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六十二章

嫡女归 云舒 3423 2021-09-07 00:36

“小鱼儿说的是,我这不是来了嘛。”一道轻笑声从门外传来,紧接着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一位黑衣男子,手里拎着一小颗夜明珠,嘴角挂起一抹痞笑,“哥哥是不是来晚了。”

“知道就好。”周舒鱼翻了一个白眼说道。

黑衣少年走上前,宠溺地拍了拍她的脑袋,笑着说道,“我家小鱼儿武功盖世,我这不是给你留发挥的空间嘛!”

“少废话,他们那些人渣给我吃了三天的软骨散,我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武功尽失。”周舒鱼提了提自己没有劲的手,说道。

“好了,走吧。”苏祉延给了周舒鱼一颗药丸,然后看向宋长宁,眉眼微挑,“这个小丫头长得倒是好看,怪不得会被劫来。”说着给了她一颗,宋长宁吃下,抱拳说道,“多谢。”

“好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得赶紧走。”苏祉延笑着说道。

宋长宁快步将所有房间里的锁打开,然后将所有的姑娘给放了,苏祉延看着她笑着说道,“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想着救人。”

周舒鱼白了他一眼,也帮着宋长宁救人,待将所有人喊醒之后,苏祉延收起手中的夜明珠,正色说道,“得赶紧走了,这些人快要醒了。”

三人没走多远,便听见不远处传来了声响,只见两个人影落了下来,苏祉延看清来人后,笑着走了出来,“我说纪兄,你来的太慢了。”

其实昨天纪衍诺已经查出来了一些东西,就是不确定与苏祉延查的是不是同一件事,现在看来算是吧。

“是苏兄脚步太快了。”纪衍诺从黑暗里走出来,说道,“我出来的时候,可是碰见了祝家的人。”

宋长宁觉得这个声音有些熟悉,但是在借着月光看得不是很清楚。

一行人正要走,宋长宁亦步亦趋地跟着,苏祉延颇为头疼地说道,“小丫头,都跟你说了别跟着我们,给你钱赶紧回家。”

“谁跟着你啊。”宋长宁扯着周舒鱼的衣袖说道,“我是跟着周姐姐。”

“周姐姐,你先让我跟着你吧,等到安全的地方,我就给我家里人传信,让他们来接我,行不行,我一个人害怕。”宋长宁可怜兮兮地说道。

“不行,你跟着我们才危险呢,给你钱,你去找客栈!”苏祉延想赶紧将宋长宁打发走。

“等一下。”纪衍诺觉得这个声音十分熟悉,像极了一个人的声音,方才借着月光只是觉得身影消瘦,忽然打开火折子。

一个脏兮兮的脸便落入自己的眼中,纪衍诺眸子微沉,清冷的声音带着震惊,“宋长宁!你怎么在这里!”

原本该待在京城皇宫里做无忧无虑的长公主的人,竟然灰头土脸的出现在这里,这样纪衍诺一惊。

“鹤轩哥哥!”宋长宁看见纪衍诺也是被震惊到了,随即扑到纪衍诺身边,瞬间红了眼睛,紧紧地抱着纪衍诺的胳膊,哽咽地说道,“我也不知道,我一觉醒来就被人他们抓来了。”

纪衍诺被这个小丫头哭得心烦,冷声说道,“好了,别哭了。”

“你们认识?”苏祉延问道,看样子还是熟人。

“嗯。”纪衍诺并未做多少的解释,看着躲进自己怀里的小姑娘,一下子想起了自己的妹妹,安抚地拍了拍她的后背,感觉到小姑娘的身子依旧在颤抖,声音柔了不少,“没事了,没事了。”

将他们一行人带到自己新的落脚处,刚进去,月娘便迎了出来,“公子回来了。”看到纪衍诺怀里还抱着一个人,看穿着是一个小姑娘,微微惊讶,随即敛了眼神。

“嗯。”这一路上,宋长宁像是被吓坏了,一直抱着他不肯撒手,唯恐自己会把她撇下。

“去准备一些热水和衣物,让两位姑娘梳洗一番。”纪衍诺冷声吩咐道。这个地方是玄霄阁隐蔽的据点,一直由月娘打理,几年前便从玄霄阁脱离出来,现在这个院子与言家玄霄阁皆没有关系。

月娘看了一眼怀里小姑娘,转身去安排,纪衍诺扯了扯自己怀里的小家伙,冷声说道,“快出来,你也不怕闷得慌。”声音冷中透着一丝温和。

“我不。”宋长宁嗡声说道,“我一松开,你就不要我了。”

纪衍诺有些哭笑不得,一旁的苏祉延看好戏般地说道,“我说纪兄你这是怎么人家小姑娘了,这么怕你丢下?莫不是……”

“闭嘴!”少年素来温和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冷意,周舒鱼拉了一下他,示意他闭嘴。

“你向你保证,不会丢下你。”纪衍诺耐着性子说道。

得到了保证,宋长宁这才抬起头来,一双眼睛已经哭红了,眸子里还带着水光,像是一只受伤的小鹿,伸出脏兮兮的手指,说道,“那咱们拉钩!”

“宋长宁!”少年的语气里带着警告,自己的耐心已经快要用完了,除了自家妹妹,他还没有这般耐性哄过女孩子。

小姑娘松开他,低着头,盯着自己脏的已经看不出来颜色的鞋,就在金豆子快要掉下来的时候,一个修长的小手指伸在自己面前,宋长宁愣了一下,忽然破涕为笑,勾住少年的手指,眼睛里还挂着泪,便笑了起来,“盖章咯,不许耍赖,这才跟着月娘下去梳洗。”

待两个个小丫头离开后,苏祉延把玩着自己的小夜明珠,笑着说道,“你可知道这个小丫头将满院子的人全部给放了。”

纪衍诺眼风扫过去,苏祉延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轻咳一声,望着已经泛白的天色,伸了一个懒腰,说道,“我也去洗个澡,跑了一晚上,真是累死小爷了。”

纪衍诺看了一眼自己胸前湿润了一片,疲惫地揉了一下眉心,他也得去泡个澡。

整个人泡在水里,瞬间得到了舒缓,纪衍诺闭着眼睛开始疏离这几天来发生的事情,最让他震惊的是宋长宁竟然也卷入了其中,看来那些人不知道她的身份,要不然就算是十个祝家也不敢绑架皇室中人,还是当今帝后最宠爱的女儿,玄岳王朝第一长公主。

一想到宋长宁那个闯祸的性子,纪衍诺就更头疼了,今晚还是第一次看到小姑娘哭那么惨,在他的印象里,宋长宁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肆意飞扬,娇蛮高傲之人,今日却浑身脏兮兮的,从骨子里都透着害怕。

眼下他祝家之事还未解决,得先将这个小丫头送回去才行。他将自己埋在水里,直到快呼吸不上来才出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这才起身。

此时宋长宁与周舒鱼已经熟悉好了,两个小丫头正坐在大厅里,宋长宁一见到纪衍诺立马扑了过去,“鹤轩哥哥。”

“头发怎么不绞干?”纪衍诺目光落在她的头发上,剑眉微蹙,月娘连忙说道,“小姑娘梳洗完就急着找公子。”说着拿起干净地帕子给她擦头发。

小姑娘乖乖地坐在椅子上,小脸白净,下巴尖尖的,整个人瘦了很多,看来一路上没少吃苦,头发刚擦干,月娘手巧地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瞬间灵动了不少。

苏祉延慢悠悠地走过来,这时桌子已经摆满了吃的,径自坐下后,给周舒鱼夹了一个包子,拍拍她的脑袋,说道,“吃吧。”

“苏祉延你以为我是小狗嘛!”周舒鱼不满地说道,还是将那个包子夹了起来。

苏祉延不可否认,正欲说正事,却被纪衍诺制止住了,四个人闷声将饭吃完,此时天已经大亮。

“你跟我过来,我有事要问你。”纪衍诺看着小姑娘冷声说道,宋长宁像是一个小尾巴一般跟着纪衍诺走了过去。

“你说这宋姑娘跟纪兄是什么关系?”苏祉延望着两个人的背影,总觉得怪怪的,虽然跟纪衍诺相识时间不长,但是大致了解了一些,纪衍诺这个人绝对不像是表面看起来那般温和清雅。

“宋姑娘说纪公子算是她的表哥,说是从家里溜出来玩,不下心被迷晕了。”周舒鱼方才闲着没事,套了小姑娘两句话,不得不说,这个小姑娘虽然机灵,却是一个十分单纯之人,一看就是被家里人保护的很好。

“表哥?”苏祉延摸着下巴,笑着说道,“最怕表哥和表妹的关系了。”

看着站在书房就一直低着头的小姑娘,纪衍诺问道,“说说吧,你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

“一个月前,我从家里溜出来,原本打算去外祖父家里,走到半路遇见了三……姨母。”看了一眼面前的少年,知道她不喜欢皇室中人,也知道他的尴尬身份,连忙改了称呼,“无意中知道姨母要南下,我就想跟着去,怕姨母不答应,我就偷偷地跟在后面,原本是走远了,让姨母没办法把我送回去,谁知道跟丢了,在客栈便被人迷晕,一觉醒来就被那些人抓了。”

“你消失这么久,家里面就没发现?”以唐凤初与宋寒修对她的宠爱,不应该不知道丢了,到现在他怎么就没有听到风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