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548章 册封大典

嫡女归 云舒 2393 2021-09-07 00:36

这几位大臣见纪衍诺坐到这个份上,纷纷憋了一口气,不满离开。

这边朝堂上发生的事,后宫中西洛便知晓了。

西洛来到殿中,见叶浮珣正躺在贵妃椅上吃着别国进贡的冬枣,不禁说出了今日朝堂之事。

“娘娘可知今日朝堂上发生了何事?”西洛故作神秘。

闻言,叶浮珣挑眉看了过去,顺着西洛的话问着:“发生了何事?”

叶浮珣边问,手中的冬枣便也到了口中。

她向来不是好吃食的人,但这冬枣难得鲜甜,且的确已经好久不曾吃过,是以这才蹲吃了几颗。

西洛见叶浮珣一颗接着一颗的停不下来,慌忙拦住了叶浮珣的动作,便就是之前说的话也顾不上了。

“娘娘您莫要多食了这冬枣,食多了可是会腹泻的。”西洛连忙说着,边说边摁住了叶浮珣的手,另一只手忙将呈着冬枣的琉璃盏拿走,一副唯恐叶浮珣再食的面色。

叶浮珣见此,不由发笑:“好好好,我不吃便是了,你拿来作甚。”

叶浮珣她自己就是个医者,自然知道不可多吃,只是这吃了一颗就想接着下一颗的吃。

片刻后,西洛见叶浮珣果真不再吃后,这才松懈下来,说起了先前所说之事:“今日在朝堂上,许多位大臣进言逼着陛下纳妃呢,您猜猜陛下如何说的?”

“如何说的关我什么事?”

叶浮珣故作不在乎之态,心中却是好奇的紧,纪衍诺是如何与大臣说此事。

西洛一看叶浮珣面色,便知她好奇,旋即捂嘴偷笑,叶浮珣见此,不由微微吃味。

这些大臣真不知道怎么想的,为何皇帝便要纳妃呢?

她与纪衍诺之间已经有了纪若白,为何还要说那些什么开枝散叶之话,叶浮珣身为思想开放的现代人,着实理解不了这些大臣的想法。

西洛见叶浮珣吃味,笑道:“陛下可是一口便回绝了那些大臣呢,依奴婢看来,陛下的心中只有娘娘您一人,那心呐,也是再也装不下胖的人了。”

西洛跟在叶浮珣身边已有多年,是以叶浮珣听着她略微打趣的话,不仅不会治罪,反而觉得听了后,心中流淌过一丝暖意。

在当天夜里,纪衍诺在御书房处理完政事之后,便直接来到椒丰殿。

身旁的太监见纪衍诺的动作,便知这位新帝,是又要去淑丰殿宠幸这位皇后娘娘了。

在这太监心中,叶浮珣就是一个极有手段的存在,不然也不会将纪衍诺抓的这般死死的。

大臣们三番五次的言纪衍诺纳妃,都被前者回绝了过去,这若不是叶浮珣抓的紧,一个帝王,又是一男子,怎会没有纳妃之心呢。

纪衍诺一路来到淑丰殿,进去后一眼便看到了正坐在梳妆镜前梳发的叶浮珣。

纪衍诺上前拿过了木梳,认真梳着手中的发。

那神情仿佛梳的不是头发,而是什么珍贵的宝物一般。

西洛在一侧看得,是直发笑,也忠心为纪衍诺能为叶浮珣放下身份做这些事情而开心。

叶浮珣的乌发保养的极好,不曾打结,纪衍诺一梳便梳到了尾。

“如今你已经在这淑丰殿住了多日,还是不想去凤鸾殿?”纪衍诺今夜来的目的,就是想要劝说叶浮珣去凤鸾殿住。

那些大臣总是拿着后宫不可空虚的话来说,无非就是见叶浮珣还没有搬进凤鸾殿,没有正式册封为后,是以觉得他不想让叶浮珣坐这个位置。

叶浮珣闻言,想也没想便点头了。

叶浮珣答应的这么快,纪衍诺也是愣了一瞬,旋即欣喜笑道:“既然你答应了,明日的你便搬过去,过几日朕便让国师挑个好日子行册封大典。”

纪衍诺委实高兴,他忍不住弯下身子抱了抱叶浮珣,二人亲密模样,若是让旁人看了,直叫羡慕。

叶浮珣之前没有答应,那是因为与纪衍诺只见有隔阂,如今误会都解除了,二人感情又升温,她自然也不会再拒绝。

竖日一早,纪衍诺便命太监宫女们开始搬东西去凤鸾殿,虽说凤鸾殿中什么都不缺少,可这里面的东西,也是叶浮珣用习惯了的,自然纪衍诺不会轻易丢弃。

过后,纪衍诺找到了国师,并挑选好了一日子,便着手让女官准备册封大典。

册封大典于一个月后进行,这期间制衣司的绣娘们可谓是日日赶工,最后终于在大典前三天将凤袍绣好。

三日后,叶浮珣身着正红色的灯凤袍,一步步踏上阶梯,朝着最顶端的纪衍诺走去。

随着叶浮珣走动的动作,凤袍上金丝绣的凤凰也显露了出来,那些跪在地的大臣偷偷瞄后,不动声色的重新底下头。

片刻后,叶浮珣来到纪衍诺旁边。

纪衍诺勾唇笑着,深邃的黑眸紧紧盯着叶浮珣,这一刻他的眼中没有旁人身影,只有叶浮珣一人。

“从今往后,顾氏便就是朕的皇后了!诸位爱卿见到皇后,便如同见到朕一般恭敬!”纪衍诺转头看向大臣们,旋即说着重视叶浮珣的话。

大臣们相继看着其他大臣,这一刻没有人反驳纪衍诺的话,纷纷齐齐道:“臣参见皇后娘娘!”

叶浮珣看着底下黑压压跪着的人,抬手沉声:“平身。”

册封大典结束后,叶浮珣入住凤鸾殿。各个宫殿一路送着皇上御赐的东西到凤鸾殿

夜晚,叶浮珣在凤鸾殿的寝宫里着这皇后的服装,坐于暖玉床榻上,片刻,歪了歪脑袋,浅声说道:“这凤冠有点重了。”语气颇为无奈。

“娘娘且在忍耐片刻,金銮殿那便传来话了,一刻钟后到。”西洛抬首,也只匆匆瞧了眼便低下了眸,宫中规矩森严,当宫女的自然不得瞧主子的容貌。

“不过本宫甘之若饴。”叶浮珣听了西洛的话,眸子含了抹笑,语气中全然是幸福,这话便是接了前面那句话,旁人听了好不羡煞。

他未曾找回记忆,却依旧爱着自己,叶浮珣只觉得自己幸运且幸福,他们之间有过坎坷,有过隔阂,可现在应当是雨过天晴了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