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七十三章

嫡女归 云舒 3388 2021-09-07 00:36

叶浮珣轻拍着她的后背,笑道,“以后照顾好自己。”看着泪眼婆娑的叶玿璃,真的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好了,大喜的日子,不准哭,别让新郎等太久。”叶玿璃点点头,上前走了一步,对着叶浮珣双膝跪下,众人皆愣,这可是对父母才有的礼节。

“长姐如母,姐姐理应受我一拜。”叶玿璃对着叶浮珣行了一个叩首礼,又说道,“从姐姐回京以来,护我爱我,这份恩情我永世难忘,这一拜,谢姐姐庇护。”众人屏住呼吸静静地看着美丽的新娘缓缓道来,“我无父无母,本是人间浮萍,而如今姐姐让我有了根,此情来世做牛做马再来回报。”而后叶玿璃又转向平乐候妃,庄重地磕了三个头,“母妃,谢谢您。”

“快起来。”叶浮珣亲自将叶玿璃扶了起来,董凌信一身红衣早已下马等候,满眼柔情地看着叶玿璃。

“我把她交给你,好好待她,若是受一点委屈,本妃定饶不了你们董府!”叶浮珣亲自将叶玿璃的手交给董凌信,出声警告道。

“臣遵命。”

新人入轿,董凌信翻身上马,骑着高头大马,身后吹吹打打,道路的两旁站满了看热闹的人,叶玿璃的嫁妆比叶浮珣出嫁时还要多。

“天哪,这叶四小姐出嫁这么多嫁妆。”人群中爆发出一声感叹,他们向后看去,长长的,仿佛一眼望不到头。

“这都是叶府给的嫁妆?”

“怎么可能,这叶四小姐在叶府一点都不受重视,叶府怎么可能给这么多嫁妆,叶府也拿不出这么多啊。”一个不屑地说道,“这些都是宸王妃跟平乐候妃准备的,听说啊,这宸王妃把自己一半的嫁妆都给了叶四小姐做陪嫁。”

“啧啧啧,这宸王妃对叶四小姐还真是好啊。”

叶玿璃坐在花轿里,听着外面的议论,她透过起伏的车帘,看着前面骑着高头大马的那个人,这个人要跟她共度一生,手里握着苹果,心里说不出的五味杂陈。

直到迎亲队伍拐角不见了,叶浮珣才叹一口气,平乐候妃用手帕拭了拭眼睛,说道,“这璃儿出嫁,本妃这心里啊还真是舍不得。”

“姑姑一向把璃儿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不舍得也是人之常情,再说了,这璃儿出嫁又不是不回来了,随时也可以见到嘛。”叶浮珣笑着劝道,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叶浮珣听。

“唉。”平乐候妃叹了一口气,说道,“圣上的手喻已经下来了,过了年,本妃便回封地了。”平乐候妃抬起头看着晴空万里的天空,高深莫测地说道,“这天恐怕要变啊。”

*************************

“母妃。”

叶浮珣送走平乐候妃后,小若素扑了过来,扬起一张可爱的笑脸,将手里的一封信递给叶浮珣,“这是一个叔叔给您的。”

“叔叔?”叶浮珣接过信封,对轻云使了一个眼色,轻云侧身出去,直奔王府的后花园。

“对啊,是一个黑黑的叔叔,素儿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叔叔呢。”

叶浮珣在拆开信封,上面苍劲有力地写着:虎在城南。只不过这字迹有些熟悉。

抬眸看向一旁的青画,问道,“你可有见过送信的人?”今日叶浮珣一直忙着叶玿璃出嫁的事情,于是将小若素交给了青画照顾,两个人便一直在后花园玩耍。

“奴婢并没有见什么人给过小小姐东西啊。”青画说道,她当时和几个丫鬟在后花园陪小若素玩捉迷藏。

这时轻云走了进来,对叶浮珣摇摇头,能够在宸王府如无人之境一般出入,非比常人。

虎在城南,是指什么?难道城南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叶浮珣挥手让下人们退下,一旁的青画也牵起小若素的手,将她哄了出去。

“轻云,你去查一下城南有什么?”叶浮珣将信递给轻云,又吩咐道,“顺便查一下朱雀街叶府。”京城突然出现这样一户人家,叶浮珣必须弄清楚,在她的记忆里没有存在过的人或事。

待轻云出去后,叶浮珣换了一身男装,照常一把玉扇,偷偷地从后门溜了出去。

“慕容姑娘,您在看什么?”慕容身边的丫鬟弄儿轻声问道,顺着慕容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一抹月白色的身影从后门闪了出去。

弄儿低头一笑,说道,“王妃估计又去明月阁了。”

“那是宸王妃?”慕容吃惊地问道。

“对啊,王妃每隔几天都会出去一趟,通常她都会去明月阁。”弄儿摆弄着手里的花篮笑着说道。

“明月阁是什么地方?”慕容不解地问道。

“明月阁是王妃开得青楼。”弄儿不以为然地说道,在宸王府的人心里,叶浮珣开青楼不算是什么大事情,反倒符合她的脾气,但是在慕容眼里就不是这样想的,一个女人出去来青楼,自己能够高洁到哪儿里去,以前她还以为叶浮珣好歹也算是一个大家闺秀,倒也配宋寒濯,现在看来,这个女人根本就配不上她的阿濯哥哥。

“王妃真的很厉害,明月阁虽说是青楼,但哪儿里的女子一点儿也不必轻浮,听说明月阁的女子都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她们可以卖艺不卖身,王妃还给她们选择客人的权利……”弄儿滔滔不绝地讲着,回头却发现慕容脸色阴郁,关心地问道,“慕容姑娘,您身体不舒服吗?”

慕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直到弄儿唤了几声才回过神来,摇摇头笑道,“没什么?只是觉得王妃真是与众不同,怪不得阿濯哥哥那么喜欢她。”

“是啊是啊,王爷特别宠王妃,上一年圣上的宠妃谢贵人就说了王妃一句不是,结果被王爷抽了个半死,还有啊,倾舞县主大闹明月阁,王爷亲自跑到温靖侯府去给王妃出去……”弄儿又开始将自己知道地都说了出来,一旁的霜儿看着慕容越来越阴沉的脸,忍不住拉了拉弄儿的衣袖,朝她做了一个眼色,弄儿反应过来,深知自己说错了话,有些害怕地看着慕容的脸色,“其实王爷也疼姑娘呢,王爷……”弄儿越说越黑,慕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立马跪了下来,“奴婢错了。”

“你有什么错?”慕容温和一笑,把弄儿扶了起来,还顺便整了整她的发髻,笑道,“你说的都是事实,阿濯哥哥的确是很疼王妃呢。”

弄儿有些诧异地看着刚才还是一脸阴郁的慕容此刻又换上一脸温柔的笑,仿佛刚才是弄儿的幻想一般。

叶浮珣熟门熟路地走进了明月阁,迎面而来的侍女看见了叶浮珣一阵诧异,“见过重公子,温言姑娘在后院。”

叶浮珣点点头,吩咐侍女,别让人来打扰,转身朝后院走去,只不过并未见到想要见的人。只听见一声含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还以为你不得再等几天才回来呢。”

转身看见温言一身淡青色的衣裙坐在屋顶上,手边有几坛酒,手里已经开了一坛了,笑着朝叶浮珣招招手。

“你怎么跑上面去了?”叶浮珣含笑问道,屋顶上的人儿,朝她扔了一坛酒,叶浮珣稳稳地接住了,“想跟我喝酒?”

说着叶浮珣绕过房子那边,顺着梯子爬了上去,挨着温言坐下,打开手里的那坛酒,香气扑鼻,“上好的梨花醉,你从哪儿买的?”叶浮珣深深吸了一口气,忽然想起自己好像在明月阁的梨树下埋了几坛上好的梨花醉,不知道有没有手里的这个香。

“树底下挖的。”温言饮了一口酒,对着叶浮珣朝院子里的梨树方向示意,叶浮珣说着方向看去,只见梨树下面被人挖了一个坑,她的酒不见了。

“你……你……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败家。”叶浮珣气急败坏地说道,“我好不容易埋了几坛上好的梨花醉,得埋够年头才能挖出来。”

“哎呀,不就是几坛酒嘛,回头我还给你。”温言不以为然地说道,几口下去,一坛酒已经快见底了。

“你别喝了。”叶浮珣一把夺过温言手里的酒,“这个酒后劲很大的。”

“你别管我,我现在就想喝酒,你来找我不就是为了喝酒的嘛。”温言推开叶浮珣,又拿起一坛,豪气地说道,“喝!”说着就扬起脖子喝下小半坛,“阿珣啊,这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都是大猪蹄子,煮不烂。”

虽然有时叶浮珣听不懂温言说的话,但是大概意思还是懂的,她能猜个七八分,能让一向洒脱的温言借酒消愁,十有八九就是因为魏冥堇那个大冰块。

“你怎么不喝啊?”温言已经有了一些醉意,一只手搭在叶浮珣的肩上,说道,“宋寒濯那个王八蛋有没有欺负你啊,他真的带小三回家了?你有没有给他一点颜色看看啊?有没有暴打小三啊,拿出你正宫娘娘的范儿,把那些小三往死里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