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六十章

嫡女归 云舒 3282 2021-09-07 00:36

“玉儿,一会儿到了那边不要乱说话知道吗?”叶云裳拿起手中的手帕替叶金玉擦了擦嘴角,她真的很害怕以叶金玉的性格,一会儿在张氏面前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再引来什么祸端,现在在叶府根本就没有她们姐妹说话的权利。

在大理寺待了几天的叶金玉,突然明白了什么,但是在她的心里叶府就是她的家,对于张氏的到来,在她的认知里不过是一个外人,但是既然叶云裳这样嘱咐她了,她自然要听叶云裳的。

叶金玉抬头打量着眼前这个温柔可人的姐姐,这样善良的姐姐会是叶浮珣口中的那个笑里藏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吗?

“怎么?怎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叶云裳怜爱地看着叶金玉,只想她应该是在大牢里受了苦,心里对叶浮珣的恨又加深了,都是叶浮珣那个贱人的错,从她来了,她的嫡女之位,她的皇室之梦,通通破灭了!

“没什么。”叶金玉低头喝了一口粥,有些害怕地看着叶云裳眼里迸发出来的戾气,这样的叶云裳让她都感觉到陌生。

吃过饭后,叶云裳不敢耽误,把叶金玉打扮了一番,一身淡蓝色的纱衣,腰上系着一个蝴蝶结。简单的发髻上插着一支梅花小簪,长长的头发犹如黑色的瀑布一直垂到腰间,朴素而不失优雅。叶金玉不喜欢这样打扮,她觉得太过于素静了,她喜欢鲜艳的颜色,“姐姐,这……这太素静了吧,我不喜欢这样穿。”

“母亲喜欢。”叶云裳淡淡地说道,这句母亲让叶金玉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转而一想,才知道叶云裳说的是张氏。

“她算什么母亲。”算起来张氏也就比她们年长个十岁左右,让叶金玉叫母亲还真叫不出口。

“玉儿。”叶云裳轻声喝道,“现在张氏进了叶府的门,是父亲明媒正娶的妻子,她就是我们的母亲,我们也必须唤这个人为母亲。”现在她和叶金玉已经到了说亲的年龄,她的名誉已经没有了,想寻一个好人家是不可能的了,所以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叶金玉,她希望张氏能够给叶金玉找一个好的人家,这样她才能没有后顾之忧的去报仇!

“哦。”叶金玉见叶云裳脸色有些阴郁,也不在反驳她,低下头有些委屈地应着,两个人不一会儿便到了张氏的院子里,张氏身边的大丫鬟秋罗迎了出来,“见过二小姐,三小姐,夫人最近身子乏,正在休息,请二位小姐在前厅稍等。”这秋罗是张氏从张家带来的丫鬟,为人老练精明,深受张氏的器重,跟着张氏初来叶府,却已经把叶府摸了个七七八八,面对叶云裳不卑不亢。

叶云裳笑道,“有劳秋罗姐姐了。”一句秋罗姐姐也是让秋罗听得舒心通常,再一看三小姐,低着头虽然不说话,但依旧感受到了她对自己的不友好。

秋罗也不在意,转身走进了内室,不过她在门口停住了脚,转身藏在了墙角处,打量着叶金玉跟叶云裳,只见叶金玉脸上有些不耐烦,不时地看向内室的门口,而叶云裳一直端庄地坐在哪儿里,目不斜视,极其有耐心地等着。这叶二小姐还真是有耐心,说起这叶二小姐也不比嫁出去的叶大小姐差,只不过命不好,手段不够硬,被宸王妃逼到这个份上,声誉没有了,人也就毁了,这叶三小姐冲动鲁莽,缺乏叶二小姐的内敛和稳重,这种人没什么心机,倒可以好好利用。

“玉儿,好好坐着,别乱动。”叶云裳轻声提醒着有些坐不住的叶金玉。

“姐姐,明明是她叫我们来的,这会儿还让我们在这儿等,明摆着是欺负我们俩。我不等了!”说着叶金玉就要起身,她哪儿受过这样的气,唐婉在世时,从来不为难她们这是庶女,后来谢姨娘被扶正,她们俩在叶府那是说一不二,叶浮珣回府的时间里,她也没有受过这样的待遇。

“你给我坐下。”叶云裳低喝一声,“她是母亲,母亲让等,我们就得等,这是规矩。”

正说着张氏才从内室姗姗来迟,飘廖裙纱裹紧绸缎,显出玲珑剔透的诱人身姿。抹胸蓝蝶外衣遮挡白皙肌肤。周旁蓝色条纹,细看却现暗暗蓝光。晶莹剔透的倒坠耳环垂下,摇曳。散落肩旁的青丝用血红桔梗花的簪子挽起。斜插入流云似的乌发。薄施粉黛,秀眉如柳弯。额间轻点朱红,却似娇媚动人。慵懒之意毫不掩饰,缓步走入前厅。

叶云裳忙起身行礼,“女儿见过母亲。”

叶金玉也效仿着叶云裳对张氏行了一礼,张氏笑盈盈地招呼着二人坐下,而后说道,“最近不知道怎么了身子乏得狠,本来打算眯一会儿,吩咐了丫鬟提醒着我,谁知道一睡睡了好长时间,让你们久等了。”张氏也是一个有手段的人,当初嫁给将军时,整个将军府只有她一个正室,从未有过妾侍,就连一个通房也没有,她还曾辅佐夫君向朝廷献言,立下功劳,这样一个女人,说几句面子话,那可是手到擒来。

叶云裳笑笑,很有一个身为女儿的自觉,关心地说道,“母亲可有请大夫过来瞧瞧?”

“一点小毛病,不碍事的。”张氏不在乎地说道,转而又关心地问向叶金玉,“三小姐在牢里受苦了,这几天我一直对老爷说,三小姐一个姑娘家,在牢里这种男子都受不了的地方怎么能行,现在好了,圣上开恩,三小姐平安回来就好。”

这张氏还真会邀功,不想让叶金玉回来的,除了宸王府的那位,恐怕也就只剩下眼前这位了吧,叶金玉有些不适应地说道,“多谢母亲关心。”

“不知道母亲叫我们过来有什么事呢?”

“是这样的,我来府里也有一段时间了,听说之前一直是二小姐主持中馈,将府中打理得井井有条,前两天老爷一直跟我说,让我多跟二小姐学着点,要多帮衬着点二小姐,毕竟二小姐身子也比较群……”张氏这句话说得极其含蓄,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到了叶云裳的肚子上,虽然叶府对外界声称是张御医诊错了脉,叶云裳并没有怀孕,但是在外界看来,这有些欲盖弥彰。张氏的话,上叶云裳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她的目光像刀子一样扎在叶云裳的心里,别扭又低人一头的感觉,让叶云裳有些受不了,她只能忍着,因为现在的她,什么都没有只有叶府可以依附。

而今天的张氏明显是要她交出掌家之权。

“母亲谬赞了,女儿哪儿里会管家啊,只不过是母亲没有来,不让家里太过于杂乱而已,女儿还想着等母亲来了,可把这累人的活给接过去吧。”叶云裳巧笑道,接而说道,“一会儿女儿便让丫鬟把印章给母亲送来。”

张氏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叶云裳还真是有几分眼力劲,见自己的目的到达了,张氏又说了一会儿客套话,便说自己身子乏了,让丫鬟把叶云裳姐妹二人送了出去。

“你觉得这叶云裳姐妹怎么样啊。”叶云裳二人走后,张氏由秋罗扶着走进了内室,向自己的心腹询问着这两姐妹的印象。

“以奴婢只见,这两姐妹跟宸王妃是没法比,三小姐性子莽撞,有些嚣张跋扈,不过从大理寺回来后,脾气也收敛了不少,至于这二小姐嘛,是个聪明人,有有些心机和手段,若是能够真心站在夫人这一边,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只不过就怕这二小姐笑里藏刀,心不在夫人这儿。”秋罗说道。

“果真还是你这个丫头看得明白。”张氏笑着点了一下秋罗的脑袋,既然她来到了叶府,那么她就是叶府的主子,叶云裳若是安安稳稳,本本分分,她也没那个心力去对付她,若是她敢有小心思,她定让叶云裳吃不了兜着走。

“姐姐,你怎么能把掌家的权利就这么给她了呢。”出了张氏的院子,叶金玉有些不解地问道,若是叶云裳掌家,她就不用看那个女人的脸色。

“玉儿,她现在是叶府的正夫人,主持中馈是早晚的事,而我们两个要在她的手下讨生活,必须博得她的欢心,再者你快到了成亲的年龄,这说亲之事都掌握在她的手里更别提这掌家之权了。”叶云裳语重心长地说道,“这儿女的婚事向来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姐姐别的不求,只求你能有一个好的归宿。”

叶金玉眼里含着泪看着眼前的人,心里说不出来的酸楚,现在她才发现,她们贵为丞相之女,却有着身不由己。

“所以,从现在起,在叶府唯一能够让自己生活舒服的方法就是讨好张氏,明白吗?”其实叶云裳也不想对叶金玉说这些,但是她已经没有能力去保护叶金玉里,她必须让叶金玉学会如何自保,而不是像以前她在后面给叶金玉收拾烂摊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