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三十一章

嫡女归 云舒 3415 2021-09-07 00:36

两个小子十分有礼地拜见了青若等人,青若含笑地看着两个孩子,欣慰地说道,“若是小姐看到他们一定会很开心的。”

叶玿璃脸上的笑容微收,声音有些艰涩,“青若姐姐,姐姐她……”

“今天这么高兴的日子,我们不提伤心的事好嘛?”青颖笑道,“夫人,您请。”又听见青若问一旁的丫鬟,“郡主可回来了?”

“郡主今日和长宁公主去了围场,恐怕一时半会赶不回来。”那丫鬟恭恭敬敬地说道。

青画担忧地问道,“都谁陪着去了?”洛安郡主天生就是一个好动的主儿,这围场处处都是危险要是出了点事,那可怎么办啊。

“郁青姐姐和汀兰姐姐都跟了去,另外青若姑姑不放心又让轻云姑姑跟了过去。”小丫鬟伶俐地回答道,听到轻云跟了过去,青画这才放心,抬头叶玿璃等人已经走远了,忙提着裙边跟了上去。

“我想去祭拜一下姐姐。”叶玿璃扫过院中的景色,当初叶浮珣买了两处宅子,一处给了她,另一处就是现在的雪斋,雪斋里的一切都是叶浮珣亲力亲为。

“候妃请跟我来。”如今青若等人已经脱了奴籍,青若和轻云又是太后亲封的女官,在洛安郡主身边也算是有一个照应,青若引着叶玿璃到了祠堂,偌大一个祠堂只供奉了两个牌位——一个是唐婉的,另一个则是叶浮珣的。

叶玿璃虔诚地跪下拜了三拜,看着烛火照应下的牌位,轻声说道,“姐姐,我回来了,对不起,回来的有些晚。”

“小姐生前最疼爱的便是您了,就连病重之时,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您。”青若每每想起叶浮珣,都会彻夜彻夜的睡不着,她特别想知道叶浮珣最后有没有留下什么话,“候妃,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嘛?”

“青若姐姐您问。”

“当年小姐身中剧毒,不惧万里赶去边南,她……有没有留下什么话?”

叶玿璃摇摇头,“没有,当年姐姐和季公子突然来到边南,我以为她只是单纯地来看望我,可谁知第二天天未亮她便不告而别了,我当时就应该想到以姐姐的性子,不会无缘无故地突然来到边南,我就应该早点察觉。”叶玿璃转念一想,问道,“姐姐不是在习水病逝的吗?”

“不是。”青若手里拈着一串佛珠,神色忧郁,“当年小姐请旨和紫凌王和离,没过多久便又向太后讨了懿旨,要远离京城前往习水,可谁知她却不告而别,当年走的时候,只有我们几个带着郡主回了习水,到了习水为了让所有的人都以为小姐在封地养病,我便让人假装小姐,闭门谢客,直到八个月以后,我收到消息小姐去世,当时我匆匆赶过去,小姐早已经没了呼吸,我悲痛欲绝,当场昏了过去,再次醒来他们已经按照小姐的遗嘱将其火葬。”

“那你可有见过季公子?”叶玿璃问道,这十年来她一直在打探季南北的下落,可是这么多年了,却一直杳无音信,就像是从人间蒸发,而她也知道这些年来寻找季南北的不仅仅是她一人。

“没有,我也曾多方面派人去找,就连大少爷也没有找到季公子的半点消息。”青若怅然地说道,“季公子是陪到小姐最后的人,他对小姐情深义重,后来我派人去了乌麒山,听说季公子因为小姐去世,悲痛欲绝,伤心过度,从此便隐居,不再出世,就连季家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儿,如今是否还在人世。”

“原来如此。”叶玿璃失落地说道,原本以为找到季南北或许还能知道一些叶浮珣的事情,空荡荡的祠堂里只剩下两个人的叹息,“青若姐姐,我想和姐姐单独待一会儿。”

青若看着叶玿璃有些失落的背影,叹了一口气,转身退了出去,在院子里遇见了上窜下跳的董君嵘,忙叮嘱一旁的丫鬟,“你们照顾好小公子,别让他摔着。”

目光落在一旁规规矩矩坐在凉亭内的董君烨身上,上前笑问,“大公子怎么不去玩啊。”

董君烨见青若忙起身抱拳行礼,尊敬地唤她一声,“若姨。”

青若欣慰地看着他,“你这声若姨,我受之有愧啊。”

“娘亲常说,她此生只感恩一人,那便是已经仙逝的清扬姨母,您是清扬姨母身边最信任的人,曾帮助过娘亲,对于我而言,唤您一身若姨是理所应当的。”

“你倒是懂事,小姐在天之灵见到你这般,她也欣慰了。”青若顺手为其倒了一杯茶,见董君烨眉间带着淡淡地担忧,一点也不像一个十岁的孩子,“一个小孩子,怎么心事重重的?”

“若姨,您有所不知,娘亲这些年来一直为清扬姨母的去世自责愧疚,如今她来祭拜姨母,我怕再引起伤心之事,伤了身体。”

两个人正说着,一个小丫鬟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青颖轻声呵斥,“没见到今日有贵客吗?如此慌张,成何体统!”

那小丫鬟跪在地上,说道,“青颖姑娘恕罪,只是刚才围场的宫女传来话,说郡主的马惊了。”

“什么!”青若手中的茶应声落地,此时叶玿璃也从祠堂出来,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一惊,“青若姐姐你先别着急,我们去看看再说。”

“郡主现在在哪儿里?”

“已经被送到了离围场最近的意风殿,太子殿下已经召了御医。”

青若转身对叶玿璃说道,“候妃,今日事发突然,招待不周,改日定亲自登门拜访。”

“你我之间还说这些做什么,我陪你一起去看看。”叶玿璃握着青若的手安慰道。

意风殿。

宋瑜琏坐在厅外,阴沉着一张脸,一言不发,身边的奴才们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话,从来还没有见过太子这么难看的脸色,宋长宁在厅外走来走去,听着洛安郡主惨叫的声音,心都揪在一起。

太监通报后,青若等人匆匆地走进来,“参见太子殿下,参见长宁公主。”

“姑姑请起。”宋瑜琏因为叶浮珣的关系,对青若也是礼让几分,“此事事发突然,孤已经命人去查,一定会给洛安郡主一个公道。”

青若无心听这些,担忧地看向内殿,洛安郡主听到动静,再也不敢叫,她怕青若担心,只能强忍着。

御医一出来,青若等人便围了上去,“张御医,郡主怎么样了?”

张御医可惜地摇了摇头,说道,“郡主伤势颇重,身上多处摔伤,最严重的是右腿,断骨已经接好,只是日后恐怕……”

青若身子一软,洛安郡主若是瘸了,她的一生可就完了,她推开张御医慌忙走进内殿,看到洛安郡主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见她来了,冲她微微一笑,“若姨,对不起,又让你担心了。”

这么多年以来,青若早已经把洛安郡主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来看待,平日里虽然对她严厉,但只要她一有个头疼发热的,青若都会彻夜守在她床边,如今却被告知这个孩子再也无法像正常人走路,青若心里就揪疼。

“若姨,您别生气了,我知道错了。”洛安郡主见青若看着自己一言不发,以为她在生自己的气,“您要是觉得生气,要不您打我几下解解气,或者等我好了,就打我抄《女戒》好不好?”

“好。”青若忍着泪,轻点一下她的鼻尖,“你要是再调皮,不听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洛安郡主笑笑,“若姨最疼我了,您才不舍得呢。”身上的疼痛让洛安郡主皱起秀眉,却忍着没有叫出来。

叶玿璃和青颖等人走了进来,青画已经哭得像个泪人一般,洛安郡主见了笑道,“画姨,你哭什么啊,我一点都不疼,真的。”

“素儿,你感觉怎么样?”叶玿璃这么多好第一次见到当年还是个小孩子的洛安郡主,关心地问道,洛安郡主只是愣了一下,看着这个眉眼间有几分熟悉的夫人,笑道,“姨母,我没事。”

等到洛安郡主睡着后,青若等人才走了出来,这时宋瑜琏派出去查围场一事的侍卫已经回来,“殿下,是有人在公主马槽动了手脚。”

宋长宁一惊,“若不是我见若素姐姐的马好看,硬是要了过来,今日摔断腿的就是我了。”

宋瑜琏脸色阴沉可怖,冷声道,“给孤查,将负责马场一律人等严加审讯,天黑之前,孤要知道答案!”

“青若姑姑,请您放心,孤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给若素姐姐一个说法。”一句若素姐姐让青若把所有诘难的话都咽了下去,“那我替郡主谢过殿下了。”

“不用查了。”这时轻云两一个小太监扔了进来,“问问他便知道了!”

“太子殿下饶命啊,奴才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啊?”小太监跪在地上,身子抖得厉害,一个劲地磕头饶命!

“抬起头来。”宋瑜琏冷声说道,小太监哆哆嗦嗦地抬起头,宋长宁惊呼一声,“竟然是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