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百四十章 无能为力

嫡女归 云舒 2508 2021-09-07 00:36

“哪儿都不要。”叶浮珣又挠他,“能不能正经点。”

纪衍诺轻咳声:“自然,明日就要秋猎,孤带你的打猎如何,孤记得你一手好箭术十分惊艳。”

叶浮珣骄傲的哼唧唧:“你就是怕输,故而来寻求我帮忙来了。”

“是是是,孤的王妃可厉害了。”纪衍诺哄道。

俩人说了好一通话,纪衍诺给她仔细洗完澡,细致温柔抱她回屋。

刚出浴屋,就见纪若白睁大圆鼓鼓的眼睛看着他们,一瞬不瞬的盯着。

叶浮珣有些不自在,想要下来却被纪衍诺抱紧。

“干爹为何总是在夜里抱着干娘从浴屋里出来?”纪若白天真问道,无邪的脸闪过丝疑惑。

叶浮珣猛地咳嗽,她深深反省自己是不是给孩子带来了不好的影响。

纪衍诺空出手将纪若白的衣领提起,往飞云的方向一扔。

飞云准确无误的接住,大眼瞪小眼。

“那还是得等你长大,娶了妻才能尝到其中的滋味儿。这问题,恕干爹不想回答。”纪衍诺大步流星往前走。

叶浮珣扶额,掩面:“纪衍诺你能不能要点脸!”

“人就是不要脸,天下才能无敌。”纪衍诺轻松的抱着她往前走,见她瞪着自己,忍不住俯身在她眼角落下一吻,“乖,睡觉。”

还在原地的纪若白跟飞云相视了好一会儿,纪若白张口问道:“飞云哥哥,刚我问我爹爹的问题,你可能解答?”

飞云摇头三连:“回长安王的话,恕属下无能为力。”

“看来,明日得问清扬夫子才行,他学识渊博,又能教出状元郎,定是知道。”纪若白自言自语,决定就这样做。

飞云急忙道:“非也,长安王若是想知道的,属下似乎又懂了的王爷的问题。”

若是真的被纪若白说出去,这京城岂不是又知道他们殿下的闺房之乐。

绝对不行!

主子的名誉,由他来守护!

毕竟,王爷跟王妃在百姓心目中,那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纪若白好半天都没等到他解释,拉了拉他的衣袖:“飞云!你再不说,我去问清扬夫子了!”

“我说。”飞云忙道,“这呢,是因王爷抱得美人归,他心中有王妃,故而想多抱抱。”

纪若白似懂非懂:“我突然明白了一句话。”

飞云不解,期待的看着他。

“干爹跟干娘才是爱,而我是多余的。”

第二日。

东宫的早膳向来极为丰富,叶浮珣追求养生,入秋冬,喝乌鸡汤最是滋补。

她特意教了厨娘煲乌鸡汤的法子,放几块生姜,放一根葱结,然后再放金蝉花跟乌鸡一起煮汤。小火熬煮二个时辰,用砂锅煮汤最佳。

金蝉花营养价值极高,对妇孺而言,是上好的补品。

这煮汤方子,她也给了御膳房一份。

从太后到皇上再到宫女太监们,都夸赞叶浮珣简直是人间仙子,不仅是美人还心善,人好!

秋猎在皇家御园里边养了猛虎,有专门的人喂养。

女主一身戎装,英姿飒爽,整个人看上去极为的利落干脆!

“珣儿今日可真好看。”纪衍诺将女主额前的发丝拢到后头。

这举动引起京城各贵夫人,没出阁的世家小姐的注意,他们对叶浮珣是十分羡慕嫉妒。

夫君是天下第一完美的王爷也就算了,居然还对她如此温柔体贴,更为重要的是专一。

真是好命。

大部人人其实都会酸一句:“等王爷升官了,可就要纳妃喽,谁知道这是不是表象。”

锣鼓响的那一刻,众人骑马奔腾!

远在千里的颜村也是锣鼓震天,昨日颜村一村之长接到状元郎要来颜村时还满脸震惊。

洛安县下了倾盆大雨,所以一开始被崔旺派去报喜的人耽搁了,在颜如雨之后。

颜母在家中纳鞋底,对外边的事情一无所知。

村里早就沸腾了,有读书的孩子家中,都纷纷带孩童出来,想沾沾状元郎的福气。

在他们心底看来,能成为状元郎的,必定是天上文曲星下凡了。

马车入颜村,飞影等人将早准备好的荷包分发给村民们,里边都有一两银子。

张氏拿到了荷包是笑得合不拢嘴,讨好的问飞影:“这位小哥,里边坐着究竟是那位状元郎啊。”

飞影有些奇怪的看了她眼,随即解释:“正是你们颜村的颜状元,昨日来报喜的人没到吗。”

张氏也觉着奇怪,颜村就没听到那个家的孩子去上京赶考了。

她刚想说是不是来错了,就突然想起颜母前些日子说的,他们家颜如雨参加科举了。

该不会是他吧。

张氏摇摇头,不可能的!

所有人也在猜测究竟是什么状元,于是他们都看见马车朝颜如雨的家中去。

他们心底都是一头雾水,又感觉有些荒诞。

马车停下,颜如雨下马车,鞭炮轰隆直响。

崔旺派来报喜的人也终于赶到,敲锣打鼓好不热闹,领头人高喊:“恭迎颜状元郎回故土!”

一村之长激动不已,这可是百年也难出一个状元郎的颜村啊。

尽管不是他家的孩子,但他骄傲,颜如雨是颜村出来的人!

“娘。”颜如雨进屋就跪在地上,此刻他的心情是五味夹杂。

他在回村之前打听了村民们对颜母的态度,也知道了张氏等人处处嘲讽颜母。

所以他进村之前并不想下马车面对他们,树高百尺,落叶归根。颜村是他的故乡,他要回来祭祖,要回来给他母亲撑腰。

“恭喜老夫人,您以后就是状元郎的母亲了。”领头人进屋,笑容满面。

西洛给了他一个荷包,领头人摸了摸,意外不已。

他本以为颜如雨虽然考上状元,但毕竟家底薄,不能拿出多少来打点人。

崔旺让他来的时候还不愿意,但他刚摸了摸,荷包最少有三两银子,这还真出手阔绰啊。

既是拿了钱,领头人更是带着人十分有劲的在村子里敲锣打鼓报喜。

阿桌躲在角落里,他眼底的情绪极为复杂,又是嫉妒又是羡慕又是不甘心,各种滋味儿涌上心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