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683章 路遇老汉

嫡女归 云舒 2527 2021-09-07 00:36

“怎么?”纪衍诺睇她一眼,“担心爷护不了你?”

“这倒不是,”叶浮珣忙摇头,“老爷您英明神武,在您身边妾身一点儿也不怕。

只是,这样担心被人刺杀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如果妾身能够自保的话,多少可以减轻老爷您的负担。”

语落,就见纪衍诺骤地靠近,将她的手腕紧紧攥住。

叶浮珣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想要推他,另外一只手抵在了纪衍诺的胸前,整个人又再度被纪衍诺的气息笼罩。

色狼色狼色狼!

她心里慌了一瞬,再次感觉到空气被人夺走似的红了脸。

接着就感觉到纪衍诺的指腹在她的手腕间婆娑,整个人似乎在凝眸思索:“你的根骨虽然不算太差,但现在这个年纪要练拳脚功夫太晚了。”

什么?

他就这么给她把个脉,就能摸出根骨好不好?

说笑呢吧?

想是被叶浮珣质疑的神色闹得不爽,纪衍诺陡然将她放开,拍拍手似是嫌弃她脏一样,坐回位置上抱胸道:“你这根骨就算怎么练,也练不来高深的功夫,别想了。”

“妾身又没有想着要飞檐走壁。”叶浮珣将手收到背后,分明是这大魔头摸她,还一副他被玷污了的模样!

“妾身不过想强身健体罢了。”

穿过来一段时间,这副身子的情况她大抵清楚。

真的是走上两百米都能喘那种。

其实她已经将锻炼身体的做法提上日程,每天都会在云锦阁跑跑步拉拉筋,做做柔软体操。

但要把身体练强健了,还是得日复一日坚持下去才能有成效。

“如果只是强身健体的话,倒也不难。”纪衍诺随口接了一句,“等回头爷有空了,教你一套方法。”

“那妾身先谢过老爷了。”叶浮珣只当这是纪衍诺的客套话,并没有往心里去。

马车又行进了大半日。

约莫在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徐安过来报禀情况。

“老爷,咱们前方是一个叫做大桐的镇子,若然不在这个镇子留宿的话,再往前走估摸要到夜深了才能抵达下一个城镇。”徐公公的声音从车帘外传来。

“恐怕彼时城镇已然关了城门,就进不去了。”

纪衍诺应道:“那便在大桐镇歇脚罢。”

“是的,老爷。”

叶浮珣这厢听了,那厢便掀开了对侧的车帘,朝小雨招了招手:“小雨,咱们在大桐镇有没有宅子?”

纪衍诺抽了抽嘴角,默默地移开了眼。

小雨在外头利落地翻着小簿子,不多时点着其中一页高兴道:“夫人,您看!咱们在大桐镇也有一处宅子,就在镇上的河东街上!”

“老爷,”叶浮珣忙转身看向纪衍诺,恭顺问道,“今儿个咱们是住客栈,还是住妾身在大桐镇的宅子?”

她没有炫富的意思,不过是既然正好路过,就巡视下自家产业罢了。

纪衍诺斜睨她一眼:“你要替爷省钱,爷自然没意见。”

马车徐徐进了大桐镇。

虽说只是个镇子,但道路宽敞干净,街道两侧店铺林立,往来行走的人们也很是不少。

叶浮珣悄悄掀开帘子往外打量,看得正有兴致,就听小雨激动地指着一处酒楼道:“夫人,那家豪客来是您名下的!”

小雨手里捧着簿子,不时张望,眼底尽是兴奋。

“咦?那边的金银楼也是咱的!”

叶浮珣掩面,默默地掩上车帘。

就有点,丢人。

别说那外头的姑娘是她的人。

纪衍诺似笑非笑睇她一眼。

忽地,马车骤然刹住,外头传来了阵阵闹嚷声。

“怎么了?”纪衍诺凝了神色,开口问道。

外头传来徐公公的声音:“老爷,有个老汉跌倒在咱们马车前,奴才这就过去仔细瞧瞧。”

马车咻的停下来,一位老汉倒在离马车不远的地面上,这老汉是被人从一侧推出来而踉跄倒在地上的。

老汉面色苍白,躺在地上痛苦的嗷嗷直叫,引来不少百姓的围观,这时街旁医堂门前站着的两名伙计,指着老汉骂道:“没钱就不要来医堂看病,走走走!”

老汉艰难的爬起来对着医堂磕头:“药钱能赊账吗,可以先帮我把病治了,待我治好了,

定会去赚钱还债。”

伙计横眉竖目:“你这老头好会说话!上月在我们医堂欠的药钱还没还上,这回又来赖着要开药,你当我们医堂的人是傻子不成?还不了上月欠的钱,就别来我们医堂看诊!”

言罢,气咻咻地转身回了去。

老汉见状,趴在地上呜呜直哭:“我这病症没治好,东家不让我去上工,哪里来的钱?这家里头还有个老太婆和孙子等着银两过日子,该怎么办哪……”

围观众人心生同情,不由唏嘘。

可这世情就这么个理儿,饶是再可怜,再让人同情,大家日子都是不易,谁也帮不上谁。

徐公公大致摸清了情况,朝前头的侍卫递了个眼色,摆手让他去处理老汉的事。

侍卫得了令,上前去扶那老汉:“老汉您先起来,您这挡在路上,我们的马车过不去了。”

老汉觑了眼他们的马车,自知得罪不起,紧张地拉着侍卫的手,站起身。

侍卫正欲掏些碎银子打发老汉,哪知老汉忽地口吐白沫,眼睛一翻就厥了过去。

这下把四周的百姓给惊了起来。

“这老汉莫不是中毒了?”

“口吐白沫,那可是中毒必死之兆!”

“老天,这究竟是哪里来的马车,老汉不过是挡着会儿道,又赖着不肯走,怎生就把人给毒死了?”

“实在是太过分了,咱们报官去!”

“报什么报?”气愤填膺那人被人揪住,“你没看这马车,里头的人定是非富即贵,你这去报官,回头蹲牢子的人不定就是你!”

“哎哟喂!这都什么事……”

四下响起群众们的议论声,引来了更多围观的人,几乎将道路堵得水泄不通。

“外头怎么了?”

纪衍诺见马车这么久都不曾前行,且外面愈发闹嚷得厉害,不由再度开口询问。

徐安快步走到车帘前,抹了一把额前的汗,将事由讲了一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