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百二十五章 有些不解

嫡女归 云舒 2462 2021-09-07 00:36

花容摸了摸自己的孕肚:“咱们去东宫,许久没去找晋王妃了,甚是想念。”

甘菊笑着道好,喊了马车,主仆俩人赶往东宫。

东宫这段时间可谓是清静又温馨,没了皇后找茬,叶浮珣的日子不知道过的有多舒心。

她每日便是去仁心草药铺,二点一线,极其有规律。

白日她除了诊治病人,剩下的便是陪着纪若白念书,练武。

院中,四溢菊花香味儿。

“好香啊,见过晋王妃,小县主。”来人便是花容。

叶浮珣笑:“花夫人无需多礼,瞧你这肚子也有五六个月了。”

“是啊。”花容慈爱的摸着自己的孕肚,她目光落在苏清欢身上,忍不住称赞,“小县主越长大,出落的越发漂亮,若是再张开些,定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

她这话说的不假。

随着苏清欢脸上的婴儿肥褪去,随之而来的是下颌线分明,脸部线条极为流畅的鹅蛋脸。眼睛比幼时竟是更大了些,柳眉弯弯,琼鼻精致,菱形唇饱满又精致好看。

她制香久了,身上都带着一股自然的香味儿,沉淀下的气质,一举一动都似一本古籍。每看一页都是探索,美的不可方物,美的有灵魂。

“多谢花夫人夸赞。”苏清欢略有些不好意思的抿嘴。

叶浮珣笑眯眯的看着俩人:“莫要谢来谢去,好不容易齐聚一团,不如来打麻将?”

“何为打麻将?”花容有些不解。

苏清欢倒是神色亮起,这玩法,叶浮珣早就教过。闲来无事,她跟颜如雨几人便会凑成一桌,搓麻将!

每次打完,颜如雨跟弘易都罪恶不已,当夜还得多看几本书才安心。

叶浮珣跟苏清欢一起教花容如何出牌,她略有些笨,学了好多遍都不怎么会出牌。甘菊在旁边看都看会了,好几次都直接帮她出牌。

几人一玩就玩到了天黑。

李瑞直接找上东宫,见花容依依不舍只好去见纪衍诺。

“晋王。”李瑞恭敬作揖。

纪衍诺恩了声,颔首示意让他入座。

“江南上半年水土流失厉害,李尚书可有应对的法子。”纪衍诺问道。

李瑞沉吟:“臣以为,当多种植树木防止水土流失,再者堤坝要修建好,此工程浩大,且花费巨多,晋王要跟皇上商议下才是。”

纪衍诺颔首,他目露欣赏看着李瑞:“李尚书果真是年轻有为。”

“晋王说笑了,若说青年才俊的,殿下当之无愧。”李瑞认真道。

他是个恃才傲物之人,年少出生世家,又聪明无比,十九岁便是状元郎,当时在京城的红热一个多月才消退。

他还是个有本事的,年仅三十坐上尚书位置,能力手腕都强。饶是这般优秀的李瑞,也有不得不佩服的人——纪衍诺。

俩人对视一笑,倒是有知己的感觉。

聪明人跟聪明人说话,事半功倍。

“李尚书所言,我会禀告皇上。”纪衍诺道:“若此提议被皇上通过,派谁去江南好。”

李瑞想了想,眸光突亮:“再过半个月便是秋考,各大考生也要大放异彩,到时候我们不如从中挑选人才。毕竟,来年春才会雨水多,涨水。”

“言之有理。”纪衍诺重重点头,“就依你。”

当夜,李瑞跟花容在东宫用膳。

尚书府还在等着父母亲回来的李尘嗷嗷直叫,没能等找,倒是人小鬼大的让管家带他去东宫。

“哪儿来的小毛孩。”纪若白下学回来,见着才二岁的李尘,他讶然不已,蹲下身逗李尘,“你唤为何名,为何会出现在东宫。”

他仔细想了想,寻思:“皇上也没这么小的皇子啊,究竟是打哪儿来的呢。

“哥哥。””李尘蹦跶小短腿,伸出手要纪若白抱。

纪若白这还是首次被这么小的人儿追着赶着要抱,他欣喜若狂将他抱起,这过程倒是有些艰难。

李尘浑身肉嘟嘟,倒是有些重量,纪若白也不过五六岁。

“哥哥。”李尘咯咯直笑,竟是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大口,留下一摊口水。

纪若白十分高兴,他拿出喝奶的劲头就将李尘抱着入东宫。

刚去停马车的尚书府管家赶回到大门口,一看,李尘不见了!

他在原地转悠,找了一圈都为果,管家眼眶红了,声音也开始颤抖:“这该怎么办才好啊,小少爷。”

“你可是尚书府的管家。”方同刚好出来,见此幕有些吃惊,“你可是遇上了何事。”

管家忙道:’方将领,我家的小少爷不见了。”

他焦灼万分,又哀求道:“将领可否进东宫通报声,帮忙找找。”

方同恍然:“小世子抱着的可能就是你们家小少爷,管家随我来看看便好。”

已经被纪若白抱到正厅里的李尘,一看到李瑞跟花容便嗷嗷叫:“干娘,干爹。”

正在用膳的两人齐抬头,见他来吃惊不已:“尘儿。”

叶浮珣也是惊喜的看向纪若白,朝他招手:“若白厉害啊,都可以抱起弟弟了。”

“干娘,您何时给我生个妹妹啊。”纪若白意犹未尽的看着李尘,“尘儿弟弟软萌的很,很是好玩。”

叶浮珣失笑:“生娃可不是用来给你玩儿的。”

“若白知道,身为兄长要好好照顾弟弟妹妹。”纪若白一脸正色又期待的看着叶浮珣,那眼神仿佛再说,何时给我生妹妹!

叶浮珣咳嗽声,目光看向纪衍诺:“此事,当问你干爹。”

纪若白一头栽在纪衍诺怀里,葡萄般黑黝黝的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干爹,何时和干娘生啊。”

桌上的人皆是忍俊不禁,花容给李尘喂饭,一边看好戏。

纪若白轻轻拍了拍他的小手手:“起来再说。”

“是,干爹。”,纪若白立即站好入座,乖巧吃饭,其中他还对着苏清欢露齿笑。

他这般乖巧,看的李瑞是赞叹不已,心底暗道这长安王若是长大,恐怕也是个厉害的角啊。

生在帝王家还能拥有双亲的爱,这种人,必定所向披靡。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