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673章 讨回公道

嫡女归 云舒 2541 2021-09-07 00:36

那日纪衍诺分明提过一嘴,说刺杀的黑衣人可能是几大敌对势力之一,甚至同时来了几拨人。

想来应该不是卢美人可以推动的事。

那太子妃查出来的真相,又是不是所谓的真相?

还是说,当日刺杀的黑衣人太多,鱼龙混杂在一块儿了?

无论如何,她是没打算在这件事情上多做置喙。

纪衍诺要查杀她的究竟是什么人,由纪衍诺去出手会更加快狠准。

她到底不清楚真相,不宜乱言。

而卢美人那边,既然起了歪念头,又有太子妃愿意惩治她,正好中了她的意。

叶浮珣面色一凝,做出悲愤状:“妾身自问与卢美人远无怨近无仇,她为何要如此害妾身?妾身实在是心中难平,还请娘娘替妾身主持公道!”

太子妃深深地望着叶浮珣,忽地一笑:“本宫定然会替你主持公道,叶良娣且放心。”

“只不过,本宫让人去查了现场的黑衣人,却又发现了古怪的事。”

“什么古怪的事?”叶浮珣不解地抬起头。

“刺杀马车的黑衣人,全部都服毒自尽了。”太子妃悠悠道,“看起来,并不是寻常的刺客,更像是被圈养的死士。”

“死士?”叶浮珣张大了嘴,一脸震惊。

她确实震惊,震惊的不是死士的消息,而是太子妃竟然能够查到这一步。

纪衍诺曾提过楚王曾将人现场做过清理,太子妃又是如何查得到的?

她的手段,确实不一般。

也难怪会在皇后千挑万选后,成为纪衍诺的正妃。

“不错,是死士。”太子妃坦言,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叶良娣,想从她的面容中辨认出什么似的。

“这件事情有些复杂,本宫会禀明太子再做决断。但是,卢美人害你之事是既成事实,本宫今日找你过来,正是想问问,你对处置卢美人,究竟怎么想的?”

叶浮珣咬咬唇,矫装怒容道:“回禀娘娘,那日妾身如果不是有幸被楚王相救,得以大难不死,现在想来还是惊魂未定。

平日妾身和卢美人并没有什么过节,想不透她为何要置妾身以死地,还请娘娘替妾身做主,帮妾身讨回公道!”

卢美人陷害她这个事实岂能让她能轻易躲过?

做了坏事如果不受惩罚,只会助长坏人的气焰。

谁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再对她起什么不该的心思?

最好是一次让她受足了惩罚,以后知晓轻重了,才不会再做恶事。

太子妃含笑:“本宫应承你的事情自然会做到。卢美人枉顾本宫教诲,心思恶毒,不好好惩治如何能平后院清明?本宫罚她禁足半年,每日抄经百遍……”

“只是这样吗?”叶浮珣张了张嘴,这听起来是不是太温和了?

“若是觉得不够的话,”太子妃勾了勾嘴角,“加杖责二十,叶良娣认为如何?”

叶浮珣眸心一动,扬起感动的脸:“多谢娘娘为妾身讨回公道。”

太子妃颔首:“那便这么罢。”

从兰熙宫出来,叶浮珣一路沉默地回了云锦阁。

震惊于太子妃查案的迅速和透彻,更迷惑于太子妃对她的坦言以告。

总觉得今天的太子妃,和以往有些不同。

以往的太子妃总是高高在上,神秘莫测,今日的太子妃,似乎拉开了一层面纱,对她变得亲善了。

为什么?

叶浮珣脑海里缓缓地打了一个问号。

落月宫。

“卢美人有没有把本宫招出来?”张氏在大殿里来回踱步,见心腹嬷嬷进来,忙上前着急问道。

那嬷嬷恭声道:“回娘娘,卢美人承认是她一个人犯下的事,并没有提起娘娘您。”

张氏的心安了安。

“太子妃是个狠人,若是她对卢美人用了刑,本宫还担心卢美人会不会耐不住刑罚把本宫给招出来。”

她咬了咬牙,不过是害一个小小的良娣,太子妃这样大张旗鼓地查案,分明是对她有所怀疑。

“娘娘,太子妃并不曾对卢美人用刑。”嬷嬷应道,“只是……”

“只是什么?”张氏挑眉。

“回娘娘,送回府里头的信有了回应。”嬷嬷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了张氏。

张氏飞快地把信夺了过去,摊开定睛一看,骤然蹙紧了眉。

“该死!”她捏紧了信来回走着,思绪变得混乱。

“本来想将事情轻轻掀过去,现在,看来怕是不能这样了。”她忿忿地将信纸捏成一团,“准备一下,本宫要去前院书房见殿下!”

书房。

太子侧妃这次倒是很顺畅就见到了纪衍诺。

然而进了书房后,她却心中颇有些忐忑。

殿下必然已经知道是她派出去的黑衣人想要伤害叶良娣。

根据府里送回来的信中写道,府里派出去的侍卫刚在山脚埋伏就被人打得七零八落,狼狈不堪地逃离了现场。

而对方正是太子府的侍卫。

“殿下,臣妾知错了。”张氏掏出帕子往眼角抹了抹,登时泪盈于睫,“臣妾对殿下的心意殿下应当清楚,殿下这些日子对叶良娣的宠爱,让臣妾这心里疼得厉害。”

“臣妾自幼心里就只有殿下一个人。即便殿下去了齐国,臣妾依旧心心念念着殿下,此生不渝。”

“能够成为殿下的侧妃,是臣妾这辈子最大的福气。”

“臣妾自知不该对叶良娣产生敌意,但是,但是……”张氏哭得如梨花带雨,“臣妾见到殿下对叶良娣那样好,臣妾才会一时起了妄念。

臣妾没有坏心思,臣妾只是想着吓唬下她,让她不要那么胆大非为。”

“臣妾还不是怕叶良娣在殿下心中的份量越来越重。”

纪衍诺蹙眉,将手中的公文放到一旁,端起茶抿了一口,面无表情地看着张氏。

她刚才都说的什么话?

他对叶良娣不同?

叶良娣在他心中份量越来越重?

嗤!

真是笑话。

“话说完了就回去罢。”纪衍诺骤然觉得有些不耐烦,随即又拿起一本公文翻开,眉眼不抬。

张氏捏了捏手中的帕子,抬起泪眼悄悄地观察纪衍诺的面色。

殿下,似乎并没有生她的气?

这又是为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