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七十七章

嫡女归 云舒 3286 2021-09-07 00:36

“姐姐,我想你应该叫我一声妹妹,而不是慕容姑娘吧。”慕容依旧含着笑意看向叶浮珣,不过她的眼里却没有半分笑意,声音也带着淡淡地冷意。

叶浮珣微微一愣,接而笑道,“本妃的妹妹可是刚刚出嫁,可不想再要一个所谓的妹妹。”

“阿濯哥哥把我以侧妃的名义带回来,那姐姐就得叫我一声妹妹不是吗?”慕容手划过一旁的古琴,发出了几声清脆的声音,“阿濯哥哥比较忙,姐姐身为他的妻子,自然要帮衬着,这侧妃仪式是不是该择日举行了?”

叶浮珣一双清冷的眸子对上慕容的目光,“想要侧妃仪式?”叶浮珣最讨厌的就是用这种阴阳怪气的声音来跟她说话,她叶浮珣向来不是什么宽厚之人,面对慕容的挑衅,她自然不会坐以待毙,“慕容姑娘是不是太过于心急了,就这么巴巴地想要嫁到我们宸王府?怎么一点小女子的羞怯都没有,哦?对了,慕容姑娘这是二嫁了吧,难怪呢,逼婚都成了常态。”论耍嘴皮子,叶浮珣她还没有怕过谁,更何况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弱女子。

慕容最怕得就是她二嫁的这个事实,如今被叶浮珣拿出来,曝晒在光天化日之下,气得她脸色一阵白一阵红,让叶浮珣诧异地是,慕容竟然忍了下来,“既是我是二嫁,阿濯哥哥还不是把我从边北千里迢迢带了回来,这点倒是很让我感动呢。”说着对叶浮珣冷冷一笑,向前一步,“阿濯哥哥爱的人是我,而你,不过是他寂寞时的一个代替品而已。”目光撇到正往这边赶来的一道玄色的身影,突然伸手推了一下叶浮珣,自己却向后倒去,叶浮珣千想万想没有想到,慕容竟然会来这么一招,她本能地拉住慕容,不料慕容向前一栽,头磕到了石凳上。

“你这种小把戏是本妃最不屑于玩的。”叶浮珣居高临下地看着慕容,她捂着额头,回首,鲜红的血透过手指留了出来,“姐姐,我没有……”

歆水亭外的丫鬟听到动静,忙走进来,看见满头鲜血的慕容,又看了看一脸阴沉的叶浮珣,不知如何是好,青画抱着叶浮珣的披风急匆匆地走了进来,看见满脸是血的慕容,以为自家主子吃了亏,关切地上下查看叶浮珣,见其并没有受伤这才松了一口气。

“姐姐,我想你误会我了……”慕容双眼含泪,看着叶浮珣,

对于这种自残来诬陷她的人,叶浮珣向来不屑,不过既然慕容想玩,她就陪到底,“哎呀慕容姑娘你在说什么啊?本妃误会你什么了?你想多了了,怎么站都站不稳,还不快把你家姑娘扶起来了。”仿佛刚才一脸阴沉的人不是她一般,看着满脸是血的慕容说道,“你要侧妃仪式,吩咐一声就是了,本妃自然会给你办的,何必还用这个来威胁本妃。”说着叶浮珣还温柔地用手帕替慕容擦着脸上的血,可惜地说道,“这么好看的脸蛋要是留了疤可就不好看了,下回慕容姑娘要是有事求本妃,大可打发个奴才告诉本妃一声,必定给姑娘的事情办的妥妥的。”

慕容愣愣地看着叶浮珣,按照剧情她不应该大发雷霆指着自己在演戏吗?怎么忽然就这么改口,还这么温柔,那抹玄色的身影已经站在歆水亭外,心里不确定他到底听到了多少,楚楚可怜地说道,“阿濯哥哥……”

叶浮珣身体一僵,转身看见宋寒濯一身玄色的锦袍,负手而立,目光落到慕容的脸上,剑眉微蹙,大步走了进来,目光扫视了一眼叶浮珣,低头查看慕容的伤势,冷声吩咐道,“还不快去请大夫。”

“我没事。”慕容柔声说道,“姐姐也不是故意。”叶浮珣冷笑一声,凉凉地开口,“来人把歆水亭的石凳石桌全给本妃撤了,省的本妃再不小心让慕容姑娘受伤。”说着看也不看直接带着青画走了出去。

宋寒濯无奈地看着那抹冷冷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吩咐身边的人好生照顾着慕容,准备转身去哄某个生气的小女人。

“阿濯哥哥……”慕容伸手拉住他的衣角,“你能不能陪陪我,我的额头好痛。”正说着一个小丫鬟领着大夫走了过来,慕容顺势说道,“阿濯哥哥陪我好不好?”

宋寒濯犹豫了一下,掀袍坐到了一旁,自始至终慕容握着宋寒濯的衣角,大夫麻利地给慕容上了药,“近几天不要让伤口感染。”

宋寒濯微微点头,让一让的老嬷嬷送走了大夫,慕容扬起一张虚弱的笑脸,“我现在像不像五年前受伤的你?”

五年前宋寒濯初次受伤也是伤的脑袋,慕容在给他处理伤口的时候,把他整个脸都裹住了,只留下一个双眼睛,一个嘴巴。

提到之前的事情,宋寒濯脸色一软,眼睛里带着点点笑意,“这个大夫的手法可比你好多了了。”

“哪儿有。”

“走吧,本王送你回去休息。”也许是过去的回忆太过于美好,宋寒濯脸色柔和了很多,对慕容笑道。

慕容眼睛闪过光亮,有些受宠若惊地点点头,她来了这么多天,宋寒濯对她的温柔少得可怜,从来没有这么温和地跟她说过话。

不一会儿,整个宸王府的人都知道了宸王妃将慕容姑娘推到受了伤,王爷亲自将慕容姑娘送回了锦绣楼,大家纷纷猜测王妃是不是要失宠。

“阿濯哥哥……你不进来坐坐吗?”慕容诧异地看着站在门口的宋寒濯。

“你好好休息,本王就不打扰了。”难得见宸王这么君子,不等慕容研究,宋寒濯便转身离开,走了两步仿佛想起了什么。又转身回来,慕容脸上一喜,以为宋寒濯改变了注意,“我让下人去做你喜欢吃的……”

他话还没有说完说完,只见宋寒濯附在她的耳边对她说了一句话,脸上的笑容僵硬住了,“阿濯哥哥你听我……”

“嘘。”宋寒濯朝她邪魅一笑,不再理她,大步离开了。

别亦阁。

“王妃怎么了?不是去歆水亭作画了吗?怎么脸色这么不好看?”青颖悄悄地问一旁的青画,别亦阁的几个青字的丫鬟围在一起,看着庭院里练功的叶浮珣,轻云交了叶浮珣几招简单地防身招式,很久没有练了,手里的五彩鞭子挥得虎虎生威,几个丫鬟谁也不敢上前,别亦阁的花花草草无辜受累,几盆娇贵的花草就这样被叶浮珣糟蹋了。

“叶姐姐,你在练功嘛?”凌安郡主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过来,新奇地看着练鞭子的叶浮珣,“我也要。”

轻云眼疾手快地拉住唯恐天下不乱的凌安郡主,这小祖宗的手可没有轻重,王妃那点花拳绣腿可不是她的对手。“凌安郡主,王妃心情不好,您不要凑热闹了。”

“心情不好?谁惹叶姐姐生气了?本郡主教训他!”

轻云看见一抹玄色出现在了别亦阁的庭院里,伸手指了指宋寒濯所在的方向,“除了那位谁敢惹我们家王妃啊。”轻云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某个郡主立马怂了下来,笑话那可是宸王殿下就算越贵妃再宠她,她都不敢在宸王殿下的头上动土,“那个……小两口的事儿,本郡主就不掺和了,你告诉叶姐姐回头本郡主再找她玩。”转身撞上宋寒濯的胸膛,吃痛地捂着脑袋,这个人是铜墙铁壁吗?

“三哥。”凌安郡主抬起头讨好地笑道,“那个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就溜之大吉。宋寒濯含笑地看着叶浮珣在耍着她那点花拳绣腿,看得正出神,忽然一条鞭子从天而降,宋寒濯本能地躲了过去,叶浮珣看了她一眼,冷冷地收回了鞭子,“方才鞭子不长眼差点伤了王爷。”

别亦阁的奴婢们十分有眼色地退了下去。

其实叶浮珣也不是什么矫情之人,但是就是看见宋寒濯对慕容关心不爽,她才不相信宋寒濯会看不出来慕容那么拙劣的演技,她就是想发发脾气,来缓解一下这么多天心里的郁结。

“呵呵……”身后的人发出来几声轻笑,叶浮珣转身杏目怒瞪,一身玄衣,金色的蝴蝶面具,如同天神降临一般现在她的身后,嘴角微微上扬,可以看出她的心情十分的好,“你笑什么?!”

“本王再笑没想到珣儿生气吃醋的样子这么可爱。”某个高冷的王爷又说起了甜言蜜语,一脸宠溺地看重眼前气呼呼的小女人,上前一步,“本王可从来没有认为慕容的伤是你弄的,怎么一句话都不听本王的就生起气来了,还连累了歆水亭的石凳石桌。”

“你还好意思问我。”叶浮珣嘟着嘴伸手手指点着宋寒濯的胸膛,委屈地说道,“你不声不响地把她以侧妃的名义带回来,都没有跟我商量,我生气难道不应该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