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十二章

嫡女归 云舒 3465 2021-09-07 00:36

宋寒濯一身玄衣俊秀的脸上带走少见的怒气,身后跟着云厉,抱着一个桃木盒子。

“参见王爷。”叶浮珣心里一惊,忙起身向宋寒濯行礼,他什么时候来的,刚才她和季南北的谈话他又听了多少。

季南北倒是很淡定,纸扇一合,笑道,“看来王爷是找到雪莲了。”余光看见叶浮珣听到雪莲微微发光的眼睛,心里竟有些不舒服,刚才他对叶浮珣说的话,他也分不清是玩笑还是认真的,不过当他听到叶浮珣说愿意的那一刻,他竟然有些兴奋。

“一株雪莲而已。”宋寒濯手轻轻一挥,云厉上前打开,一株雪莲静静地躺在里面,叶浮珣的一颗心终于放下来,现在只差唐筠珩的百灵草了。

“不像某人,为了一颗所谓的回生丹就把自己给卖了。”

宋寒濯刚到门外便听见季南北问叶浮珣是否愿意做季家的当家夫人,他满以为这个小女子会毫不犹豫的拒绝,没想到她竟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这让某个王爷十分不爽!

叶浮珣很识相地没有搭话,她怕一句话不对在惹怒眼前这个阴晴不定的人,不过她卖不卖自己关他什么事啊。

三个人正僵着,一个丫鬟匆匆过来禀报,“小姐,夫人让我来通知您,大少爷回来了!”

叶浮珣一听唐筠珩回来了,眼睛一亮,直接忽略了在厅内的两个人,“表哥回来了!”叶浮珣直接提裙掠过那个丫鬟,朝大门口跑去。剩下两个人面面相觑,合着这丫头是谁能就叶修安她就对谁热情。随后两个人也跟了过去。

叶浮珣刚跑到院子里,便看见唐筠珩一身风霜地走了进来,这几日的奔波倒是给他添了几多沧桑和粗矿。

“表哥!”叶浮珣一见唐筠珩这颗心是彻底的放下了,她听闻唐筠珩在万象谷中中了毒,她的心就一直悬着,前世的一些片段这几日在她的脑海中交织着,见了唐筠珩,难免有些激动,一把保住唐筠珩问道,“这一路可还安好?”

唐筠珩一愣,一双手不知道该如何安放,迟疑了一下,一双大手便抚上叶浮珣的腰,轻声说道,“一切安好。”

唐筠珩心里的某些种子好像彻底发芽了,这几日的奔波劳苦被她这一个拥抱一扫而尽。

唐远和温馨还有宋寒濯和季南北一到院子里便看见两人相拥的场面,季南北眉毛一挑,纸扇一开,歪着头,对某个王爷说,“恐怕这珣儿做不了季家的当家夫人,可要做唐家的当家夫人了。”

温馨也是一惊,她怎么没有想到把珣儿嫁到唐家来呢,若是珣儿嫁到唐家,她定不会让珣儿受什么委屈。

叶浮珣抱唐筠珩只是一时激动,却不知在在场的人眼中,却有了各自的解读。

“好了,这么大的两个人了,也不知羞的。”温馨向前笑嘻嘻地打趣道,叶浮珣这才发觉自己有些越礼了,脸色一红,低头不语,这在温馨看来就是害羞了,她有了这个念头,就看两人,越看越顺眼,越看越般配。

软软的身子离开了唐筠珩的怀抱,让唐筠珩不禁有些失落,但随即看向不远处的季南北,掏出一个盒子递了过去,“季公子请看,这可是百灵草。”

季南北一打开,不禁惊叹道,“竟然是开花的百灵草。稀世珍品啊!”对于一个学医之人来说,遇到一个百年不遇的稀世药品那可是最让他兴奋的了。

“季公子,现在可以解安儿的毒了吗?”

季南北看向叶浮珣,笑道,“可以,我这就去配药。”随后吩咐道,“当归,准备药浴!”

“季公子等一下。”唐筠珩扬声叫住正要走的季南北。

“还有何事?”季南北转身不解地问道,只见唐筠珩从怀中掏出季家令递给季南北,“家妹让我给季公子带句话,她说家中一切安好,让季公子放心,不过最近南药园的药草花开了满园,她让我问一下季公子,这药花是否入药?”

季南北微微一笑,“我知道了,随后我就写信回家说明。”

随后当归将季南北配好的药方配成药浴,让叶修安进入药浴泡上一天一夜,然后施针放血逼出毒性。

药浴房内,叶修安身体已经发黑,浑身扎着银针,季南北在一旁观看变化,恐怕稍有不慎,就会有差池,当归端着水盆进来,见季南北脸色不好,便说,“公子,你休息一下吧,您的身体还是要顾的。”

“出去!”季南北头也不抬的冷声说道,伸手拔下叶修安身上的一根银针,仔细看着,当归见自家主子冷峻的神色,也不敢说什么只好幸幸地走了出去,一出门碰见了在前来探望的叶浮珣。

“当归,里面怎么样了?”

“不知道!”当归没好气地说道,头也不回的朝厨房走去,哼,公子为了给她救人连身体都不顾了,他得去厨房给公子熬点汤。

叶浮珣吃了一个钉子,便守在门外,她已经让轻云回去通告叶府这几日住在唐府照顾叶修安,叶翰良现在一心扑在谢姨娘肚子里的那块肉上面,也没有多的功夫打理她,对叶修安的病势也只是随口问了几句而已。

第二日,当归一盆一盆的发黑的毒血往外端的时候,看的叶浮珣心里发慌,她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血。

唐筠珩在一旁陪着她,安慰道,“放心吧,有季先生在,安儿会没事的。”见叶浮珣眉头紧皱,忍不住伸手抚平,温声说道,“相信我,会没事的。你身上伤势刚好,若不注意休息,等安儿醒了,你也倒下了。”

略带粗糙的指腹扫过自己的眉心,让叶浮珣一惊,后退一步,笑道,“听闻表哥在万象谷中了毒,身体可好些了?”

唐筠珩手指缓缓放下,负手而立,温和一笑,“一点小毒而已,早就没事了。”

面前这个温润如玉的男子,上一世为了护自己周全,尽了毕生之力,如今她又该如何还他上一世的情呢。

叶浮珣趴在桌子上看着外面的天空,不一会便睡着了,唐筠珩见其很久没有动静,一转身便看见趴在桌子上眉头微绉的人儿睡得正香。他顺手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她的身上,阳顺势坐在她的身边,如此岁月静好。

季南北和叶修安在药浴房待了整整三日,直到第三日清晨,季南北才一脸疲惫地打开药浴房的门,叶浮珣和唐筠珩一直守在门外,见季南北出来了,叶浮珣急切地上前。季南北脸色略带苍白,声音疲惫地说道,“等他醒来就没有事了。”

叶浮珣和唐筠珩松了一口气,多日以来脸上第一次绽放发自内心的笑,对季南北说,“谢谢你。”听到消息的唐远夫妇赶来的时候,听到季南北的话,一颗心也放在了肚子里。

““你现在可以进去看他了。””季南北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唤当归,“当归,伺候本公子沐浴,我要睡上个三天三夜。”

“唐识快去给季先生打水。”温馨高兴的吩咐道,而后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谢天谢地,让安儿平安度过难关,唐妹妹,你在天之灵一定听到我的祈祷。”

叶修安脸色虽然依旧苍白地躺在床上,但是叶浮珣能感受到他的气息,她伸手握住叶修安的手,这才真真实实地感受到,她的弟弟还活着。

叶修安的身体一日好过一日,虽然身子不比同龄男子,但是与之前相比,身子硬朗了不少。

“身子才刚好出来也不披个披风。”叶浮珣从屏风上取下叶修安的披风,披在他的身上。

“姐姐,我现在身子可没那么弱……咳咳……”

叶浮珣伸手拍拍他的后背,略带一些责怪地说,“等你彻底好了,你再对我说这句话吧,”

“姐姐,明日我们便会叶府吧。”

叶浮珣扭头看着身边这个瘦弱的少年,脸上不见悲喜,玩笑道,“怎么舅妈待你不好?想要回去?”

“有些事,该我去做,而不是姐姐你。”叶修安转头对上叶浮珣的眸子,目光平静如水。他躲在这个女孩子身后很久了,从她归来,她就一直用尽全部力气去保护他,如今他从鬼门关回来,岂能在让她陷入叶府那个泥潭之中。

“你我都生长在那个地方,不是想逃就能逃掉的。所以,没有什么该与不该。”

“那我就把那个地方清理干净,恭迎姐姐。”那个少年的声音虽轻,却砸在了叶浮珣的心上,让她嘴角微微勾起,清理干净是嘛,有些东西或许真该清清了。

云霄殿。

“娘娘,王姑姑来信了。”

“怎么说?”一把鱼食洒了下去,湖水里的金鱼蜂拥而上,一抢而光。

“沉着冷静,心智谋略皆大家风范。”

越贵妃将手中的鱼食全部洒尽后,轻咳一声,“倒是很久没有听到王姑姑这么评价一个人了。”

丁姑姑接过越贵妃手中的鱼食缸,递给一旁的宫女,扶着越贵妃往殿里走,“王姑姑认的人,不会出错的。若是娘娘还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