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六十三章

嫡女归 云舒 3407 2021-09-07 00:36

“郡主,您……奴婢胡说的。”说完那个宫女福身就要离开,洛安郡主紧紧地抓住她的肩膀,厉声喝道,“站住。”锐利的眼神直视着宫女,“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诉本郡主,否则,就算我不杀你,有人会要你的命!”

宫女提裙就跪下,磕头说道,“郡主饶命啊,奴婢把知道的都告诉你。”宫女低着头,眼底敛去一抹冷光,说道,“奴婢只求郡主能够看在奴婢冒死陈述实情的份上,饶奴婢一死。”

“你只要说出来,本郡主就饶你不死。”洛安郡主冷声道。

那小宫女站起身来,怯怯地看了一眼洛安郡主,说道,“那天皇上设宴,奴婢在鼓瑟殿伺候,宴会还未结束,青若姑姑便拿着郡主的披风出来了,样子有些担忧,奴婢见她神色有些焦急,便问姑姑是否在寻您,姑姑说是,奴婢便把郡主的去向告知了姑姑,姑姑离开后,奴婢左思右想感到有些不安,便顺着姑姑的当向寻了去,不料听见了贤妃娘娘身边的白地吩咐两个男子……”宫女停下来抬眸偷偷打量洛安郡主已经寒若冰霜的脸,

“接着往下说。”

“说是贤妃娘娘记恨郡主伤了她的胞弟,又记恨青若姑姑去向太后娘娘告状,这才想给青若姑姑一点教训,玷污青若姑姑的清白,让她名声扫地,却不想那两个人下手太重,又害怕事情暴露,这才杀人灭口。”

“啪。”洛安郡主手里的茶杯被生生捏碎,瓷片插进她的手里,鲜血顺着指缝流了下来,洛安郡主丝毫不觉得疼痛,片刻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名唤曼姿。”

“很好。”洛安郡主慢条斯理地从怀里掏出手帕,将自己的手轻轻包扎好,说道,“本郡主这件事不会对任何人说,你放心好了。”

“谢谢郡主。”曼姿感激地朝洛安郡主磕了几个头,随后起身,说道,“郡主若是没有什么事情,奴婢就先行告退了。”转身眼里挨迸发处一抹精光。

洛安郡主整个人的心思都被宫女的话给吸引着,宫女什么时候离开的她都不知道。

郁青汀兰在大殿里里里外外都找遍了,都没有找到洛安郡主的身影,无奈之下她才去找了宋长宁身边的心腹宫女新月。

“新月姐姐。”汀兰站在柱子后面小声喊道,新月一回头看到两个小丫鬟满脸焦急之色,悄悄地退出来,问道,“怎么了?”

“我们家郡主不见了。”郁青都快哭出来了,就一个转身的功夫洛安郡主便没有了踪影,她们俩上上下下全部都找遍了,就是没有洛安郡主的身影,

新月秀眉微蹙,说道,“可有仔细找过?”

“全部都找遍了,就是没有郡主。”

“你们再去悄悄地找着,我去禀告公主,今天皇后娘娘设宴切不能惊动娘娘!”新月冷静地吩咐道,她是太后一把调教出来的宫女,自小便跟在宋长宁身边,临危不乱,护住这是她最基本的能力。

两个人如同有了一个定心丸,这才匆匆离开,再去寻找洛安郡主。她们寻找的人,此时正在葳蕤宫的里。

“洛安郡主不在宴会上,跑到本宫这里做什么?”贤妃斜靠在软榻上,手若有似无地放在肚子上,一副慵懒的模样,眼底没有半分温度。屋内的熏炉里燃着熏香,一旁的宫女在添着煤炭。

洛安郡主手轻轻抚上腰间的鞭子,冷声问道,“为什么?!”

贤妃温柔一笑,挥退了两边的宫人,疑惑地问道,“郡主在说什么?本宫怎么听不明白,什么为什么?”温婉谦顺的面孔下,藏着一颗堪比毒蛇的心。

“若姨是不是害死的?!”

“她不是你害死的吗?”贤妃诧异道,“她不是为了找你才落入歹人之手,被人侮辱折磨死的吗?洛安郡主这种罪名可不要乱按到本宫的头上。”

“是你!”

“是你,找了那两个畜牲,活活折磨死了若姨!”洛安郡主从腰间抽出鞭子,厉声道,“她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贤妃冷笑一声,“本宫的弟弟跟郡主你也无怨无仇,你竟然为了一个奴婢不仅伤了他,还害得他被流放唯心塔!”

“那是他咎由自取!这跟若姨有什么关系,你若是恨本郡主一人担着,你千不该万不该,对若姨下手!”

“呵呵。”贤妃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她无辜吗?若不是她去太后娘娘面前哭诉,借清扬县主说事,我的弟弟又怎么会被流放呢,不仅她该死!就连轻云,你还有你们雪斋的所有人都该死!”

贤妃面目变得有些狰狞,洛安郡主难以抑制自己心中的怒火,手中的鞭子挥向贤妃,落在了她身边的矮桌被打翻在地,贤妃镇定自若不屑地笑道,“你就这点本事??”

洛安郡主几个大步向前一把匕首抵在贤妃的脖颈处,冷声道,“你若是不想死,就最好别惹怒我。”

“你敢动本宫吗?本宫是妃,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郡主,若是你敢伤了本宫,太后也保不了你。”

“那就试试。”洛安郡主手里的匕首加重了几分,现在她的身体里仿佛有一把火,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她的耳边不断地告诉她,“动手啊,杀了她!你就可以为你的若姨报仇了!”贤妃挑衅地看着她,洛安郡主拼命地抑制着自己心里的这个想法,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机会,还不是!

“啊!”洛安郡主一把抓起贤妃的肩膀,将她摔倒在地,鞭子快要落下的时候,一个明黄的身影大步走进来,怒吼一声,“住手!”

玄睿帝锐利的目光粗略地扫过大殿的情况,看到躺在地上的贤妃,忙弯下身关切地问道,“贤妃,你怎么样?”

“皇上,臣妾肚子好疼啊。”贤妃身下流出了鲜红的血液,染红了素色的衣裙,宋长宁跟宋瑜琏赶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样一幕,玄睿帝抱着贤妃,怒吼着宣御医,洛安郡主手持长鞭,脚下还有一把匕首,满脸怒气地看着贤妃。

贤妃的孩子没有保住,玄睿帝大怒,看着直挺挺地站在大殿之上的洛安郡主怒喝道,“洛安郡主,你可知错?!”

“若素不知!”洛安郡主冷声道,“若素只知以命偿命,这是世间亘古不变的道理。”

“放肆!”从来没有人这么怼过玄睿帝,挑战皇家威严的事情是万万做不得,一旁的宋长宁和宋瑜琏都快急死了,宋长宁一直对着洛安郡主的使眼色,这个时候不是跟玄睿帝硬碰硬的时候,可是洛安郡主仿佛没有看到一般,一脸不屈地跪在地上。

“你胆大包天,伤皇妃,害皇嗣,就算太后皇后护着你,朕也要摘了你的脑袋!”

“父皇!”宋瑜琏掀袍跪下,说道,“洛安郡主性情直率,冲动鲁莽,不是有心为之,还望父皇网开一面。”

“父皇,素儿姐姐她知道错了。”

“你们两个都不许替她求情!今天朕一定要重重罚她,她太过于目中无人,任性妄为了!”玄睿帝生气地说道。

“洛安郡主是清扬县主唯一的遗女,也算是是三皇叔的女儿,还请父皇看在三皇叔为国尽心尽力的份上,网开一面。”

一旁的王福禄得到宋长宁的眼色,忙上前低声附在玄睿帝的耳边小声说道,“皇上,这洛安郡主可是太后娘娘的心头宝,把她当做第二个清扬县主宠着呢。”

玄睿帝脸色微收,厉声问道,“洛安郡主,朕再问你一遍,你可知错?!”

“素儿姐姐……”宋长宁小声地喊道,拼命地对她使眼色,玄睿帝好不容易软了下来了,给了她一个台阶下,让洛安郡主顺着下来。却不料洛安郡主对着玄睿帝深深地一拜说道,“皇上,若素还是那一句话不知何错之有!,”

“拖下去!拖下去!”

“哀家看看谁敢?!”德宁太后由唐凤初扶着走进来,目光落到跪在地上的洛安郡主身上,冷声道,“犯了什么事,能让皇帝如此生气啊?”

“母后,您怎么来了。”玄睿帝忙迎上去扶着德宁太后坐到主位上,说道,“您有什么事情派人来通知一声就可以了。”

德宁太后冷哼一声,说道,“怕哀家不来,还不知道这个丫头受多少苦呢。”

“母后,您太宠这个丫头了。”玄睿帝生气地说道,“她胆大妄为,用鞭子鞭打皇妃不说,竟然害贤妃流产,竟然还不知道悔改,如此嚣张跋扈,心狠手辣,您要是再不管教她就无法无天了。”

德宁太后听了秀眉微绉,她竟然不知道洛安郡主害贤妃流产了,来报的人怎么没有说啊,谋害皇嗣,就算她是太后,恐怕也救不她。

“那……那你也不能让那些狗奴才对素儿动手啊。”德宁太后开始了无赖模式,倚老卖老地说道,那可是珣丫头的命根子,也是哀家的命根子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