“殿下,妾身终于将所有棋局都恢复了。”叶浮珣心累如狗,看着自己布满皱纹的手,心酸得一逼,“妾身想休息一下。”

笑意盎然的纪衍诺突然伸出手点在她的额头上,露出洁白泛着光的牙齿:“有一个棋局超时,全部重新来过!”

言罢,她只觉脑门一阵痛,整个人腾空飞起,飞向那张大得不着边际的巨型棋盘。

“不要!”叶浮珣惊得大喝一声,整个人从床上弹坐起来。

“小主,您怎么了?”小雨略带迷糊的声音传来,帐帘被拉开,露出昏暗的烛光。

叶浮珣一身冷汗:“小雨,现在什么时辰了?”

“丑时刚过,”小雨彻底清醒了,小声道,“小主你下午回来后就一直睡到现在,连晚膳都没用。可是饿了?奴婢去给您弄些吃的可好?”

“不用。”叶浮珣摆摆手,接过小雨递来的温茶喝了一口,“我还要睡觉。天亮了再叫我起床。”

她转身又倒在床上继续昏睡。

这一次倒是没有再做噩梦,一觉睡到大天亮,整个人总算是神清气爽了。

用过早膳后,又得去兰熙宫请安。

想着昨天在船上太子妃看她的眼神,叶浮珣皮绷得紧紧的,不情愿却也不能不去兰熙宫。

进了大殿,四下都是古怪看她的目光。

叶浮珣早有心理建设,平静地走到自个儿的位置上站好,没有和人闲磕牙的打算。

后院的这些女人,她进府以来,还没有和谁好好打过交道。

“昨天何良娣送官后,官府派人过来搜查,你们猜查到什么呢?”有人小声八卦。

立即有人好奇地提问:“查到什么了?”

叶浮珣竖起耳朵听。

“听说那船上的是义安候府的五公子,和何良娣正在那船上……”

昨日虽然声势闹得不小,但太子妃防得紧,众嫔妾并没有亲眼看到船舱里的情况。

这么一说,登时人人捏紧了手里的帕子,生怕听漏了环节。

只是那八卦的嫔妾却没好意思说得太清楚,含糊地混了过去道,“何良娣醒过来后,死活不认她与那五公子私会,说是遭了人算计,还说那人是……”

八卦的嫔妾瞄了眼叶浮珣,用嘴朝她努了努。

看她作甚?

“何良娣说是叶浮珣你设计她上的船呢。”八卦的嫔妾嘲弄地勾了勾嘴角,直言不讳。

四下都是抽气声,和狐疑的眼神。

叶浮珣黑线,淡定道:“我一直和殿下在一起,叶浮珣真是我算计何良娣,殿下岂会不知。”

拿纪衍诺做挡箭牌最有效。

果然,八卦的嫔妾登时挽了挽鬓间的发,撇嘴道:“叶浮珣何必在姐妹们面前显摆,昨个儿的事情,大家又不是没看见。”

“官府后来审了何良娣,她又说不是叶浮珣的设计,换了个新的说辞。”

众嫔妾:“她究竟是如何说的?”

“她说她本准备给殿下送酒过去,哪知上了船后就突然昏过去了,其余事情,一概不知。”

“给殿下送酒?”有人嗤笑一声,何良娣端的是好心思,被人陷害了活该!

八卦的嫔妾点头:“只你道重点是什么?官府的人来查了,那酒里头,有毒!”

“什么?”嫔妾们顿时吓呆了,七嘴八舌地叫唤起来。

何良娣给殿下送毒酒?

她这怕是嫌命长了!

叶浮珣听着众嫔妃各自猜测的话语,暗道人们的想象力真是丰富。

“安静些,太子妃来了。”不知谁嘀咕了一句,众嫔妾的声浪才渐渐歇了下去。

太子妃走了进来,脸上似乎施了厚厚的脂粉,然而那样仍掩不住眼底淡淡的黑青。

为了何良娣的事情,她昨日几乎一宿没睡。

“见过太子妃娘娘。”

众嫔妾请安。

太子妃摆摆手,目光在人群中一扫,落在叶浮珣身上:“昨个儿春日宴上出了何良娣的事,让妹妹们受惊了。”

“如今已经转托给官府处理案件,妹妹们亦无需多做猜想,过些时日自有分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