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八十九章

嫡女归 云舒 2495 2021-09-07 00:36

“你还是省省吧。”纪衍诺翻了他一个白眼,“就你那一身毒,离开我三天就得一命呜呼,更何况是那么个地方,一群强盗能过得多滋润,这心思你就早点给我歇了,以后都不要再有。”

“瞧瞧,我就知道还是纪兄心疼我!”苏祉延说着,就往纪衍诺面前凑了凑。

两人才说了几句,就有下人禀报,说是祝家派人过来了。

“祝家?”两人对视一眼,苏祉延的脸色变得极差,“真是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啊!”

纪衍诺单手把玩了一会儿杯子,而后道:“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纪公子。”那人鞠了一躬,看上去彬彬有礼。

苏祉延在牙缝里几处几句话来:“怎么着?这祝家什么时候也学会先礼后兵了?”

“何事?”纪衍诺问道。

他问的干巴巴的,一点儿感情都没带,一点儿也没有吝啬自己的厌恶。

“我们家大公子和二公子,为了给你求情,先后被家主用了家法。大公子希望你能看看他。”小厮慢慢悠悠的说着,一点儿也不见着急。

两人对视了一眼,苏祉延小声道:“好嘛,这个人一看就是说谎的,你就不要去了吧。”

“你说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要去了才知道。”纪衍诺回道。

小厮见两人嘀嘀咕咕,却没有理他的意思,突然有点上头:“我们家夫人特意让我来请纪公子,纪公子去也好,不去也罢,用不着在那里看猴戏。”

“哟,你还急了?”苏祉延道,

“自家公子挨了罚,非要见自己的好兄弟?怎么着?是炫耀自己的丰功伟绩?还是展示自己的脑残本质?还你们夫人特地派你来请?你也不看看你那是请人的态度么?哟,高高在上的。说白了,你也就是一个下人,哪那么多戏啊?”

“你!我们祝家请你们这些人,就是给你们面子,哪有这般给脸不要脸的?”小厮吐了一口唾沫,显然并不把两人当回事儿。

很少见有人跟祝家人叫板,百姓们只觉得酣畅淋漓,不知不觉中已经围了一圈又一圈。

一辆马车缓缓停在了路口,前面的人山人海,让马车过不去分毫。

车里一美妇人微微叹了一口气,一旁的侍女连忙出去查看。

美妇人挑起窗帘,看了一眼窗外,样貌终于露了出来。

岁月留痕,却自成韵味,回眸一顾百转停。

此人不是紫凌王妃叶浮珣又是谁?

身旁的丫鬟青颖,也跟着探了探头:“眼看着就到了小公子府上了,非年非节的怎么围了这么多人啊?”

这时,轻若已经抓住了一个人,她问道:“敢问公子,这前面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嗐,你有所不知,前面是纪府,住着一位做药材生意的纪公子。也不知道最近是倒了什么霉,总被祝家的人给黏上,这不是又有人来了?”那人也是个话痨子,

“好在纪府上有位能言善道的公子,这不是正跟小厮理论着呢。”

青若叹了一口气:“都说祝家是不好招惹的,这……惹了祝家的人可如何是好?”

“哎,您可别这么说,听说是因为祝家大小姐看上了纪公子,所以纪公子才出此横祸,若那祝家大小姐不是喜新厌旧之人,这位公子以后也是可以在宁城横着走的。”

“呸,我们家公子就算不到祝家去,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说的跟谁稀罕他们祝家一样。”青若不屑的说完,扭头就走,丝毫没有留恋的意思。

那人显然不信:“那祝家在这里可相当于土皇帝!你们家公子响当当?!我呸!”

“土皇帝?”叶浮珣听了青若的复述之后,笑了笑,

“这云宵殿有位皇帝还不算,这里还有一个土皇帝?那海盗里面是不是还有一位,到时候皇帝遍地有。”

听出了叶浮珣话里话外的讥讽,青若说:

“少爷这一趟怕是必须去了,毕竟是祝家大小姐看上的人,怎么可能轻易就放过他了?”

“算了,改天再去看他。让轻云仔细盯着点,我们就不去凑热闹了。”叶浮珣叹了一口气。

见个儿子,先是距离限制,后是祝家。

待叶浮珣才调转了马车,准备回去,人群也随之散去。

青若按耐不住,下去打听,结果是纪衍诺去了祝家,这可把青若急得不行,她连忙找叶浮珣想办法。

“怕什么?诺儿向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叶浮珣虽然是这样说,可是心里还是难免有些打鼓。

青颖察觉到叶浮珣的忐忑,对青若说:“青若姐姐不要着急,不就是一个小小的祝家,他会制毒我们家公子还会解毒呢。”

闻言,青若才稍稍稳下心来。

祝府,纪衍诺率先见到的既不是祝兹尧,也不是祝承,而是风情万种的媚夫人。

“这外面的传言,想必纪公子也听说了。”媚夫人说着,就从桌案旁走了过来,那模样妩媚勾人。

这模样的确一点儿也不像三四十岁的人,肌肤看上去吹弹可破,媚夫人又是有手段的人,也难怪现任祝家家主对她青睐有加。

见纪衍诺眼睛一瞬不挪的看着自己,媚夫人觉得备受鼓舞。本就觉着这个人长得好看,没想到还是个多情的公子哥,倘若能跟这样的人……

“听说祝兹尧受了罚,这才过来看的,没成想先看到的竟然是媚夫人。”眼看着媚夫人就要黏上来,纪衍诺连忙后退了几步,不骄不躁的行了个礼。

“难不成是我老了?”媚夫人问道。

“并没有。”纪衍诺不温不火地说,“这等天资容貌,除了媚夫人,后辈实在不知道该是谁了。”

“倒是个嘴甜的。”媚夫人又往前走了几步,“你与尧儿是何时认识的?”

“不久,承蒙祝兄关照,不然纪某人早就被毒死了。”纪衍诺道,“劳烦媚夫人带路了。”

媚夫人本想再与他多说两句,却不想对方是个直肠子,她暗中咬碎了银牙,却没有多言:“那就这边请吧。”

这一点她倒是没有耍什么花样,直接就把人带到了祝兹尧的门口。她明知道祝兹尧不待见自己,却还是亲自敲了门。

见状,纪衍诺只是淡淡的一笑,媚夫人突然有种小心思暴露于众的感觉,不由得有些后背发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