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六十章

嫡女归 云舒 3460 2021-09-07 00:36

纪衍诺又探了一下他的脉,“断尽散出自祝家,你是得罪了祝家人,昨晚闲来无聊,便出门赏月,无意间看了一场戏。”苏祉延的脉象混乱不堪,体内除了断尽散还有另外一种毒,十分霸道,看向少年的眸子,带着探究:“你还真四一个毒罐子。”

“知道我得罪了祝家,你还敢救我。”苏祉延不想连累无辜之人,说道,“一会儿我就会自行离开,公子的救命之恩,有机会再报!”

“你都不知道我是谁,怎么报?”纪衍诺笑着说道,“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就是北城苏家的人。”

苏祉延微微一惊,“你知道苏家!”

“少年随父曾经有幸去过苏家一次。”纪衍诺淡淡地说道,“给苏家的小公子看过病,曾见过苏家信物。”目光落在少年腰间的玉佩上,缓缓说道,“苏家六年前一夜之间满门惨死,无一幸免,如今看来外面传言并不可信啊。”

“你到底是谁?!”苏祉延一时间摸不清面前这位看起来温润如玉的少年是何身份,眸子带着戒备。

纪衍诺接过白术的药碗,笑着说道,“在下纪轩,无门无派,逍遥游医一个。”

“在下苏祉延。”少年接过药碗,将药一饮而下,纪衍诺笑着说道,“你就不怕是什么毒?”

“你要是想杀我,昨晚就不会救我。”苏祉延喝完药,又安稳地躺了下去,既然人家都不怕连累,自己也就不矫情了,毕竟性命重要,只是目光对着少年有几分探究,“你说你姓季?可是江南季家人?”

“我是姓纪,但不是江南季家人的季。”纪衍诺手指轻轻沾水,在桌子上写下自己的姓氏,这才笑着说道,“少侠,能跟我说说,你跟祝家有什么恩怨嘛?江湖八卦,我最是喜欢听。”

“有时候八卦可是会要人命的。”苏祉延双手垫于头下,侧头看着身边的少年,比自己小一点,笑着说道,“你这么小出来做游医,家里人不管嘛?你说你儿时去过苏家,我怎么不记得?我只记得我儿时生病,父亲请来一位高人给我救治,但是依旧没有救治好,只是将我体内的毒素压制住了,你就是那位高人的儿子?”

苏祉延身子一好,便忍不住开始劈里啪啦地说了起来,纪衍诺突然有些后悔将他救出来了。

“你去祝家做什么?”纪衍诺一个问题都没有回答,直接问道。

“你不是一个游医嘛?”苏祉延摸了一下鼻子,悻悻地说道,“游医管这么多事做什么?我不告诉你,是你为你好。”

话音刚落,便听见客栈外面有声音,似乎是什么人进来,白术出去查看,很快回来,“公子,是祝家人。”

“祝家人。”纪衍诺眼里带上了坏笑,看着苏祉延,“我一介游医,惹不起祝家人,为了自保只能将苏公子送出去了。”

“别呀!”苏祉延一把扯住纪衍诺的袖子,说道,“人都救了,哪儿能再杀呀,再说了你不是医者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我从来不信这个。”纪衍诺看着面前的少年,笑着说道,“我只要知道你去祝家做什么?在祝家听到了什么就可以了。”

“就这么简单?”苏祉延心里盘算了一下,说道,“你能保我性命?”

“自然能。”

苏祉延将那晚在祝家看到的情况说了一遍,哭着脸说道,“什么都没有查到,祝承那个老狐狸狡猾得很,又有祝兹尧守着,我只在他房顶上听了一会儿,什么都没有听到,便被发现了。”若不是体内毒素流窜,他也不会被发现。

“姑且信你。”纪衍诺给白术使了一个眼色,白术领会,走了过去,给苏祉延喂下一颗药丸,封住了他几个穴位,这才松开手,将一身衣服扔给苏祉延让他换上,又往他脸上糊了一层东西。

刚把一切弄好,门口便传来敲门声,“开门开门!”

白术上前将门打开,祝家护卫上下打量了一眼白术,冷声问道,“昨晚有没有看见一个黑衣男子?!”

“并未!”白术说道。

祝家护卫见白术气息沉稳,屋内又传来隐约的草药味,心生疑惑,“昨晚有盗贼闯入,现在要搜索!”

“可有官府文书!”白术不慌不忙地问道。

“祝家不需要文书!”那护卫嚣张地说道,这个客栈在宁城不怎么起眼一般住的就是寻常过客,护卫自然不会将白术放在眼里。

“没有文书,恕难从命!”白术冷声说道,“既然话已问完,还请离开,勿要打扰我家公子休息!”

“你找死!”护卫正欲动手,祝兹尧大步走了上来,“发生了何事?!”

“公子,这个人定有鬼,他不让搜!”护卫连忙说道。

祝兹尧看向白术,随从打扮,气息沉稳,一看便是习武之人,“实在抱歉,打扰休息,只是家中丢失了贵重物品,还望海涵!”

“白术!”屋内传来轻咳之声,声音孱弱,气息不足,一听便是生病之人,纪衍诺披着一件外衣,被苏祉延搀着缓缓走了过来,打量着祝兹尧,行了一个书生之礼,“这位公子,随从鲁莽,还往海涵,若是想搜,进来便是。”

祝兹尧看了一眼纪衍诺,少年脸色苍白,头发微乱,像是刚从床上起来,他大步走了进去,扫了一眼摆设,并无异状,拿起桌子上的药碗闻了一下,看向纪衍诺,说道,“你可是生病了?”

“不是。”纪衍诺摆摆手,笑着说道,“不瞒公子说,我研制了几副毒药,自己试了一下,至今没解干净。”

祝兹尧看向纪衍诺的眼神微微一变,上前探了一下纪衍诺的脉络,的确有紊乱,说道,“公子倒是奇特。”扫了一眼纪衍诺身边的随从,说道,“听公子口音不像是宁城人。”

“在下从东城而来,游历至此。”纪衍诺咳了两声,接着说道,“不知道公子丢了什么?”

一想到自己养了七八年的循迹鸟被人杀了,祝兹尧就忍不住想要杀人,冷声说道:“我的宝物。”

“看来这宁城不安全。”纪衍诺低声呢喃,随即抬头对着白术说道,“快去将我的宝贝全部收藏好,那可是我一路过来收藏的宝贝,别让贼人偷走!”

白术应声走了过去,只见搬出来一大堆书籍,里面有一些医术,还有一些人物传记,江湖八卦,乱七八糟的书很多,箱子底部烂了一个洞,白术刚搬过来,书便全部散落在地上。

“你轻点!”纪衍诺心疼地看着地上书,连忙蹲在地上捡。

“你是医者?”祝兹尧对面前这个奇奇怪怪的少年十分感兴趣问道。

“不是不是。”纪衍诺蹲下身子,一边整理自己的书籍一边说道,“我只对下毒解毒感兴趣,平常的小病懂一些。”

“师出何门?”

“无门无派,自学的。”纪衍诺将书整理好,把那本《宁城风云》拿了出来,自言自语地说道,“这本书我还没有看完呢,可不能丢了。”这模样完全没有将屋子里祝家人放下心上。

其中一本书掉在了地上了,正巧在祝兹尧脚边,他弯身将书捡了起来,刚看清便被纪衍诺抢了过去,宝贝似的擦了擦书的尘土,心疼地说道,“这本《豫州方志》可是我最喜欢的!”

“你也喜欢《豫州方志》?”祝兹尧看着面前的少年惊讶地问道。

纪衍诺将手交给白术妥善的收拾起来,说道,“是呀,我平生两大爱好,一是制毒解毒,二是游历大江南北,写出一本传世之作!”

扭头便看到祝兹尧望着自己的眼神都变了,似乎在透过纪衍诺看向另一个人,知道纪衍诺的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才回过神,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纪轩。”纪衍诺笑着说道。

“禾子季?”

“不是。”纪轩沾水将自己的姓氏写了出来,笑着说道,“这个纪。”然后看向祝兹尧笑着问道,“不知道公子尊姓大名啊?”

“在下祝兹尧。”

“祝兹尧!”纪衍诺将名字在嘴边念了一遍,拱手说道,“原来是祝兄啊。”

“你不认识我?”祝家在宁城很有威望,祝兹尧的名字闻风丧胆,眼下这个少年好似不知道这个名字一般。

“刚认识。”纪衍诺一脸天真地问道,“祝兄很有名嘛?”

祝兹尧听闻哈哈大笑,似乎心情很好,说道,“一般一般。”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一颗药丸递给纪衍诺,笑着说道,“把这个吃下去,你体内的毒就能解了。”

“哦。”纪衍诺乖乖地将药丸吃了下去。

“你就不怕试毒药?”见他毫不犹豫地吃了下去,祝兹尧疑惑地问道。

“祝兄一看就是为人正直,才不会害我。”纪衍诺又补充一句说道,“再说了,我自己就是研制毒药的,有没有毒一闻便知。”语气带着小得意,让祝兹尧不得不想到了另外一个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