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九十章

嫡女归 云舒 3341 2021-09-07 00:36

“她刚醒,你怎么能让他下床呢?”叶修安不悦地对一旁的景佗说道。无辜的景佗耸耸肩,“王妃听到你们两个的动静,放心不下非得要过来,我也没有办法啊。”

宋寒濯见叶浮珣脸色苍白,走这几步路,额头上已经布满了冷汗,他冷着一张脸,二话不说把叶浮珣横腰抱起,大步向门口走去。

“你做什么啊?放开我!咳咳咳……”

宋寒濯无视叶浮珣的挣扎,门口有早已候着的马车,宋寒濯虽然阴着一张脸,但是动作却出奇的温柔,一把握住叶浮珣不安分的小手,哄道,“乖,听话。”叶浮珣委屈的泪水就这样毫无征兆地流了下来,背过去不看某个王爷,宋寒濯也不哄她,等她自己平静下来。

“阁主,不拦下来吗?”山英凑到叶修安面前,看着宋寒濯抱着叶浮珣远去的背影,问道。

“拦不住。”反正他姐姐自己还会回来的,叶修安一时间心情莫名的愉悦,转身问一旁的山英,“最近怎么不见誊巍?”

“老沈最近神出鬼没的,属下也有好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了。”山英回道。

此时被念叨的沈誊巍正被一个十五六的小姑娘纠缠着,“你等等我。”凌安郡主一把抓住沈誊巍的衣袖,一双有神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沈誊巍说道,“我不管,我母妃和爹爹都回沼邑了,我没地方去,我不管,我就要跟着你。”

沈誊巍头疼地看着凌安郡主,“郡主,您要不去紫凌王府,要不去皇宫,随随便便一个地方都比我这儿强。”

“不行,叶姐姐跟三哥要是知道我从沼邑偷偷跑回来,肯定会把我送回去,太后娘娘就更不用说了,你忍心看我去嫁给一个不认识的人吗?”凌安郡主紧紧地抱住沈誊巍的胳膊,唯恐他把她丢下,晋王之变之前平乐候带着全府回到了沼邑,本来平乐候妃打算在沼邑找一个名门世家将凌安郡主嫁过去,收收她的性子,挑来挑去,就挑中了书香门第的孟家,这孟家世代大儒,在沼邑相当有名望,而这孟家的小儿子,孟丘柯小小年纪已经名声在外,平乐候妃十分满意,于是刚要托人去说媒,谁知道这凌安郡主听了,二话不说,就收拾包袱跑路,在半路上遇见了出门办事的沈誊巍,一路赖到了京城。

沈誊巍真的是无语了,这跟他有什么关系,这小祖宗跟了他一路,还不敢把她往玄霄阁领,“郡主,我真的还有事情,要办,要不您还是回沼邑吧。”

“沈誊巍,你这个负心汉!”凌安郡主怒瞪着她,两个大眼睛立马蓄满了泪水,客栈里本来吃饭的人,此时都看向了这边,只见凌安郡主声泪俱下,“我肚子有了你的孩子,你竟然不要我,你是不是打算要去城南老王家的女儿,好继承老王家的

财产啊。”说着凌安郡主捂着肚子,哭喊道,“我可怜的孩子啊,你爹他不要你了……”

“你胡说什么啊?”沈誊巍拉住凌安郡主的说,看到周围的人看他的眼神都变了,还有几个大妈年龄的人对着他指指点点的。

“你还不承认!”凌安郡主哭得更凶了,“沈郎,哪怕是给你做妾,我也愿意跟着你,只要你不抛弃我跟肚子里的孩子。”

“小伙子,你看这姑娘多好啊,长得也俊俏,这模样十里八乡那是找不到的,你怎么还身在福中不知福啊。”一位爱管闲事的大妈看不下去,忍不住说道。

“她……她不是我……”

“沈郎……”凌安郡主紧紧抱住沈誊巍的胳膊,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对他做了一个鬼脸,气得沈誊巍肝疼,最后无可奈何地说道,“好,我带着你回去。”

凌安郡主得了便宜还卖乖,擦了擦眼泪,对着沈誊巍微微一笑,眼角还挂着泪痕,沈誊巍忽然一愣,撇开眼,他的心不正常的跳动了起来,抽出自己的手,不看凌安郡主,“收拾东西,跟我走吧。”

凌安郡主忙拿起包袱跟了上去,问道,“我们去哪儿啊?”看到他朝紫凌王府的方向走去,立马警惕地看着沈誊巍,只见沈誊巍在一个墙边停下,看着喋喋不休的某个小女人。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怎么不走了?”又看见沈誊巍指了指墙。

凌安郡主睁大了眼睛,“你不会是爬墙偷东西吧!”沈誊巍真想把眼前这个小女人的脑袋给撬开,看看里面都装了什么,他像一个小偷吗,要不是因为她,他用着召去爬墙嘛。

“闭嘴!”说着沈誊巍伸手点了凌安郡主的哑穴,单手搂住她的腰,脚尖轻点,轻松地落到了院子内,熟门熟路地推开门,将瞪着两个大眼睛的凌安郡主安置到房间,又从内室里拿出一套男装,说道,“不准叫,听到没?”

凌安郡主眨眨眼睛,沈誊巍这才解开她的哑穴,将手里的男装递给她,说道,“把这个换上。”

“这是什么?”凌安郡主接过衣服忍不住撇撇嘴,说道,“好丑啊,我不穿。”

“不穿可以啊,那我就送你离开。”沈誊巍双手抱臂,斜靠在门口,剑眉微挑,本来就生的风流倜傥,此时又多了许些痞气。

凌安郡主瞪了他一眼,一个大男人就会威胁她,娇哼一声,转身拿着衣服进了内室,走进去之前又转身做了一个挖眼睛的动作,以示警告,“不准偷看!”

沈誊巍嗤笑一声上下打量了一下凌安郡主,“放心,我对你干煸的身材不感兴趣。”

干煸身材?!凌安郡主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材,气得脚一跺,转身进了内室。半柱香时间过去了,沈誊巍忍不住问道,“你好了没有啊。”说着就朝内室走去,凌安郡主听到脚步声,心里一慌,忙回道,“还没有,你别进来……”她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特别大的衣服,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那个,你这里还有没有别的衣服啊。”

“你怎么那么多事啊。”说着沈誊巍不耐烦地推开了内室的门,凌安郡主一惊,身子往后一退,脚猜到了到底上的一摆,不由得向后倒去,沈誊巍本能地伸手去拉她,结果重心不稳,两个人都倒在了地上,凌安郡主有些惊魂未定地躺在沈誊巍的怀里,脸一下子红了。怀里软软的感觉,让沈誊巍不舍得放手,他眼光落到凌安郡主脸上,忍不住想到,这个小丫头长得倒是挺好看的。

“老沈那家伙到底有没有回来啊。”门外传来了山英的声音,“一天到晚的不见个人影,着魑雀堂的事都堆到我的案头上来了。”

沈誊巍一惊,忙伸手捂住凌安郡主的嘴,冲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她扶了起来,“你待在这里,别出声。”要是让山英那个大嘴巴知道他带了一个姑娘回来,不出今晚整个玄霄阁都知道了。

“老沈……老沈……”说着山英就推开门大步走了进来,刚好看见沈誊巍从内室走出来,“你在府里啊,叫你大半天了,怎么不回一声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回来的,刚才睡着了,没听见。”沈誊巍右手握拳,放在嘴边,打了一个哈欠。

“你还好意思大白天睡觉,你知不知道你魑雀堂的事情都堆成山了。”山英掀袍坐了下来,迫不及待将昨天发生的事情跟人分享,“我给你说啊,你错过了一场好戏,昨天你了没有见阁主发怒的样子。”山英啧啧两声,“我都替小阎王疼。”

“发生什么事了?”

沈誊巍信手倒了一杯茶,“阁主可是好久都没有发怒了。”

“可不是嘛……”山英把昨天发生的事从头到尾都讲了一遍,最后还感叹一下,“没想到阁主还是皇亲国戚,紫凌王的大舅子。”

内室的凌安郡主一听到叶浮珣受了伤,心里一惊,手碰到了桌子上发出了声响,山英脸色一正,冷喝一声,“谁?”说着就要往内室走去,沈誊巍忙拦住说道,“可能是一只猫,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猫?我们府里什么时候有猫了?你不是最讨厌这些猫猫狗狗的嘛。”山英疑惑地看着沈誊巍,这家伙这么反常,直觉告诉他,这个家伙绝对有事瞒着他,内室里面一定有东西。

“老沈,你有事瞒着我,这里面一定有东西。”说着山英不顾沈誊巍的阻拦,伸手就要推开门,结果推开门后,屋里什么都有没有,只有窗户是打开的,山英搜了一圈什么都没有发现,沈誊巍眼尖在床底下看见一个女子的衣裙,忙挡在山英前面,说道,“我就说了,可能是野猫从窗户里跳了进来,走了走了。”

山英稀里糊涂地被沈誊巍推了出去,凌安郡主在床底这才松了一口气,就在山英要进来之时,凌安郡主无奈只能抱着她的衣服躲进了床底,这个该死的沈誊巍,本郡主何时这么狼狈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