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百五十三章 冷酷无情

嫡女归 云舒 2429 2021-09-07 00:36

“还没有,别担心会找到的有我呢!来,我们乖乖吃药,要不然等白儿回来看到他干娘这个样子会心疼的,我也很心疼。”

纪衍诺哄着叶浮珣,喂药给她,可是她眼眶红润,痛哭流涕,泣不成声。

纪衍诺见势,尤为心疼,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就这样一直抱着,就像安慰一个孩子一般,很有耐心的哄着,泪水淋湿了纪衍诺的衣领。

纪衍诺也丝毫不嫌弃,直到叶浮珣哭累了,停了下来。

纪衍诺拿出手帕轻轻擦拭着叶浮珣脸上的泪珠:“哭够啦,好啦!不哭了,乖乖吃药,乖乖休息,我向你保证,肯定会把白儿找回来,好吗?”纪衍诺轻声说道。

谁都没见过纪衍诺有这一面,在众人面前他冷酷无情,但却把所有的温柔都给了叶浮珣,让众多女子羡慕不已。

“嗯。”叶浮珣点点头,纪衍诺将药碗捧起,勺起一勺药,轻吹喂给叶浮珣,直到喂完,纪衍诺哄叶浮珣睡下才离开。

叶浮珣生病这些日子,纪衍诺也日渐消瘦,他忙前忙后,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凡是有一丁点纪若白的消息,他都亲自前去查看,可是每次的结果都让他失望。

次日,纪衍诺累的趴在书桌上便睡了过去,一个侍卫闯了进来!“王爷!”

这一声吵醒他,侍卫不知道纪衍诺在休息,以为闯下了大祸,连忙向纪衍诺道歉。

“没事,是不是有白儿的消息了?”纪衍诺面不改色,脸上没有半点吃惊的样子,只是因为已经好几次都查询到了消息,但结果都让他失望。

“回王爷,李大婶已被我们抓起,就在外面!”纪衍诺闻言,激动的站了起来。

“太好了!快带我前去!”纪衍诺急忙赶去,只见李大婶被侍卫架起,却没见纪若白的身影。

纪衍诺愤怒的上前质问李大婶:“说,把长安王弄出哪里了?”李大婶不回答,死闭着嘴巴,一直盯着纪衍诺。

“来人,给我拉进牢笼中,严刑拷打,直到她说为止。”纪衍诺命令着,眼里都是杀气,现在他杀李大婶的心都有。

李大婶被拉入牢中,牢中的嬷嬷又是用针扎,又是用鞭条打,打的李大婶身上那是伤痕累累,惨不忍睹。

“你到底招不招?”嬷嬷质问她,可她就是死咬着舌头不肯说,直到纪衍诺带着她的孩子前来。

李大婶一眼就看见了自己的孩子被捆绑着,大怒:“纪衍诺,你要干什么,快放了我的孩子!”

“娘,救救我!”纪衍诺露出了邪恶的笑容,其实他不想伤害李大婶的孩子,只是想让李大婶乖乖招认。

“如果你不招,我就将他杀了!”纪衍诺语气凶狠,一把刀就架在李大婶孩子脖子上,孩子吓傻了,哭了起来。

李大婶被吓到了:“招,我全招,你放开我孩子!我承认我将长安王卖给人伢子了,至于他现在在何处,我也不知道!”孩子哭的更大声了,李大婶祈求。

“好!很好!”纪衍诺命人将她的孩子带了下去,继续折磨着李大婶,持续了三天。

纪衍诺嫌李大婶在王爷府晦气,打扰叶浮珣恢复,便派人将她送入了疯人院,进入疯人院没多久,李大婶疯颠,几日之后,传出了李大婶被疯人院疯子杀害的消息。

“干娘……”还是她孩子的声音软软糯糯的,那么动听,又那么的亲切。

叶浮珣听了,突然没有忍住,双眼一酸酸涩的眼泪就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那个那么温柔的孩子伸出了胖乎乎的小手,帮她拂去了眼泪。

然后又凑了过来,在她的脸颊上亲了几下:“不哭了,不哭了,只要吹几下就不疼了,只要吹几下干娘就不疼了。”

原来这孩子以为他是哪里疼,所以才会哭,这是她以前经常教他的方法。

可是她是心疼,是思念而产生的疼。

她想念她的孩子。

“小白,你告诉干娘,你到底去哪儿了呀,你能不能早点回来,干娘真的好想你啊,干娘每天每夜都在想你。”

叶浮珣突然想要抱抱自己的孩子,但是当她伸手的时候抱到的却是一片虚无。

眼前刚才温馨的画面也转变成了另外的画面。

一片的阴暗冰冷。

好像伸出手出去的时候,就能够感觉到如同寒冬一般冻住的感觉。

她把手伸了出去,就连关节都被冻住了,冷得彻骨。

浑身如同跌入冰窖一样。

“小白,干娘的小白,你到底在哪儿,你不要吓干娘了,你在哪?”叶浮珣已经慌得不行,这样恶劣的环境,她的小白如何能够生存下来?

“干娘……”她听到了小白的声音,不过小白的声音也变了。

变得痛苦变得沙哑,好像强忍着眼泪和愤怒一样。

“为什么不来找我干娘?小白好痛啊,小白,真的好痛啊,干娘快来救救我……”

这一次的小白是在呼救,他太无助了,他受到了别人的伤害没有办法挣脱,只能请求自己最亲近的人的救助。

可叶浮珣没办法啊。

她看不到她的孩子,也分辨不到他在哪里?

只能在黑夜中听着小白的嘶吼,听得她心如刀绞。

到最后,她是在噩梦中惊醒来的。

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满头冷汗。

念慈听到了她的尖叫声,撩开帘子走了过来,一看到她,吓了一跳:“天哪,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额头上全部都是冷汗。

还有你的脸色怎么这么苍白,是不是做噩梦,还是哪里不舒服,要不我去叫太医过来?”

念慈吓坏了,拿出了一条贴身的手帕,帮她擦拭冷汗。

叶浮珣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是在感叹什么,随后道:“没事,我没事……”

她说话的时候有些喃喃自语,似乎心不在焉。

随后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突然抬头,对着念慈道:“念慈,你帮我准备一下,我要更衣。”

念慈愣住了,不明白她突如其来,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姐,你……”话刚刚问出口,下一秒就有了解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