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679章 祁安之案

嫡女归 云舒 2547 2021-09-07 00:36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下午快接近傍晚的时分。

发现怀里的抱枕不知道什么时候垫在了头下,人也躺了下来,身上还搭了一张薄毯子。

估计是半途停车歇脚,小雨上来帮她弄的。

叶浮珣悄悄地瞄了眼纪衍诺。

不知道纪大魔头会不会介意她在车厢睡觉?

这一路长途跋涉,若是时时刻刻都坐在车厢里,她会无聊到长霉。

纪衍诺还在看那一本厚厚的公文。

叶浮珣发现他似乎只带了这么一本公文,莫非是因为出门走得太急?

胡思乱想中,就见纪衍诺把手里公文往桌上一放,似笑非笑地睇她一眼。

“叶良娣睡好了?”

叶浮珣忙坐了起来:“托殿下的福,妾身不小心睡过去了。”

她手脚利落地替纪衍诺斟了杯茶递了过去:“殿下您累不累,要不要也躺下休息会儿?”

纪衍诺喝口茶,凉凉道:“不必。”

“殿下,”叶浮珣又小心翼翼问,“妾身坐车坐得累了,偶尔躺下歇会儿,您介不介意?”

为了接下来几天的幸福生活,先咨询下大魔头的意见。

“刚才叶良娣打呼噜的时候,可没有问本宫介不介意,”纪衍诺双手抱胸,“这会儿才问,会不会太迟?”

她、打、呼噜?

不可能!

她明明是个睡相非常好的姑娘!

“妾身这不是一不小心睡着了,醒来了才想着向殿下你赔个不是么?”

纪衍诺又嗤了一声:“本宫又岂是那小气之人。”

叶浮珣举起大拇指:“妾身就知道殿下您心怀天下,哪有什么容不下的?妾身在此谢谢殿下的宽容。”

接下来的路途,她可以可着劲儿瞌睡了!

“殿下,”叶浮珣坐直了身,好奇地瞄了瞄纪衍诺手里的公文,“咱们这一趟去渚安,具体是要办什么事儿?可有需要妾身出力的地方?”

纪衍诺抿着茶,看她一眼才慢悠悠道:“这次渚安之行,是太后娘娘的安排。”

“让本宫去渚安,审一个案子。”

对此事是太后安排叶浮珣并不算太过诧异,毕竟能让纪衍诺带上她出门,又提及旅游什么的,除了太后之言不做他想。

只是,却料不到是去审案。

“是什么重大的冤案吗?”

要派纪衍诺这样的大咖去解决的问题,定是了不得的大问题。

纪衍诺摇头,把手里的公文往叶浮珣手里一塞:“你要是感兴趣,也可以看看。”

叶浮珣接过公文,定睛仔细的看了起来。

“戴……松?”公文上头首先提及的就是犯人的名字,“渚安州郡下祁安县县令戴松?”

这个名字,怎么恁地熟悉?

她心中闪过狐疑,又飞快地看了下去。

“戴松因断案错误导致庞府老夫人因腿病被锯掉双腿,庞家人道渚安州郡击鼓鸣冤,状告戴松判案不公,草菅人命……”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待叶浮珣看完公文概述,已经是一炷香后。

她合上了公文,眉头皱得紧紧的。

戴松究竟是什么人?

为什么她会觉得这么眼熟?

“叶良娣,你怎么看?”

叶浮珣的思绪被纪衍诺的话打断了,抬头道:“殿下,妾身觉得此案有蹊跷。”

“把你的想法说来听听。”纪衍诺神情悠闲的说道。

叶浮珣继续道:“戴松被告起因应是月前祁安县判他的那出案子。”

在祁安县,庞府是当地颇有地位的人家,庞府老太的腿一直有老寒腿的毛病,一到秋冬日,她的老寒腿便发作得更加厉害,时常让老人家夜里无法好眠。

然而这病难治,庞府向来是请祁安县平安堂的白老大夫看诊。

白老大夫在祁安县当地是有名的老大夫,医术甚是了得。

对庞老太的老寒腿,白老大夫除了日常开些药剂,并且随诊时替庞老太针灸减轻痛楚外,亦没有更多的办法。

只是他到底手法了得,至少能让庞老太的症状减缓许多。

治是治不好的,能缓解痛楚已经是不错。

可哪知一个多月前,庞府突然去县衙击了鸣冤鼓,状告白老大夫对庞老太的老寒腿医治不当,导致庞老太的老寒腿耽误了治疗的最佳时机。

“这庞府的人状告平安堂时,说庞老太的老寒腿根本不是老寒腿,而是中了毒。”

叶浮珣看着公文上的描述,摇头不解,“殿下,您说庞老太这老寒腿都已经有十年之久,若然真是中了毒,怎会到了今天才发现?”

纪衍诺没有说话,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叶浮珣点点头。

“说回戴县令对这个案子的处理方法,”她道,“祁安县里有四家著名的医堂,除了平安堂外,另外还有三家医堂。

戴县令请来另外三家医堂的大夫,去给庞老太查看老寒腿。三位老大夫的看法均一致,与白老大夫的诊断一模一样。”

是以戴松认为庞府关于庞老太的老寒腿是中毒并无依据,判定庞府状告败诉,了结了案子。

“妾身觉得戴县令的做法没有什么问题。既然四大医堂的大夫看法一致,没有人认为庞老太的老寒腿有中毒迹象,他判庞府状告败诉理所当然。”

然而,她转而又道,“奇就奇怪在,在这个案件结案后不过短短十天时间,庞老太的腿又发作了。

庞府得罪了平安堂,另外三大药堂也没有大夫敢上门去给庞老太看诊,只能赶去隔壁县城请了大夫去给庞老太看。”

不想这一耽搁,等隔壁县城的大夫赶过来时,庞老太已经疼晕了过去。

经过查验,那大夫认为庞老太的腿是中了毒,若是不尽快将腿锯掉,怕是会危及生命。

庞府众人这下是彻底慌了神。

为了救庞老太的命,再三思忖下只能同意将老太的腿锯掉,才勉强保住了庞老太。

只是这么一折腾,庞老太的身子更是大不如前,躺在床上奄奄一息,苦不堪言。

“庞府人一怒之下,就到渚安州郡击鼓鸣冤,状告戴县令判案不公,草菅人命。”叶浮珣叹了口气,“庞老太亦是可怜人。”

一大把年纪得了老寒腿就够遭罪了,结果还是中了毒,腿给没了。

下半辈子怕是更难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