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八十二章

嫡女归 云舒 3406 2021-09-07 00:36

无寻醒来已是第二天的清晨,自从纪明南去世后,她再也没有睡得如此安稳过,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目光扫过房间,见其有些陌生,想到昨天的事情,嘴角微微勾起,也不叫宫女来伺候,径直穿鞋下床,推开了窗户,清晨新鲜的空气立马涌入了进来,无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门外准备伺候的宫女听到动静端着铜盆走进来,微微屈膝,“县主,该洗漱了。”

无寻走到铜盆前,撩起水,轻轻地拍了拍脸,接过干净的手帕,问道,“这是哪个宫殿啊?”

“这是云霄殿,昨天是紫凌王殿下将您抱过来的。”宫女将漱口水递过去,自然而然地说道,“殿下天一亮便走了,走之前嘱咐奴婢们不要打扰你们休息。”

无寻一动忽略了宫女眼中的浓浓的八卦,转而问道,“太后娘娘可起身了?”

“太后娘娘早已起身,正和小姐还有洛安郡主在等您用膳。”

一想到德宁太后的八卦之心,无寻就有些头疼,这德宁太后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杀伐果断,雷厉风行的人物,怎么老了之后,变得这么八卦,无寻正想着,便到了地方,洛安郡主和纪绵希一人一边正和德宁太后说着笑话,宋长宁心不在焉地在一旁附和,令无寻诧异地——宋瑜琏竟然也在,怪不得德宁太后那张嘴都没有合上过。

“珣丫头啊,你醒了。”说着德宁太后促狭地一笑,看着无寻问道,“昨夜休息的可还好。”

无寻自顾地坐到了德宁太后的对面,笑着回道,“还好。”

“那就好。”德宁太后眼睛笑成了一条缝,说道,“本来濯儿要过来用膳的,可是皇上留下他还有事情商量,我们就不等他们了,用膳吧。”

“娘亲。”

无寻看着自家两个女儿同时叫自己,然后又欲言又止地,笑问,“怎么了?”

纪绵希看了一眼洛安郡主,说道,“你先说。”

“你先说吧。”洛安郡主说道。看着自家两个女儿让了让去,无寻头都快大了,立马转移话题,“诺儿呢?”

“哥哥昨天就走了,他说家里还有事。”纪绵希快嘴地回答,还挑衅地看了一眼洛安郡主,无寻脸上的笑容微收。德宁太后笑着圆场,“好好用膳,食不言寝不语,规矩都忘了。”

“姨母。”无寻刚出了云霄殿,宋长宁便追了上来。

“长宁公主可有事情?”无寻疑惑地问道,宋长宁从一开始就心不在焉地,这个时候追上来莫非有事。

“长宁替含文含章谢过姨母。”宋长宁微微福身说道,无寻一愣,知道宋长宁不单单是来谢的,笑道,“关旭和贤贵妃本来就是触犯了大律,皇上英明神武,公主谢我,受之有愧啊。”

宋长宁踌躇了一下,问道,“姨母,长宁有一事相求。”

“公主请讲。”

“纪公子虽然少年老成,但心智还是跟长宁无疑,姨母若是有时间多关心关心纪公子吧。”宋长宁脸色有些烫,一想到昨日纪洐诺失落的模样,她就满满地心疼,

无寻笑着摸了摸宋长宁的脑袋,说道,“好。”

回道纪宅,纪洐诺正在练武,无寻看了一会儿,并没有打扰,而去厨房做了一些纪洐诺喜欢吃的菜。

临近中午,少年依旧持剑飞舞,无寻站在树下,看着少年郎飞舞着手中的剑,那神情仿佛看到了以前的季南北,也是这般意气风发,目光落到旁边被打落的树枝,无寻身手矫健地捡起,直射少年。

纪洐诺一惊,条件反射地躲开,不明已地看着无寻。

“臭小子,看你的剑法长进了不少,今天我就替你爹好好的试试你。”说着便主动攻击起来,纪洐诺怕剑伤了无寻,连忙扔掉剑,用剑鞘跟无寻打,两个人的武功不分上下。这个小子的功夫长了不少嘛,不过几个回合下来,无寻渐渐落入下风,眼看就要输了,无寻耍赖地把树枝一扔,“不打了,不打了,人老了,不行咯。”

纪洐诺幸亏收的及时,好笑地看着自家娘亲,一边捶着胳膊一边坐到石凳上,端起淡竹倒的茶,一饮而下,顺手又给纪洐诺倒了一杯,看着自家俊逸非凡的儿子,还是很骄傲的,“功夫见长啊。”

“那是娘亲让着孩儿。”纪洐诺笑道。

“会说话。”无寻说着拉起纪洐诺,“来吧,武也比了,我们去吃饭吧。”

纪洐诺一愣,问道,“希儿呢?”

“那个丫头念着太后娘娘那里的东西,今天恐怕是不会回来咯。”无寻嘴上嫌弃着,眼里去含着笑意,“今天就我们娘俩吃饭。”净完手后,无寻夹了一块鱼放到纪洐诺的碗里,说道,“来,这个是你最喜欢吃的鱼,来尝尝娘亲的手艺退步了没有。”

纪洐诺有些受宠若惊地看着满桌子的菜,问道,“娘亲,您今天没事吧。”

“臭小子,娘亲就是想给你做顿饭。”无寻故作生气地说道,看着纪洐诺有些消瘦的脸庞满眼心疼,最近因为青若的事情,她不知道忽略了多少她这个儿子,纪绵希有德宁太后疼着,又是一个闹腾的性格,她也会关注一些,唯独纪洐诺十三岁的少年,心智比一般的孩子成熟,又懂事乖巧,她难免会忽略一些。

“好吃吗?”无寻笑着问道。

“好吃。”少年三下五除二便把碗里的东西吃的一干二净,无寻又为他添了一碗饭,笑道,“慢点吃。”目光落到了少年腰间的穗子,早已旧了,心里默默地记下了。

“娘亲。”纪洐诺吃好后,看向无寻,踌躇了一会儿说道,“言伯父来信了,说言伯母十分想念我和希儿,问能不能回去一趟。”

无寻看着眼前的少年,他眼中已经有了自己的心事,再也不是那个可以靠在她的怀里诉说自己心事的少年了,“你言伯母的身体可好了?”

“已经好了。”

“按理说是该去一趟。”无寻心不在焉地说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去?我让白英茵陈准备一下,随你一块儿去。”

“后日动身。”纪洐诺说道。

“希儿那边……”

“孩儿没有打算带希儿妹妹一块儿去。”纪洐诺笑道,“路途遥远,舟车劳顿希儿妹妹还是不要去的好,孩儿就看看便回来了。”

无寻点点头,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可是再躲着长宁公主?”少年俊俏的脸色一红,眼神有些慌乱,说道,“娘亲误会了,孩儿并没有躲什么人。”

知儿莫若母,无寻淡淡地说道,“那你就是在躲我咯。”

“娘亲!”纪洐诺看着自家娘亲戏精上身无奈地喊道。

“那你跟娘亲说说,你为什么躲着长宁公主啊?”无寻问道。

“孩儿只是,只是把她当做妹妹,也不敢高攀。”纪洐诺低着头说道,宋长宁的感情太过于炽烈,让他无法去接。

“臭小子!”无寻伸手点了点纪洐诺的额头,叹气道,“亏得人家长宁公主今天出宫的时候,还跟我说要好好地照顾你,你倒好想着怎么躲着人家,你要是不喜欢人家,就赶紧说清楚,别耽误了人家。”

“娘亲,您把自己的感情事处理好再来说孩儿,好不好。”纪洐诺小声嘟囔着说道。

“臭小子,你再说一遍……””说着无寻就要拧他的耳朵,幸好纪洐诺反应快,喊道,“娘亲,我什么都没有说,白英,茵陈,收拾东西……”无寻看着少年跑出去的身影,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臭小子,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明月阁。

“哟,这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温言阴阳怪气地说道,程璋翼的案子两天前就已经查清了,关进和程璋翼因为一个清伶发生了口角,关进不赌气,本来打算在程璋翼的酒里稍微动点手脚,让他吃吃苦头,可没有想到,药量下的太多了,程璋翼出了明月阁没有多远便倒下死了,在暗中的关进害怕查到自己,于是就趁着月黑风高,将程璋翼又塞回了明月阁,后来被叶修安查了个水落石出,还明月阁一个清白,温言也就出来了,反正现在关家如同落水的狗,人人都想打一棍。

“东北风。”无寻笑着接了一句,随意地坐在了栏杆处,向下望去,“这京城永远都是这么繁华啊。”

“你有什么好感慨的。”温言没好气地说道,“两次回归,你都将这里搅得天翻地覆,第一次你让紫凌王殿下十年未娶,让叶翰良从此消失,也让叶家从此消失,十年后,你又毁了一代丞相,阿珣啊,你是不是专门跟丞相过不去了。”

“他们若是不来招惹我,或者不做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我又何苦去为难他们呢。”无寻趴在栏杆处,看着下面的人来人往说道,“我还以为关旭跟贤贵妃有几把刷子呢,可谁想就这点本事,一点意思都没有。”某个女人得了便宜还卖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