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715章 九死一生

嫡女归 云舒 2633 2021-09-07 00:36

所以可见,纪大魔头可是个心眼跟针尖差不多的人,以后她可千万不能得罪了他。

叶浮珣登时坐直了身,显得尤为乖巧伶俐。

不过,话说回来,分明在后传中会出现的玉妃娘娘,就这么在前传全军覆没了,实在让叶浮珣觉得不可思议。

除非纪衍诺失忆了,不然戴玉再怎么隐忍,再怎么蹦跶,都绝对不可能经历过这些天的事情后还能顺利进宫成为纪衍诺的女人。

未来的历史,在她亲眼见证下被改变了。

隔日一早起来,纪衍诺就宣布了,当天启程回京城。

叶浮珣自是应好。

离京这许久时日,颇有些想念。

虽然京城对她来说,其实也不算很熟悉。

两人离开祁安县前,专程去了趟戴府告别。

这次前去,叶浮珣只见到了戴夫人,并没有见到戴玉。

戴夫人亦没有提戴玉的事情,只陪着叶浮珣说了些话,又准备了不少当地的伴手礼,才送着她上了马车。

“老爷,您这次来祁安县的事情,都办妥了?”叶浮珣撩了帘子往外看,随口问了句。

纪衍诺轻哼了一声。

叶浮珣放下帘子,转头看他:“老爷,您在祁安县办的大事,是不是和戴县令有关呀?”

纪衍诺似笑非笑:“不错。”

“你手上的伤,也是因为那件事么?”

前夜纪衍诺回来,胳膊上有道又细又长的伤口,经过徐安的悉心包扎,似乎已经好了不少。

叶浮珣表示很好奇。

“对。”

纪衍诺的言简意赅让叶浮珣有些挫败,想问又不知道如何开口:“那戴县令因为这件事情,会得到擢升么?”

语落,就见纪衍诺眉心一挑,若有所思地盯她一眼:“你可知道三年前燕齐之战?”

燕齐之战?

就是纪大魔头从齐国杀回来的那场战役?

叶浮珣点点头:“妾身听说过,只是细节部分了解的不多。”

“最后齐国日渐衰败,”纪衍诺嘴角微扯,“三年前的燕齐两国之战,本来我大燕必胜无疑,但是,那一战却胜得极为困难。”

叶浮珣听得极为认真。

“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输送军备物资的环节出了问题。”

纪衍诺眯了眯眼道:“说有一批军备物资,在途经祁安县附近的濠江,因天气缘故沉了船。”

“沉船了?”

叶浮珣惊讶道:“那一整艘船的军备物资岂不是都没了?”

“不错。”

纪衍诺面色变冷道:“彼时两国交战正处于胶着之际,急需军备物资。那艘船无端沉了,军备物资不够,最后导致前方将士因为缺乏军备物资死伤无数。”

叶浮珣抽了口气:“当真是因为天气原因,沉了船?”

“非也。”

纪衍诺摇头:“实际上是有人觊觎那艘船的军备物资,来了一出偷梁换柱之计,把整艘船的军备物资藏在了祁安县郊的一处废庄里。”

“您是说……”

叶浮珣坐直了身:“您一直留在祁安县,就是为了让那些军备物资重见天日?”

“对。”纪衍诺睇她,难得眼底含笑。

叶浮珣缓缓地抿起了唇。

一时无言。

她随纪衍诺出行到祁安县,虽然有不少侍卫随行,但有一大部分都留在了温泉山庄。

每日纪衍诺早出晚归,带的人手其实并不多。

有胆子盗取军备物资的人,绝对不是普通的人,其在朝堂的势力以及手段绝对不容小觑。

尽管纪衍诺是燕国的太子,但他回归燕国不过只是短短三年。

要与那些树大根深的势力这么硬拼,绝对不是简单的事。

“戴县令助您一臂之力么?”她只能想到这里,再多的帮手,她无从得知。

纪衍诺颔首:“自然。”

事实上,戴松在这次的事件当中的表现,比他预期的更为出色。

果敢又有担当,睿智又不失敏锐,的确是一个很好的苗子。

纪衍诺对他的栽培之心更甚。

“此番回京,爷会举荐戴松入京就职。”

叶浮珣恍然点头。

过多的细节她不便追问,问了怕也理不清复杂的关系。

但很显然的是戴松经过这件事情是彻底得了纪衍诺的青眼,想必在纪衍诺登基后,他会比书中所说的更快位极人臣。

历史的趋势,仍是无可避免。

叶浮珣托腮陷入沉思。

不过三年而已,纪衍诺就从一个质子坐稳了太子之位,外人看来或许觉得风光无限。然而,想来对纪衍诺来说,那应是步步惊心。

他身在齐国作为质子,究竟是如何突破齐国的防线闯进了燕齐大战,又是如何回到燕国阵营,更是如何得到燕国军队的认可,从而顺利返京?

叶浮珣绝对不相信,纪衍诺只是亮出了身份,就能在燕齐大战中顺利归队。

若贸贸然亮身份,不仅不一定能取信于人,甚至可能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对他暗下杀手。

“老爷三年前在燕齐之战中,定是非常不容易罢?”

无意识地张了张嘴,叶浮珣将话说出了口,才陡然闭了唇。

她是不是太冒失了?

纪衍诺,未必就愿意听别人提起当年的事。

车厢里一片安静。

叶浮珣提心吊胆,恨不得找个地洞将自己埋起来。

不然,说不定纪衍诺会亲手将她埋起来。

而纪衍诺则凝了神色,目光淡然,看不出情绪。

久久,忽听他开了口:“不过是九死一生中回到燕国罢了。”

叶浮珣心头一抽,定定地愣住了神。

忽然有些不敢想,纪衍诺嘴里的九死一生是怎样的情形。

一定比她能够想知的更加惨烈。

“您不会说三年前的燕齐大战,咱们燕国本是必胜之战?为何不等燕国胜了再回国呢?”叶浮珣没忍住,又问了一句。

纪衍诺扯了扯唇,露出一个嘲讽的笑:“若然等燕国战胜,爷怕不仅回不来燕国,甚至会成为齐国战败后泄愤的对象。”

叶浮珣咬下了唇。

原来当年的局势竟是如此激烈。

进退两难之下,纪衍诺回国是铤而走险之举,亦是保命之举。

“先太子当年与母后立了约定,”纪衍诺又淡淡地开了口,“他顺从母后的要求去完成一个任务,而以此要求母后应承他,燕齐大战后必须要将我从齐国接回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