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百三十一章 几道伤痕

嫡女归 云舒 2459 2021-09-07 00:36

念慈十分信赖叶浮珣,闻言将悬着的心放下。

“干娘,我们给旺财洗个澡好不好。”纪若白抱着旺财跑进屋。

洛依依离开的时候想要带走旺财,但旺财一直退后,躲在纪若白身后。

她无法,又不能当着叶浮珣的面儿杀了旺财,只好拂袖离去。

旺财是一只雪白色的狗,长得十分秀气好看。

这在大纪而言也是难见,叶浮珣仔细看了看它的五官,推断应该是西洋来的西洋狗。

叶浮珣不想让今日的事给纪衍诺留下阴影,基本他说什么都会答应。

母子俩人蹲在地上仔细的给旺财洗澡,叶浮珣用皂角给它涂的满身是白泡泡,旺财惊喜不已,小手抚摸它的小脑袋,嘴里含笑。

“旺财,我和干娘会好好照叶你的,乖乖听话好不好。”

“汪汪汪。”旺财似是听懂,吐舌头轻轻舔他的手。

洛府。

洛依依差点没拆家,洛富尚刚回府就见地上摔碎了好几个价值不菲的花瓶,他心疼不已扶额:“又是小姐弄的?”

跟洛依依出去的老管家脸上有几道伤痕,他低着头道是。

“说吧,谁惹我的宝贝女儿不高兴了。”洛富尚去庭院找洛依依。

洛依依正挥鞭子抽婢女出气,闻言瘪嘴转身看着洛富尚:“爹爹,你可知花苑住了几个人,看样子倒是有点殷实家底。”

“但是他们竟敢将我绑在树上,用鞭子抽,这口气,我一定要争!”

洛富尚倒吸一口冷气,他女儿洛依依是谁啊,那可是小魔女啊,竟然有人能治得了她。

佩服佩服。

“爹爹,你这是什么神情!”洛依依气急败坏提高音量。

洛富尚回过神来,忙道:“能住进花苑的贵客,恐怕非富即贵,这次为父恐怕也是爱莫能助。再说,他们肯定不会无缘无故捆绑你,定是你之前做了何事。”

他实在是对洛依依太了解了,不能听片面之词啊。

“不过就是捆了她的孩子而已,有必要大惊小怪。”洛依依将长鞭扔在地上,没好气道,“你究竟去不去给我撑腰,不然我就喊别人了!”

洛富尚急忙安抚:“稍安勿躁,还容为父去查查他们什么来头。”

目送洛富尚离开的,洛依依这才心情好了些,她攥拳,眼底闪过阴狠。

书房,洛富尚皱眉。

“花苑里住着的是何人,近几日,上边没来大人吧。”洛富尚问道,他略有些胖的手指在桌上轻轻敲着,一下又一下。

心腹摇头:“京城没来人,整个洛阳城跟之前没有什么二样。至于在花苑里的客人,属下并未查到他们的身份。”

“不过最年长的那位夫人倒是个贵气的,身边跟着的一位似乎是她妹妹,两人皆属倾国倾城姿容。”

“随身携带了二名丫鬟,二个少年看上去是读书人,还有个小的约莫五岁,是那夫人的儿子。”

洛富尚若有所思:“越是完美的表象内里越是藏着不为人知的内幕,能守住倾城容貌的男子,定是不凡。”

“大人的意思是?”心腹对洛富尚缜密的心思佩服不已,他不做生意人,就算是在官途,恐怕也能混得好。

“夫人,这是我家老爷的赔礼道歉,大小姐被养的骄纵了些,惊扰了贵子。”心腹作揖,十分有礼。

听明白洛府的来意,叶浮珣暗叹这洛富尚是个人精,笑着将他们迎进去。

心腹进屋将视线落及在苏清欢身上,惊讶不已,他见过的叶浮珣两人,当真是世间难得的美人。

再看纪若白,举止气度都非凡,看来当真是惹不起的人物啊。

“我接受洛老爷的道歉,不过贵府这只狗可否赠予,我愿意出双倍的价钱买下。”叶浮珣看了眼旺财,认真道。

心腹略有些迟疑,毕竟那狗是洛依依的,他可不敢乱答应。

叶浮珣也看出他的叶虑,笑道:“不急,我还有几日在洛阳城,你可以回去跟你家老爷好好商量一番。”

心腹心底恍然明了,叶浮珣这也是算准了,其实洛依依说的话不作用。

他认真点头:“好。”

“对了,还有洛大小姐身边那管家,麻烦你将他送过来,想必他应该是受伤了。”叶浮珣趁心腹抬腿就要离开,出声。

心腹顿了顿,离开花苑后又将管家送来。

管家在正厅有些不知所措,他见叶浮珣看过来,忍不住双膝软下,就要下跪求饶。

“老人家起来。”叶浮珣给了西洛一个脸色,后者及时搀住。

管家不解叶浮珣到底是何意,他神色间有些疑惑:“夫人这是。”

“你脸上的伤是洛依依打的吧,终究是我们连累了你。”叶浮珣笑,她将随身携带的医药箱拿出,作势就要给他涂药。

管家诚惶诚恐:“小人自己来就可,贵夫人使不得啊。”

叶浮珣摇头:“我是一名大夫,既然你怕我,那便让我徒儿来。”

颜如雨接手,用叶浮珣自制的棉签给他涂药。

“夫人是大夫?”管家有些不可置信的用余光打量叶浮珣,毕竟周遭那气派,可不像个普通的大夫啊。

叶浮珣颔首:“不错,我是大夫。”

等颜如雨给管家上好药之后,他突然跪在地上:“夫人可否将我收留在身旁,当个跑腿的也成,在洛大小姐哪儿,小人当真是受百般苦楚。”

他一边说一边落泪。

纪若白上前拉了拉叶浮珣的衣袖:“干娘,这个老伯是个好人。”

“容我再考虑。”叶浮珣并未急着答应。

被拒的管家也不气馁,他连忙道谢后,离开花苑。

“干娘,您为何不答应收留管家啊。”纪若白仰起头,目露天真问道。

叶浮珣揉了揉他的小脑袋:“他如今毕竟还是洛府的人,我们贸然要去,不合适。”实际上,是她还防着管家,怕他是洛府派过来监视的。

这些成人之间的算计,她还不想让纪若白知道。

有时候,人也只有小时候有那般极纯的天真,过了那会会儿再天真,便是傻帽,被人利用。

翌日,日头高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