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九十一章

嫡女归 云舒 3250 2021-09-07 00:36

凌安郡主从床底爬了起来,气呼呼地坐在床上,看着身上不伦不类的衣服,简直就要气炸了,“气死我了……”

别亦阁。

“青若,派去朱雀街叶府的人回来了吗?”叶浮珣靠在床头问道,这次伤的着实重了一些,不过现在她最担心的就是温言,碧落虽然伤得重,但毕竟是习武之人,早在叶浮珣醒来之前就醒了,如今在别亦阁静养,而温言到现在还没有醒来,明月阁又乱成一团糟,叶浮珣不得不派青颖去主持局面。

最让叶浮珣意外的就是王妈妈会为了救她们两个而牺牲了自己,无论如何她都要送小阎王去见阎王!

“王妃,还没有,不过您放心,一会儿就会回来了。”青若拿来一个软枕靠在叶浮珣背后,有端起汤药,说道,“王妃,趁热把药喝了吧。”

“咳咳咳。”叶浮珣轻咳几声,见青若眉头紧锁,笑道,“这个场景倒是让我想起了在青川的日子。”喝了一口青若喂的药,她嫌弃太慢,变接过来一饮而下,苦涩的药汁让叶浮珣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青若捏起果盘里的冬梅递给叶浮珣,“青川的日子是最苦的。”

“苦是苦了点。”冬梅入口,冲淡了叶浮珣屋里的药味,她笑道,“在青川我就是个药罐子,身体一直不好,药都当饭吃。”叶浮珣喝了药,不一会滴便有了倦意,青若小心翼翼地服侍她睡下。

“青若姐姐,派去的人回来了。”青琴走进来说道。

“嘘,王妃刚睡着,方才还在问呢。”青若说道,“走随我去看看。”回来的人不仅有叶浮珣派去的。还有朱雀街叶府派过来的人。

“青若姑娘。”一个身高八尺相貌堂堂的男子抱拳说道,“在下山岳。”

青若微微回礼,“山岳公子请坐。”又吩咐身后的丫鬟上茶,“不知道山岳公子可是带了什么话?”

“阁主说,请王妃放心温言姑娘只是暂时昏迷,另外阁主让在下把这个交给王妃。”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一块木牌,上面刻着平康二字。

“这……”青若不解地看向山岳,这木牌做工精细,用的木材也是上好的,不过这叶府送一块木牌做什么。

“阁主说,王妃看了便会知晓。另外,最近京城天气多变,王妃还是在府中养伤为好。”说完山岳便起身,“在下话已带到,就不打扰了,告辞。”

“那是何人?”周姑姑看着山岳的背影问道。

“朱雀街叶府的人。”青若笑道,转而又问,“姑姑可是有事?”

“五日后,月神节,若是把月神节设在府里,王妃的身子……”周姑姑颇有疑虑地说道,还未说完,青若便截了话茬,“若是不设在紫凌王府,恐怕难堵悠悠众口,本来紫凌王府承受天恩浩荡,已落人话柄,若如今再推辞月神节,恐怕外界又得说王妃恃宠而骄了。”

周姑姑颇为赞赏地看着青若,现如今的这个女子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再也不是她刚开始接触的那个伶俐的丫头。“依你看该如何办呢?”

“月神节那天,王妃只需出席便可,到时候把董少夫人,翰林夫人以及忠靖候妃都请来作陪,让王妃露个脸即可。”青若嘴里的这三个人可都是京城最近炙手可热的大红人,除了忠义候妃温馨,这董少夫人叶玿璃,新帝亲封的一品诰命夫人,如今又有董家这样的夫家,在京城可是有不少人巴结,这翰林夫人左卿盈势头正劲,若是有这三人,外人的注意力便会分散,叶浮珣也好抽身,那些看她笑话的人便也没有什么看头了。

月神节如期而至,这天叶浮珣起得比往日早一些,尽管她的身子依旧很弱,但是还是勉强打起精神,让青若帮她梳妆,看起来气色好多了,叶浮珣受伤一事,紫凌王府跟玄霄阁都没有对外宣称,外面只知道明月阁的王妈妈死了,又受伤了一位主事,还不知道叶浮珣也受了重伤。

周姑姑有官职在身,青若又是叶浮珣的心腹丫鬟,她们两个在门口迎接贵客,也不算失礼,叶玿璃率先来到了紫凌王府,还未进门便笑盈盈地说道,“周姑姑,青若姐姐。”以前在宸王府时,青若待她怎样自然不用说,这周姑姑也是一个爱屋及乌的人,对叶玿璃也颇为照顾。自然要亲昵几分。

“董少夫人。”周姑姑微微福身,笑道,“王妃在里面等您呢。”叶玿璃应了一声提裙走了进去,紫凌王府设宴过月神节,这京城大大小小的贵夫人陆陆续续地登门,一时间,平日里冷情的紫凌王府,门庭若市。

叶浮珣斜靠在软榻上,手里握着精致的鎏金小火炉,别亦阁的青字辈的丫鬟们除了青颖和青画其他的都候在这里。

“姐姐,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可是生病了?”叶玿璃刚坐下便发现叶浮珣脸色没有往日的好。

“昨晚没有休息好。”叶浮珣笑着让一旁的丫鬟将一盘点心端到叶玿璃面前,“这是最喜欢吃的芙蓉糕,快尝尝。”

叶玿璃笑着接过,心思一转,对叶浮珣说道,“姐姐可听说了,圣上派我夫君去镇守边南。”

“新帝登基,这朝中一时间人才匮乏,边北哈达甄虎视眈眈,边南又有蛮族蠢蠢欲动,董将军便是最合适的人选,你们虽然是新婚,倒是国难当头,你应该理解和支持。”

“姐姐说的,我自然明白,只不过夫君此次一去不知何时归来,我想随他一块儿去镇守边南。”

叶浮珣轻咳几声,一旁的青琴忙倒一杯茶给她,叶浮珣顺了顺气,说道,“你要随军去边南?不行!且不说边南环境如何艰苦,若是打起仗来,董将军又要分心了。”

“先走忠靖候妃随忠靖候驻守边北七载,后有姐姐偷去边北为夫分忧,为何妹妹不能去呢?若有夫君在,就算是蛮荒之地,我也甘之如饴,若有朝一日,打起仗来,我虽不能像姐姐和忠靖候妃一样为夫君出谋划策,分忧解难,但我可以让他无后顾之忧。”

这番话倒是让叶浮珣有点吃惊,躲在她身后的妹妹终于长大了,看着叶玿璃坚定的眼神,她忽然想起了自己,让她走也好,京城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比边南也好不到哪儿去,最起码边南没有那么多尔虞我诈,明枪暗箭,“好,你若决定了,本妃就帮你。”

“谢谢姐姐。”叶玿璃感动地握住叶浮珣的手,眼前这个女子为她扫平了一条路,让她在这京城平步青云。

“我说怎么不见董少夫人,原来是在王妃这儿啊。”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一个身穿月白色与淡粉红交杂的委地锦缎长裙,裙摆与袖口银丝滚边,袖口繁细有着淡黄色花纹,浅粉色纱衣披风披在肩上,裙面上绣着大朵大朵的紫鸯花,煞是好看;腰间扎着一根粉白色的腰带,突触匀称的身段,奇异的花纹在带上密密麻麻的分布着;足登一双绣着百合的娟鞋,周边缝有柔软的狐皮绒毛,两边个挂着玉物装饰,小巧精致;玉般的皓腕戴着两个银制手镯,抬手间银镯碰撞发出悦耳之声;左手小指上戴了一枚并不昂贵的尾戒,虽不是碧玉水晶所制但也耀眼夺目;微抬俏颜,清澈的眼眸摄人魂魄,灵动的眼波里透出灵慧而又妩媚的光泽,樱桃小嘴上抹上了蜜一样的淡粉,双耳佩戴着流苏耳环;丝绸般墨色的秀发随意的飘散在腰间,仅戴几星乳白珍珠璎珞,映衬出云丝乌碧亮泽,斜斜一枝紫鸯花簪子垂着细细一缕银流苏,额前的刘海处微别了一个银纹蝴蝶发卡,娇嫩洁白的小手里紧攥着一方丝绢,淡黄色的素绢上绣着点点零星梅花,衬得此绢素雅,踏着莲花碎步缓缓入花厅,见到叶浮珣和叶玿璃福身行礼,“王妃福安。”来者是梅家的嫡女梅子锦,此女年方十八,性情素来爽朗,为人也十分豪爽,颇有几分男儿气,却又生的貌美如花。

“本妃还以为是哪儿家的女儿如此张扬,原来是梅太傅家的小姐啊。”叶浮珣笑着说道。梅家一族向来不参与朋党之争,只效忠皇帝,叶浮珣与梅家并无过多的交集,不过看样子这次梅子锦倒是有意交好啊。

“王妃,客人们都到齐了,请移步四季阁。”下人来报,青琴上前扶起叶浮珣,四个丫鬟在前面开路,后面又跟着八个丫鬟,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朝四季阁走去,还未进去,便听见里面的谈笑声,众人听到动静忙起身,“王妃福安。”

“诸位不必多礼。”叶浮珣由丫鬟们扶上主座,看着下面的莺莺燕燕说道。目光却落在了不远处的张氏身上,看来这张氏在叶府过得不错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