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六十四章

嫡女归 云舒 3326 2021-09-07 00:36

谢姨娘一看见那张纸筏脸色大变,伸手欲躲轻云手中的纸筏,却被轻云轻轻侧身躲了过去,谢姨娘一个不稳,栽了个跟头,轻云看都没有看谢姨娘一眼,将手中的纸筏交给了叶翰良。

叶翰良看完后,满脸怒气地走到谢姨娘身前,将纸筏扔在谢姨娘面前,抬腿便是一脚,怒吼道,“贱人!荡妇!你竟然做如此下作之事!”这一脚叶翰良用得十分的力,踢疼得谢姨娘闷声一声,跪爬到叶翰良脚下,哭喊道,“老爷,你要相信妾身啊,妾身是被陷害的!”

叶云裳拾起那纸筏,满眼震惊,她不敢相信她的母亲竟然偷汉子,这可是要浸猪笼的啊,她努力稳住心神,“父亲,娘亲不是这种人,其中定有误会!”

“误会?!”叶浮珣轻蔑地一笑,“这首梅花小楷是不是谢姨娘的笔迹,父亲最清楚不过了,有没有所谓的周郎这个人,谢姨娘最清楚不过了。”

“叶浮珣,你少血口喷人!”这是叶金玉闯了进来,看到地上的披头散发的谢姨娘,和楚楚可怜的叶云裳,火气蹭地一下就上来了,“别把谁都想得向你那淫荡的娘一样!谁不知道……”

“住口!”叶金玉还没有说完,叶翰良便一巴掌打在了叶金玉的脸上,叶金玉不可思议地看着叶翰良,吼道,“爹,你凭什么打我?女儿有说错吗?!她那个娘不就是偷汉子,才让爹嫌弃的嘛?”

“来人,把三小姐给我拉下去!”

“慢着!”叶浮珣眸子如同剑一般,冷冷地看向叶金玉,“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叶金玉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叶浮珣,那一双眸子冷得让人心里发寒,让人不敢直视,但又不想丢了气势,便梗着脑袋,说道,“说就说,你那淫荡的娘偷汉子……啊!”匕首出鞘,冷光乍现,便抵在了叶金玉的脖子上,叶金玉白皙的脖子,立见一道血痕,吓得叶金玉再也没有刚才嚣张的模样,叶老夫人和叶翰良也被吓了一跳,他们能预感到,叶金玉再多说一句话,叶浮珣的匕首就要抹了叶金玉的脖子。

“珣儿,你要做什么?!”叶老夫人拐杖一杵,紧张地看着叶浮珣,“快放下手里的匕首,那可是你的妹妹!”

看着吓得花容失色的叶金玉,叶浮珣冷笑一声,慢悠悠地说道,“这把匕首可是先皇赐的,听说削铁如泥,若是我再一用力……三妹的脑袋就要搬家了。”说着叶浮珣佯作要用力,吓得叶金玉尖叫一声,叶浮珣噗嗤一声笑了,收回匕首,不屑地道,“方才三妹胆子不是挺大的吗?刚才怎么了?我还以为你不怕死呢。”转而不再看吓得一脸土色的叶金玉,一双漆黑明亮的眸子,看向叶翰良,“父亲,二妹主持中馈,而我的陪嫁丟了三件御赐之物,偷窃者竟然是二妹的贴身丫鬟,这要是说和二妹一点关系都没有,女儿是万万不会相信的,本以为父亲会为女儿做主,没想到父亲想让女儿息事宁人,这可真让女儿寒心啊。”叶浮珣把玩着手里的匕首,说道,“谢姨娘偷不偷人,女儿相信父亲自有判断,这纸筏还是追查丢失的陪嫁在一个叫周才的院子搜到的,他就住在城南,父亲若是不信的话,大可请人去,不过眼下父亲还是要给女儿一个说法。”说着抬起头朝叶翰良冷冷一笑,“否则,女儿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叶翰良没想到叶浮珣就连最起码的面子都不给他留,而是直接撕破了脸,语气中的威胁意味显而可见,刚想发怒,但低眸看到了叶浮珣手里的那把匕首,又想到了刚才叶浮珣拿匕首抵住叶金玉的脖子的那种狠戾,再加上一旁的轻云满身杀气,以及若是她出了事,宋寒濯那边也交代不过去。

叶翰良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跪在地上叶云裳,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眼里闪过决绝,“来人,二小姐纵奴盗窃,有失察之职,将其关到祠堂,闭门思过三个月,家中一切事务交给四小姐叶玿璃。”转而看向披头散发的谢姨娘,满眼怒意,“谢姨娘,身染重病,不治身亡!”

“父亲,不要啊!”叶云裳跪爬到叶翰良腿边,苦苦哀求着,叶翰良别开脸去。叶金玉也被吓得愣愣地,回过神也跪在叶翰良的腿边,苦苦求情。

听了叶翰良的话,谢姨娘如同泄了气的气球,瘫坐在地上看着叶翰良,忽而疯癫地狂笑了起来,指着叶翰良,疯魔地说道,“真是因果报应啊!哈哈哈哈,叶翰良,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会步唐婉的后尘,哈哈哈哈。”等谢姨娘笑够了,谢姨娘凶狠地看着叶翰良,说道,“叶翰良,我诅咒你,诅咒你不得好死啊!”

“来人!还不快把这个疯女人给我拉下去!”

叶翰良高声喊外面的人,谢姨娘朝叶浮珣诡异地一笑,声音如同从地狱传来,“叶浮珣,你知道你母亲唐婉那个小贱人怎么死的吗?”听了谢姨娘的话,叶浮珣猛地想起来,上一世死之前叶云裳对自己说的话。

“还磨叽什么,谢姨娘已经疯了!还不快拉下去!”几个小厮听到叶翰良的怒吼,忙上前拉着谢姨娘往外走,谢姨娘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挣脱来拉着她的两个小厮,在轻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双手掐住了叶浮珣的脖子,狰狞地说道,“去死吧,就算死我也要拉你做垫背,我是看着你娘咽气的,今天我也要亲手杀了你!”

“小姐!”轻云一鞭子抽在了谢姨娘的背上,谢姨娘就像没有感觉一样,满眼的疯狂,叶浮珣的喉咙被人扼制住,呼吸越来越困难,死亡的气息越来越近。

叶老夫人吓得魂飞魄散,要是叶浮珣有个三长两短,整个叶府是要有灭顶之灾的啊,“还不想前把她拉开!老天爷啊!”几个小厮正要向前,只见轻云单手劈向谢姨娘的后颈,谢姨娘身子一软,松开叶浮珣,倒了下去。

“咳咳咳。”得救的叶浮珣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轻云忙上前,轻拍着叶浮珣的后背,关心地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叶浮珣摆摆手,抬眸看向被抬下去的谢姨娘,心里一阵发冷。转而又看向一旁儒生相的叶翰良,眼里闪过凉意。

“姐姐。”叶修安一回府就听说了府里发生的事,直接来到了浮笙阁,一进浮笙阁便看见叶浮珣,惨白着一张脸,躺在榻上,白皙的脖颈处有些淤青,叶玿璃在一旁皱着眉头给她上药,几个丫鬟围在她身边,见叶修安慌忙跑了进来,纷纷让开,叶浮珣看见叶修安想要坐了起来,青若忙扶起她,伸手拿过一旁的软垫,垫在叶浮珣的身后。

“怎么我一出府,你就受伤啊?”叶修安皱着眉头,心疼地看着叶浮珣的脖子,接过叶玿璃手中的药,轻轻为叶浮珣上药。

“好了,我这不是没事儿嘛。”叶浮珣低眸看着一张俊脸皱成一团的叶修安,轻笑一声,“别皱眉头,丑死了。”说着推开叶修安上药的手,“你最近往唐府跑得有点勤啊,外祖母身体可好?”

“我最近在军营跟表哥学习兵法,在唐府去给外祖母请过几次安,她老人家身体硬朗得恨,你就放心吧。”叶修安将药放在一旁,禀退两侧侍女,叶玿璃也是个明眼人,正要告退,留下两姐弟,叶浮珣去扬声制止住了,“璃儿你留下。”

叶玿璃有些诧异地看着叶浮珣,低头看见自己的手被叶浮珣拉住,一股暖流涌上心头,眼圈有些红红地看着叶浮珣。

“如今府中是璃儿主持中馈,多多少少我算是松了一口气。”叶浮珣拉着叶玿璃的手说道,“只不过我担心三妹她会因为这个或者因为谢姨娘和二妹的事,找你的麻烦。”

“姐姐,你放心。对付三姐我还是可以的。”

叶浮珣轻拍了拍叶玿璃的手,看着有些脱变的叶玿璃,欣慰地说道,“璃儿倒是长大了,借这个机会锻炼一下自己也好。”看着叶修安和叶玿璃两个人,“这叶府恐怕要倒了。”

叶玿璃有些震惊地看着叶浮珣,叶修安倒是一点也不意外,伸手倒了一杯茶,气定神闲地说道,“倒了也好,我会从新建立一个新的叶家!”

“璃儿,你可是担心若没有叶府,在京城会没有立足之地?”叶浮珣看向叶玿璃,一眼便看出了她的心事,这个丫头还是太过于单纯。

叶玿璃点了点头,她的确在担心这个问题,叶府是她的唯一依靠,她咬了咬嘴唇,说道,“没有了叶府,璃儿不知道该去何处。”

“傻瓜,你还有我啊。”叶浮珣怜惜地看着叶玿璃,“我一直把你当做亲妹妹,定会让你风风光光出嫁,让谁也不能欺负你!”

“璃儿妹妹,这个叶府没有,还有我这个叶府啊。”叶修安调笑道,转而对上叶浮珣的眸子,他知道,他的姐姐估计快要动手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