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百五十九章 救命稻草

嫡女归 云舒 2390 2021-09-07 00:36

“王妃,我们去问问吧,那边有个采买的妇人。”西洛打断念云没有作用的安慰,现在只有有关纪若白的希望才能让王妃活过来。

“采买的妇人?”叶浮珣眼睛一亮,这种工作接触的人最多,最是有希望见过的,只不过她也不敢真的带着全部的希望去问。

叶浮珣小心的打开画像,叫住了妇人:“请问,你见过这个孩子吗。”

念云不忍心看她了,她从来没有见过叶浮珣这样。

“这个孩子……”妇人仔细的思索着,“见过见过,就在隔壁县书院,当初啊可是晕在书院门口的呢……你是不知道,那个可怜的样子……”

叶浮珣眼睛瞬间亮起来了,也不听妇人接着说了,隔壁县的书院隔壁县的书院,她生怕晚来一步就又失去了自己的孩子。

西洛牵来一辆马车,给了妇人答谢的银子,马不停蹄的去往隔壁县。

念云拿着蓝色薄云锦披风,想给叶浮珣披上,一脸担心:“王妃,现在就去吗,要不让西洛去吧,您休息休息,西洛有武功,会快一点。”

“不了,我自己去。”她伸手接过念云的披风,疲惫的笑了笑,也没有过多的解释。

如果只是西洛去了,她不放心,当然不是不放心西洛,只是害怕再一次失去消息,而且如果那人不是纪若白,她也需要看见。

不然她不会死心的,还会再去一趟,随便现在她去不去,总会再去的,还不如不让西洛白跑一趟,这些天不仅仅是她自己累,西洛和念云都累。

“王妃……”念云还想继续劝,叶浮珣摆了摆手,不容置喙的出了门。

看着叶浮珣的背影,念云和西洛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见了无奈。

急忙追上叶浮珣,叶浮珣实在是太急了,这么多天好不容易有了一点点消息,就算不知道真假她也真的是怕。

这么久了真真假假的消息听了不知道多少,但是她还是没有放弃希望。

“西洛,把马车卸了,骑马快些。”叶浮珣皱起好看的眉头,马车实在是太慢了,之前一直都是坐马车,许久没有纪若白的消息了,她现在等不及。

“王妃,你这么久都没有好好休息,骑马怎么受得住啊。”念云是真的没有想到叶浮珣想骑马,本来王妃骑马就不精。

这要是在路上摔了,到时候可怎么办啊,受了伤然后再这么颠簸下去,万一落下病根,那不是完了吗?

就算王妃会医术,但是医者不自医,这句话她也是知道的。

“没事,不用担心,如果若白在书院再不见了怎么办,不过就是骑骑马。”叶浮珣看着没有动作的两人,有些气了,沉声:“现在不是劝我的时候,你们不听主子话了吗。”

虽然叶浮珣不想这么跟他们说话,但是这个时候不是关心她自己的时候,若白是她的孩子,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有多急。

念云咬咬牙,上前将马车解开,王妃的命令她不是不想听,她是真的担心王妃的身体,如果没有找到纪若白,王妃倒下了,那可怎么办啊。

叶浮珣翻身上马,英姿飒爽,如果不是眼下明显的青黑,可以说是意气风发了。

“念云,你就待在这里吧,西洛跟我去吧,你不会骑马,这里也没有马车了。”

“王妃……”念云以为是叶浮珣生她气了,眼中瞬间含了泪。

叶浮珣叹了一口气,这边焦急万分,那边还得哄着人:“念云,你最近是怎么了,之前你最是懂事了,你真的不理解我吗?”

念云一听,脸色瞬间变了:“王妃不是的!”

“你好好想想吧,我不是怪你。”说罢扬起马鞭,“驾——”

西洛跟了上去,只剩下念云和扬起的灰尘,念云跪在地上,抹了抹眼泪,自己真的是关心则乱,她真的是太担心了,才没有考虑到王妃的身体。

念云抬起头看了看已经没有影子的叶浮珣,捏了捏手中的帕子,只希望王妃不要怪她了,不然她真的只能以死谢罪了。

叶浮珣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就到了书院,这里刚刚她有来过,只是没有想到纪若白会进来,念云准备的马确实快,能在这里找到这么快的马,也是真的下了功夫的。

叶浮珣叹了口气,等回去再和念云好好说说吧,她也确实是急了,任谁在这种情况下被管束也会急的,只希望这次回去念云能想清楚了。

叶浮珣将披风摘下来递给西洛:“你在门口等着吧,带着武器进去不太好。”

西洛点点头。

看着书院紧闭的大门,叶浮珣突然生了些怯意,如果儿子不在这里……

叶浮珣甩甩头,算了,如果不在这里的话,那她就再接着找,就不信找不到了。

伸手推开门,门吱嘎——一声。

叶浮珣没想到大白天的也没有个看门的,直接抬步进去了。

一进门就听到郎朗读书声,还有满院子竹子的清香。

她小心的迈着步子,还是一个人都没有看到。

没有人能问,那只能顺着读书声走了。

没走几步就看见了一间竹屋,抬手敲了敲门:“请问有人吗?”

门应声而开,但是却不是清儒夫子。

她抬眼看了看屋里的学生,一个个的仔细扫过去,一个不是两个不是三个四个……都不是,根本就没有她儿子的身影。

但是那个妇人的话也不想是假的啊,如果不是真的见过,那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而且失踪的时间和出现在书院门口的时间也吻合啊。

“姑娘……姑娘。”恍惚间叶浮珣听见耳边的声音,怔怔的看过去。

“姑娘你怎么了?”来人是代课的李夫子,有些担心的看着她。

叶浮珣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的抓住他的手,李夫子只不过二十多岁,被这么个天仙一样的女子抓着,脸一下子就红了。

叶浮珣像是没有看见,急急的问:“最近这里是不是来了一个小孩?”

李夫子红着脸,结结巴巴的说:“是……是啊,看起来五六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