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五十八章

嫡女归 云舒 3410 2021-09-07 00:36

“你……”谢贵人气得发抖,在这宫中还没有敢如此对她说话,“叶浮珣你太嚣张了,竟敢如此对本宫说话,今天本宫说不给你点教训,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说着扬声喝道,“来人!叶浮珣以下犯上,拉出去打她十大板!”

第五十八章

“谁这么大的口气竟然要杖打本王的王妃。”一道低沉阴冷的声音传来,宋寒濯一身玄衣负手而立,冷冷地看着谢贵人,走到叶浮珣身边,低头斥道,“怎么那么笨,被人欺负。”伸手接过叶浮珣手里的匕首,笑道,“这可是先皇赐的龙腾匕首,你却拿它来宰个畜牲。”

这可是先皇赐的,杀只皇帝赐的狗怎么了。

谢贵人没想到这个时候宋寒濯会来,气焰小了不少,有些不敢对上宋寒濯那双阴鸷的眸子,“就算她是宸王未来的王妃,但如此顶撞本宫,以下犯上,目无尊长,也该罚。”

听了谢贵人的话,宋寒濯轻笑一声,淡淡地说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说本王的王妃以下犯上!”

谢贵人早就听说了宋寒冥的嚣张跋扈,但没有想到在众目睽睽之下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留,看着周围众贵女,谢贵人一股耻辱之感涌上心头,脑子一热说道,“本宫可是圣上亲封的贵人,论辈分宸王见了本宫也是要行晚辈礼的,更何况叶浮珣一个丞相之女,如此嚣张,本宫打她十大板又如何……啊”谢贵人话还没有说完,宋寒濯腰间的鞭子已经出手了,狠狠地抽到了谢贵人的身上,反手又是一鞭子,抽落了谢贵人满头的珠宝,吓得谢诗宁和谢诗念谁也不敢向前,叶云裳看着宋寒濯的眼睛,心里一寒,她在宋寒濯的眼里看到了杀机,趁众人不注意,悄悄退了出去,朝皇上的宫殿跑去。

谢贵人狼狈地躺在地上,见宋寒濯浑身的戾气,咽了一下口水,说道,“你敢殴打本宫,皇上是不会放过你的!”

“呵,本王还真想看看父皇是如何不放过本王的。”说着又是几鞭子抽在了谢贵人的背上,疼得她差点背过气去。

宋寒濯是习武之人,用力自然不会小,几鞭子下去谢贵人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嚣张,披头散发地躺在地上,身上满是血痕还有一鞭子抽到了谢贵人的脸上,血肉模糊。只能哀吟,一旁的贵女们看得心惊胆战,这哪儿里还有半点一朝贵人的模样,心里对宋寒濯倾慕的贵女们现在对宋寒濯只有恐惧,以前只听说过,宸王宋寒濯如何凶狠残暴,她们只当那是谣言,今日见宸王怒发冲冠为红颜,鞭打贵人手下丝毫不留情,对叶浮珣是羡慕,对宋寒濯是实打实地恐惧。

“三哥,出出气便可以了。”秦王宋寒冥见火候差不多了,便上前劝道,反正谢贵人也是咎由自取,让他这个古怪的三哥教训教训也好,“打死了,父皇那边不好交代。”

宋寒濯收回鞭子,扔给一旁的云厉,看地上的谢贵人如同蝼蚁一般,他好久没有打过女人了,上一次是为了越贵妃,这一次是为了叶浮珣。

“看在秦王的面子上,暂且饶你一命。”

“哟,这是怎么回事啊?。”玄康帝身边的心腹太监陈公公急忙忙地赶来,叶云裳去找玄康帝来救援,没想到连面都没有见到,只让一个小公公进去通报了一声,说明了情况,玄康帝知道此事后,竟然只放下笔叹了一口气,便派陈公公来看看情况。陈公公大老远地就看见宸王宋寒濯和秦王宋寒冥,忙迈着碎步走上前,“老奴见过宸王殿下,见过秦王殿下。”

“陈公公……”本来躺在地上毫无生息的谢贵人一看到陈公公以为是救兵到了,忙爬到陈公公脚边,丝毫没了平时的高贵,哭道,“陈公公,我要见陛下。”

陈公公低身拨开谢贵人的手,说道,“皇上这几日国事繁忙,不准任何人来打扰。”听了陈公公的话,谢贵人疯魔般地拉着陈公公,说道,“不会的,不会的,圣上不会这么对我……”陈公公挣脱来谢贵人的手,转而对一旁的宫女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谢贵人给扶回宫里去休息!”

一旁的宫女被陈公公这么一吼,才颤抖地把失魂落魄的谢贵人从地上扶了起来,架着往宫里走。

陈公公对宋寒濯恭敬地说道,“殿下何必为这件小事生气,若是气坏了身子,圣上又要为您担忧了。”

“让父皇担忧了,改日本王定会亲自向父皇请罪。”

在场的所有人可都看明白了,这皇上还真是宠宸王殿下,这件事就这么算了,而且宸王殿下请罪的理由还不是殴打他老爹的妃子,而是让他老爹担忧……

陈公公笑着回了几句,转而看见宋寒濯身侧的叶浮珣,忙行礼问道,“这位便是未来的宸王妃。”

“公公安好。”

“折煞老奴了。”陈公公手里的拂尘一挥,忙笑道,“老奴素闻叶大小姐才貌双全,如今一见果真名不虚传,和宸王殿下可真是良才女貌,远远一看便是一对金童玉女啊。”陈公公不愧是宫中老人,这马屁拍的就是准确,果真某个王爷听说他和叶浮珣是天生一对,脸色立马缓和了不少。

送走了陈公公,贵女和贵公子也没有了雅兴,纷纷找借口离开。好戏都已经演完了,秦王带着随从离开了。

“谢二小姐等一下。”欺负了他的妹妹,就想要溜之大吉,没那么容易。谢诗念一听叶浮珣叫她,颤颤地转过身露出一张比哭还难看的脸,““叶大小姐可还有事情?””

“当然有,这狗虽然是谢贵人的,不过没有看住这狗,让它伤了我的璃儿,谢二小姐是不是缺一声道歉?我可是听说谢家家教森严啊。”

谢诗念就算再不想道歉,一双眼睛对上宋寒濯,又想到了刚才谢贵人的下场,心里一颤,“叶四小姐,是我的疏忽,没有看好小乖,伤到了你,请你原谅。”

“还有,伤了璃儿这诊费和养伤费,谢二小姐是不是也得承担啊。”叶浮珣笑眯眯地看着谢诗念,让其心里升起寒意,忙点头说,“是。”

“果真谢二小姐还真是通情达理啊,改日我会让丫鬟去府上拿赔偿。”

现在谢氏姐妹才知道自己有多蠢,不仅没有出气,反而还害了自己的姑姑,这下回去可怎么交代。

看着叶玿璃血肉模糊的胳膊,叶浮珣一阵心疼,把她拉到凉亭里,心疼地说道,“你就傻站着让她们欺负?”

见叶玿璃低头不语,叶浮珣叹了一口气,问道,“怎么不说话?伤口可还疼。”转而见青若还没有来,便皱眉说,“这青若怎么还没有回来。”

叶玿璃苍白着一张脸,愧疚地说道,“姐姐对不起,璃儿又给你闯祸了。”

“说什么傻话,你是我妹妹啊。”叶浮珣轻拍她的手,霸气地说道,“以后谁要是在欺负你,直接换回去,天塌了,由姐姐给你顶着。”

此时从亭外走进一位器宇轩昂的男子,对坐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宋寒濯行一礼,“末将见过宸王殿下。”

宋寒濯一抬头见此人是董义将军之子董凌信,眸子一收,问道,“董副将有何事啊?”

“来送药。”说着董凌信从怀中掏出一个白色瓷瓶说道,“叶四小姐让狗给咬了,若不及时处理,恐怕会感染伤口,末将这儿正好有一瓶玉散,可以消毒解热。或许可以帮到叶四小姐。”

叶浮珣打量着董凌信,印象中,上一世董凌信没有娶妻,但听说其人品不错,今日一见果真是一身正气,刚正不阿啊。一旁的轻云接过药瓶,打开洒在叶玿璃的伤口之处,痛得叶玿璃冷吸一口气,抬起一双红通通的眼睛,羞怯地看向董凌信,轻声说道,“多谢董公子。”

“叶四小姐客气啦。”董凌信爽朗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给人一种阳光之感,““叶将军曾对家父有救命之恩,今日之小事,叶四小姐不必挂在心上。”

他一进来便看见叶玿璃捂着胳膊敢怒不敢言,委屈的模样像只小兔子,整个过程他都看在眼里,或许许多人都欣赏叶大小姐的杀伐果断,不知为何,他倒是觉得这软软嫩嫩的叶四小姐,更是忧见可怜,更何况还是救命恩人之女。

叶玿璃苍白的脸色终于有了一抹红晕,羞怯地低下头,不在看董凌信,叶浮珣一双琉璃眸在两个人之间转了一圈,轻轻勾唇,看来她这个红娘倒是牵对线了。

这是青若才带着御医姗姗来迟,不过这青若来得倒是时候,若是早些来,叶浮珣还看不到这满是红泡泡的一幕。

某个王爷终于受不了自家王妃那双眼睛一直在别的男人身上打转,大手一领,将某个坏主意的女子领了起来。

“喂……宋寒濯……”见某个有些吃醋的王爷不理他,便朝董凌信喊道,“麻烦董副将将舍妹送回府啊。”

董凌信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宸王殿下和自家王妃的相处模式,这对夫妻好有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