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642章 一股独特的味道

嫡女归 云舒 2601 2021-09-07 00:36

“这……”徐安从未听说过点心,但叶浮珣举起手,他就闻到了一股独特的味道。

殿下从不吃来历不明的东西。

这东西就算送进去,怕是殿下也不会吃啊。

可刚才,他给殿下禀报叶浮珣求见时,殿下的反应与平时旁的嫔妾求见,似乎又有一点点不同。

平日里听闻嫔妾求见,殿下都是头也不抬地丢他一句“不见”。

但这一次,殿下却是看了他一眼,又想了一会儿,才道说:“本宫很闲?让她回去。”

瞧瞧,这就是区别。

虽然结果都一样,但自认身为最懂殿下的徐安就是知道,叶浮珣对殿下来说,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同。

说不定这从没听过的东西,殿下会试试?

思及此,徐安便接过叶浮珣手里的食盒,转身进了书房。

叶浮珣有些惋惜。

送点心过来,本想着借机跟纪衍诺提个要求,给她身边安排两个有功夫的侍卫。

结果人没见着,要求也提不了了。

就觉得,有点不甘心。

她在长廊上踌躇片刻,终是转身往回走。

等下次有机会见着,再说吧。

按说在太子府里,应该不会有人明目张胆地拿飞刀射她。

走了不过小半截路,后头就传来了徐安着急的呼唤声:“叶浮珣且留步!”

叶浮珣顿足,眼睛骤然闪过期待,转身往回走去:“徐公公,可是还有旁的事?”

“叶浮珣,殿下有请。”徐安顺了口气,满面笑意地躬身道。

他就说了,殿下对叶浮珣是不一样的。

那味道闻着怪怪的,叫做点心的茶水一送进去,殿下就同意见叶浮珣了。

说来也是叶浮珣有本事。

后院嫔妾不是没有往前院书房送过点心吃食,可殿下哪次不是眼睛都不抬一下就赏下去了。

叶浮珣这点心,厉就厉害在,殿下都还没瞧上一眼呢,就闻到那股特殊的味儿了!

这不,好奇心一下就被勾了起来,叶浮珣也就顺顺当当地见上殿下了。

叶浮珣小步往前在纪衍诺面前站定:“妾身怕殿下不习惯点心的味道,特意准备了三种口味的。”

“这第一种加了奶和糖,第二种仅加了奶,”她的手指向第三种,“这种是纯的,没有额外加东西。”

纪衍诺蹙眉:“是什么?”

“这点心是用豆研磨成粉,然后熬煮而成。”叶浮珣解释,“其作用可提神醒脑,特别适合殿下您用。”

“您尝尝?”

叶浮珣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写满期待。

彼时纪衍诺确实处理了一上午的事务,连午歇都没有时间,正觉太阳穴闷闷发疼。

他端起最右侧的点心放到鼻尖轻嗅了嗅,正打算喝,就听叶浮珣低声呼唤:“殿下,这种是纯点心,味道可能会比较苦。要不您先试试加了奶和糖的?”

纪衍诺嗤地睇了她一眼,抿了口点心,眸色微动。

确实,苦了点。

然而待撞上叶浮珣那担心的眼时,他又吃了一大口,才将点心放到一旁:“说吧,你来本宫这究竟是什么事?”

叶浮珣露出完美的八颗齿笑容:“殿下,您先试试另外两种口味的点心可还喜欢?”

纪衍诺觑她一眼,本想拒绝,但口齿中却泛着刚才吃完点心后的留香,搭在案桌上的手不自觉地端起另外一种点心,小口地嘬了嘬。

叶浮珣送来的点心是用茶杯装盛,分量并不大。

见纪衍诺不抗拒点心,她心中微喜,开口言明来意:“妾身此番前来,实是为了谢谢殿下安排常嬷嬷去云锦阁做事。”

“只殿下您也知道,那日在府外,妾身差点遭受飞刀袭击,是以妾身想厚颜再向您求两个功夫好的侍卫……”

纪衍诺黑眸半眯。

他就知道,这女人的胆子比谁都要肥。

说是来谢恩,其实是嫌他给的人少,来要人的。

竟然还敢挑三拣四。

竟然还敢提要求。

叶浮珣被盯得停下了嘴,怯生生地伸出一根手指:“若是您身边人手不足,给妾身拨一个侍卫也是成的……”

他身边人手不足?

纪衍诺低嗤了一声。

瞧瞧这都说的什么话。

胆敢小看他。

“徐安。”纪衍诺叩着桌子,“再拨两名功夫好的去云锦阁守护。”

叶浮珣眼睛一亮:“妾身谢谢殿下!殿下您真是豪爽大方!”

“给你两个人就豪爽大方,”

纪衍诺冷笑一声,不自觉地将第三种点心放到嘴边,凉凉道,“那若是本宫只给你一个人,在你嘴里是不是就小气了?”

“怎么会?”叶浮珣的头摇得像拨浪鼓,眼底写满真诚,“若是殿下只能给妾身安排一个人,那一定是因为殿下人手不够。

妾身身为太子府的叶浮珣,自当与殿下同进退,怎么会认为殿下小气?殿下又不是一个人都不给妾身。”

纪衍诺嘴角抽了抽。

他真是看奏章看昏眼了才与叶浮珣讨论这些没意义的事情。

将空了的茶杯放置一旁,纪衍诺双臂抱胸:“如果没有别的事,叶浮珣可以退下了。”

“是!”

回应他的声音响亮又清脆,莫名让他觉得碍耳。

然而来不及发怒,某个得了便宜的女人就像后面有狗追一样,滋溜就出了书房。

嗤。

女人。

叶浮珣乐滋滋地回了云锦阁。

有人在四周随时待命保护她,她就可以安枕无忧了。

不过短短数日,常嬷嬷就将云锦阁上下都打理得相当出色。

院子里的婢女们一改散漫的姿态,各个瞧着精神抖擞,精气神比往常好上许多。

小雨体会最是深刻:“小主,您不知道,往常院子里扫洒的婢女最是会偷懒,咱们在的时候就挽起手干活。

咱们转身一离开,立即就停了手中活计,聊天的聊天,做自己事情的做自己事情。奴婢都快愁死了。”

她虽然是叶浮珣最信任的大丫鬟,可到底刚进府不久,加上叶浮珣的位份又不高,下人们自是看人下菜碟。

明面上对小雨恭敬,实际上根本是阳奉阴违。

“常嬷嬷来了后,花了一个上午时间把咱们云锦阁的规矩定好了。隔日又罚了两个明知故犯的婢女,这才几天下来,奴婢看她们一个二个都乖觉了,做事利索多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