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二十九章

嫡女归 云舒 3341 2021-09-07 00:36

纪明南封了自己身上的几大穴位来强撑着身子,言睿渊和纪洐诺在凤尾山守株待兔,云颠山人一出来就被二人逮了个正着,架起云颠山人便上了马车。

“你们两个臭小子,赶紧把我放开啊,老头子我说不去就不去。”云颠山人矫情地嚷嚷着,言睿渊有些不耐烦地看着云颠山人,嫌弃他太吵,纪洐诺微挑剑眉,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起一坛散发着浓香的酒在云颠山人面前晃了晃,云颠山人立马安静了下来,眼睛都直了,刚要伸手,纪洐诺却拿开,笑道,“老祖宗,您要是乖乖跟我们去药域谷,并且不在逃跑,这样的酒,您要多少有多少。”

“哼,不肖子孙!”云颠山人傲娇地扭过去头,不再看纪洐诺,但小眼睛却忍不住地往纪洐诺手上瞅。

“言阙,听说言爷爷最近收藏了不少上等的酒,我这一坛可是比我还大的上等的梨花醉,说不定言爷爷会喜欢,要不你把酒带回去给言爷爷。”纪洐诺扬声说道,一旁的言睿渊难得配合纪洐诺,“好!”

“不行!”云颠山人一听急了,那你转过身说道,“那个老小子怎么能品出这么好的梨花醉呢,给了他,太可惜了,浪费!”

“那……老祖宗,您看怎么才不浪费呢?”

云颠山人一把抢过纪洐诺手中的酒坛,护在怀里,“你说这种好酒,药域谷要多少有多少?”

“那是自然,孙儿怎么敢骗老祖宗呢。”纪洐诺笑得人畜无害,一旁的言睿渊轻咳一声,不去看某个一本正经说着瞎话的少年。

“看在梨花醉的份上,我再跟你跑一趟吧。”云颠山人伸伸懒腰,“我这一把老骨头,真的是折腾不起了啊。”说着打开酒坛,陶醉了闻了闻,然后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言睿渊与纪洐诺相视一笑,扬起马鞭,驾着马车朝药域谷方向驶去。

“你休息一会儿吧。”无寻掏出手帕轻轻地为纪明南擦去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你的身子刚好一点,这么劳累会吃不消的,你告诉我怎么做,我来做就好了。”

纪明南温和一笑,如同琥珀一般的眼睛,含着柔情,握住无寻的手,“你呀就是太过于小心了,已经过了冬天,我现在身子壮的像一头水牛一般。”说着还给举起胳膊给无寻看。

无寻扑哧一声笑了,娇嗔一声,“哪有自己说自己是水牛的。”

纪明南见她笑了,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我好久没有看到你笑了,我不希望你每天因为我的身体而愁眉不展,答应我,哪怕有一天我真的不在了,你也不能哭,若是你哭了,我会走不安心的。”

无寻鼻子一酸,将眼泪忍了回去,轻轻捶了一下他的胸膛,“不许你这么说,你才不会死呢,我已经找到往生花了,只要师叔祖来,你就会有救。”

纪明南眸子里的光暗了暗,手渐渐收紧,深深嗅了一口无寻的发香,笑道,“也对。”目光落到门外那一抹玄色的身影上,手不自觉地松开了,无寻抬起头看了一下纪明南,顺着他的目光往后看去,脸色微微有些尴尬,但随即恢复正常了,后退两步,与纪明南并肩而立,伸手握住纪明南的手,对上宋寒濯有些苍凉的目光,笑道,“王爷,怎么过来了?”

宋寒濯冷笑一声,并未搭无寻的话,而是抬眸看向纪明南,讽刺地一笑,“纪谷主倒是好雅致,外面百姓生死不明,二位还有心情在这里亲亲我我。”

“外面百姓生死一线,王爷怎么还有时间来我们这儿,看我们夫妻恩爱呢?”无寻反口讥讽道,“江湖人都知道我们药域谷行医看病那都是看心情,今天我心情不好,就不出诊了,王爷您自己看着办吧。”

“寻儿……”纪明南轻声提醒道,转而看向宋寒濯,“王爷,一会儿在下就去看病人,请您稍等。”

无寻没好气地转身走到一边,纪明南宠溺地摸摸她的小脑袋,笑道,“你要不要跟我一块儿去?”

“我才不要。”某个口是心非的小女人说道,纪明南也不强求她,转身吩咐身边的人照顾好无寻,自己跟着宋寒濯出去了。

“哎……”若是平常无寻一定回来哄她,今天竟然跟着宋寒濯出去,望着两个气质完全不同的男子,提裙便追了上去,纪明南那身子骨,能在这瘟疫之城待嘛。

使无寻没有想到的是——病情发展的速度如此之快,满大街的人,面部已经溃烂,血肉模糊,纪明南正躲在一个老人身边,专心地为她诊脉,宋寒濯低着头看着纪明南目光有些意味不明。

“淡竹,你有没有觉得阿南和紫凌王殿下有点怪怪的?”无寻小声对身边的淡竹说道,“我怎么感觉他们俩之间有一种莫名的和谐之感呢?你说这个紫凌王殿下不会撬我的墙角吧。”

“夫人,您说什么呢。”淡竹看了一眼有些不靠谱的无寻,说道,“您还是想想怎么让谷主离开吧,这种环境下,他的身子怎么能受得了?而且往生花保鲜期已经过的大半了。”

“对哦。”无寻本来打算跟纪明南说往生花得事情,接过被宋寒濯一打岔,她给忘了,也不知道那两个臭小子有没有接到云颠山人,自从云隐师祖仙逝后,这个世界上只有云颠山人可以救纪明南了。

“你去给渊儿传消息,让他们直接讲师叔祖送到东城来。”无寻沉思片刻说道,“师叔祖来了,说不定这两个城里的百姓就有救了,阿南也不用那么辛苦了。”无寻正说着,突然感觉有一道目光赤裸裸地落在自己的身上,她抬头与宋寒濯四目相对,一瞬间,无寻的心竟然跳得很快。

“老人家,您尽量不要去触碰您这些伤口,以免再次感染。”纪明南温声嘱咐老人,一起身便看见两个人,“咳咳咳……”

“阿南。”无寻回过神,看到一旁的纪明南咳得直不起腰来,她忙过去,发现纪明南身上冰凉,额头上疼出的汗珠已经有结成冰花之状了,伸手搭在纪明南的脉上,脸色一变,“你的脉象怎么这么乱?”

“噗……”纪明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吓得无寻六神无主,伸手拿出手帕去擦他的嘴角,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血越擦越多。

纪明南缓缓握住无寻的手,笑道,“这不是常事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没事……咳……”这次纪明南吐出来的竟然是黑血。

“阿南,你不准有事。”说着就要扶着纪明南往房间里走,宋寒濯大步走上去,架着纪明南往房间走去,无寻先封了纪明南的穴位,稍候用内力为其疗养,却并不见好转,无寻心里一急手一翻,准备再次为纪明南疗伤。

纪明南握住无寻的手,朝她有气无力地摇摇头,“寻儿,别费力气了,我这个身子就是一个无底洞,你填不满的。”

宋寒濯走上前,将无寻推开,说道,“本王来。”内力缓缓注入纪明南的身子,但是真的像纪明南所说,他的身子就像是一个无底洞,无论内力进去多少,效果都是微乎及微,直到纪明南动手用一根银针封住自己的穴位,脸色才好一些,宋寒濯收手调息,看着纪明南头上的霜花有融化的迹象。

“我都给你说了祸害遗千年,放心吧,死不了。”纪明南看着无寻,故作轻松地笑道。

“不准你胡说。”无寻看着纪明南的脸,仿佛明白了什么,“你在骗我对不对?你骗我说你的身子好了,其实是你封住了自己的几大穴位,造成的假象对不对?你怎么这么傻啊,你知不知道这样你会被反噬的。”

“咳咳……”纪明南伸手擦掉无寻脸上的泪珠,“别哭,哭起来真的是丑死了。”

“你才丑。”无寻泪眼婆娑,忽然想起了往生花,忙走到柜子处,拿出往生花,欣喜地说道,“我们还有这个,你还有救。”

“寻儿……”

“你等我回来,我去找师叔祖。”说着抱着往生花就往外跑,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哎哟,这是谁这么横冲直撞的啊,把我这一身老骨头差点撞散架咯。”言睿渊和纪洐诺若不是及时扶住云颠山人,恐怕他得摔一个大跟头。

“师叔祖,您终于来了,阿南他……”无寻看到云颠山人喜出望外,拉着云颠山人便走进房间。

“我说你这丫头,慌慌张张,莽撞的个性怎么一点也改不了,都是两个孩子的娘了,还这么……”云颠山人目光落到纪明南身上,脸色一凝,随即恢复平日里的疯癫状态,戳戳纪明南的额头,说道,“好小子,几日不见倒是长本事了,怎么想做冰人,放到我的凤尾山展出吗?”

“老祖宗。”纪洐诺不满地叫道。

“我知道了,知道了,你们都给我出去,不要打扰我给这个臭小子看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