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百七十七章 一饮而尽

嫡女归 云舒 2456 2021-09-07 00:36

这个问题引来纪衍诺的注视,他盯着叶浮珣看,看的叶浮珣一头雾水。

见她真的不像是知道的样子,纪衍诺道:“王叔是上一届皇位争夺的失败者,珣儿觉得呢?”

那就是两人有仇咯,叶浮珣若有所思。

过了一会儿,皇上来了,一番客套话之后,就进入宴会的主题。

他们对面的赵阳王突然间站了起来,对皇上举起杯子:“皇兄,这杯我敬你。敬我们兄弟多年未见,如今又重逢了。”

皇上脸上神色未变,奖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赵阳王喝了酒,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突然看了过来,准确的说是在看纪衍诺。

他的视线让人有些反感,且许久没有移开的意思。

皇上注意到了,便主动的跟他说了一下纪衍诺和叶浮珣的身份。

赵阳王视线不变,大声的说道:“皇兄得了一个好儿子啊!皇弟心中感慨。”

这话说的莫名其妙的,让众人都不知道赵阳王是什么意思。

皇上象征性的问了问,这才得到答案。

“皇弟一路风尘仆仆,从关卡赶回京城,这路上就听得王爷声名显赫,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见过的人啊,都夸大孟有一个爱民如子的好王爷,让皇弟一路唏嘘不已。若当年皇弟在百信心中有此威望,这皇位”

后面的话,他及时停住了,没有说出来。

可这没说完的话,众人心知肚明,再想想他说的话,众人看着纪衍诺的眼色就有些不对劲了。

叶浮珣将纪若白拖给西洛照顾,安静的吃着面前的食物,听到这句话,嘴角无声的勾了勾。

“看来王叔此次进京,是觉得这京城的风,吹的太温柔了啊。”

纪衍诺哪里不懂她的意思,手中正在给她剥虾,嘴角也噙了一抹笑容。

“有父皇在,无事。”

赵阳王话里话外显然是没能得到皇位的不甘,另外一层意思,也不过就是在说纪衍诺在百姓之中的声望过高。

在百姓心中只记得纪衍诺这个王爷,而不知道皇上的存在。

这是在暗讽纪衍诺有夺位的意思。

皇上朝纪衍诺的方向看了一眼,见他毫不在意,心里升起一股自豪,并没有因为赵阳王说的话就对他心生嫌隙。

皇上看着赵阳王,轻轻摩挲手中的酒杯,脸上带笑道:“这是好事啊。朕的儿子如此优秀,在百信心中是个明君。这样朕传位给王爷之后,也不会有太多的阻挠。”

他一开口,朝中看好纪衍诺的大臣也许纷纷站出来帮纪衍诺说话。

“王爷德才兼备,扫清六和,席卷八荒,民心所向,四方仰德,实乃我大孟之幸。”

在别处吃了亏,以他的品德必须要从其他地方找回来才如意。

这不,他在皇上和纪衍诺这里吃了亏,就把主意打到了叶浮珣的身上。

赵阳王看向叶浮珣的目光颇为猥琐,暗恨道:一个农女罢了,看你能有什么手段逃出我的手掌心。

赵阳王又对纪衍诺不怀好意道,“王爷身躯尊贵,可不知她能否照顾好殿下?”说完瞟了一眼王妃的方向。

纪衍诺眼睛动都不动,盯着刚刚拿在手里的酒杯,语气悠远而缥缈,“这就不牢赵阳王费心了。”

说完一抬手一昂头就把酒水干了。

赵阳王吃了瘪,却仍不死心。安排人与皇上引荐了舞女。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仿若从仙境里走出来的一名女子,墨发飞扬,轻纱浮面,眼神清澈,静若处。子、动如脱兔,灵动非凡。

她一袭白衣,踩着轻快地拍子来到了纪衍诺眼前,弯了弯眉眼,长袖一拂,便胜却人间无数。

这一下,别说纪衍诺了,就连王妃叶浮珣都有点心动了。实在是太美了。从未见到有人将古典舞跳成这样的,这肯定是有轻功在身吧!

叶浮珣看得入神,丝毫没发现这舞女是在撩拨王爷。这一点,身居高位的皇上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皇上摇了摇头,似乎是有什么要说,又忍住了不说。

赵阳王努努嘴,问纪衍诺:“王爷觉得如何?”

纪衍诺倒是也欣赏此女子的舞,“着实一佳人,美艳动人,然而红颜祸水,孤怕是亦无福消受。”

赵阳王闻言,对舞女的方向摇了摇头,“可惜啊可惜!”

舞女一舞毕,皇上例行赏赐。

舞女提出什么都不想要,只仰慕王爷,想去纪衍诺府中随侍左右。

这下子,众人算是炸开了锅。

有人说这赵阳王当真是好算计,美女主动请入东宫,既离间了皇帝和王爷的心,又安插了一颗棋子在东宫。

有人说这赵阳王不知享受,要是自己找到的美女早就藏起来了。

但不管别人怎么想,怎么说,王爷第一个就不答应。

“禀皇上,儿臣方才便回绝了赵阳王,这舞女万万不可入儿臣府中。”

皇上看王爷有些着急地站了出来,有些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叶浮珣,“哦?王妃可有话说?”

叶浮珣似乎还有些没有回过神来。迷迷糊糊地听见皇上叫自己,忙站了起来,眼神飘向王爷,暗道:纪衍诺招来的桃花,关我什么事儿,我能有什么意见?

“咳咳皇上,王爷之心便是夫妻同心同德,儿媳自然如他所愿。”意思是我们夫妻一条心,王爷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皇上你不必试探了。

皇上沉吟许久,同心同德他看向容妃

而舞女却闹了起来,“民女虽无其他长处,但总归是有一技之长,可以宽慰王爷之心。王妃诸事繁忙,想必没有闲暇练舞。

敢与王妃比试一二,若王妃能完全跳出一部舞来,民女甘愿离去。”

纪衍诺闻言厉声道:“大胆!”竟然敢拿王妃与舞姬作比。

舞女双腿跪地膝行几步,泣声道:“若就此离去,民女枉费心思,实在是不甘心啊殿下!民女心中唯有殿下一人!”

“咳咳”

正当众人看戏,纪衍诺将要发怒时,叶浮珣咳了几声,“偶感风寒、偶感风寒!咳咳”一边咳一边给纪衍诺递眼色。

纪衍诺这才没有再出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