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五十九章

嫡女归 云舒 3227 2021-09-07 00:36

青若正欲转身离开,两个黑影挡在了自己的面前,她戒备地看着两个人,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果真是个小美人啊,”其中一个男子淫笑着看着青若说道,“老子很久没有上过这么标致的美人了。”

“瞅你那点出息。”另一个有些瘦的男子说道,“别忘了主子交代给我们的事情。”

瘦子的声音还未落,身边的伙伴已经受不了,伸手就要抓青若,青若转身就要跑,还没有跑几步便被男子抓住,手里的灯笼落地便灭了,周围漆黑一片,只有天上的一轮孤月,青若拼尽力气,从那男子手里逃脱,却被另一个男子一巴掌打在地上,男子撕开青若的衣服,淫笑地说道,“小美人,你就好好地享受吧,小爷保证你能欲仙欲死。”

白皙的皮肤暴露在冰冷的空气里,青若心凉了一半,大脑快速地运转,是谁在算计她,到底是为了什么,趁男子脱衣服之时,青若抬膝踢向男子的胯,男子吃痛翻身下来,青若忙爬起来,另一个男子暗骂一声追了上去,十几米的距离追上了青若,拽着青若的头发连闪了几个几个巴掌,被踢的男子追上来,狠狠地踢了青若一脚,“妈的,竟然好踢老子,今天老子就让你尝尝老子的厉害。”说着撕开青若的衣裙。

青若惨叫一声,她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死死地咬着嘴唇,发髻早已经散了,脸上全部都是伤,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像是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男子气喘吁吁地趴在青若的身上,啐了一口唾沫,“真他妈的无趣!”另一个男人低头看着如同破败的娃娃一般的青若,冷笑道,“别怪我们无情,只怪你得罪了人。”说着弯下身子扯过青若身上的衣带,狠狠地勒着青若的脖子,附在她耳边说道,“安心地去吧。”

青若挣扎着,瞳孔渐渐放大,此时漆黑的天空中绽开了烟花,绚丽而又多彩,她缓缓伸手,想要触碰,却转瞬即逝。

转而狠狠抓住男子的手,将指甲陷入他的肉里,男子吃痛手上的劲捎松一下,随即又狠狠地勒下去,没多久,地上的人儿已经没有了动静,只有那双眼睛死死地瞪着。在这儿冰冷的月下,显得格外的诡异,两个人收拾好一切后,突然感觉冷风阵阵,心里毛骨悚然看着地上死不瞑目的青若说道,“处理好尸体,我们赶紧走吧。”两个人将青若拖到一个草丛伸出,这个地方比较偏僻,一般不会有人来的,处理好一切,不一会儿便消失在黑夜中。

洛安郡主回到座位上歌舞差不多已经散了,唐凤初身体刚好此时已经有些疲惫,便先回去休息了,一见唐凤初离开了,洛安郡主也找借口离开了,刚出大殿,轻云便迎了出来,目光落在洛安郡主的身后问道,“青若呢?她不是去找你了吗?”

“若姨,没有啊,我没有见到若姨。”洛安郡主疑惑地说道,“若姨什么时候离开的?走了有多久了?”

“有一个多时辰了。”轻云说道。

洛安郡主突然心里生出了一股浓浓的不安,说道,“派几个人去找找若姨。”今晚格外的冷,热洛安郡主抬头看向皎洁的月亮,心里七上八下。

轻云等人找了一晚上都没有青若的消息,东方渐渐亮了起来,洛安郡主也不知道找了多久,她不敢惊动宫里的任何人。她宫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找遍了都没有找到,不知不觉来到了一片荒废之处,突然在地上看到青若的珠钗,她忙捡起来,发现地上有血迹,心里一紧,顺着斑驳的血迹,在枯草丛中发现了青若的残破的衣裙,她屏住呼吸,颤抖着手走了过去,一张昨天还对她笑得脸,此时冻的发紫身上全部都是伤,衣服早已不遮体,洛安郡主张张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想哭眼睛里却一滴眼泪都没有,双腿一软瘫坐在青若身边,颤抖地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若……姨。”这是她的若姨,从小到大最疼她的若姨,会吵她,会罚她的若姨,会护她会爱她的若姨,此时就这样惨不忍睹地躺在地上,脖子上的勒痕刺痛了她的双眸,洛安郡主褪下自己的披风,紧紧地盖在了青若的身上,紧紧地抱住青若的身子,此刻她终于明白什么叫做痛彻心扉!

“啊……”她低身哭着,眼泪一颗一颗落在青若的脸上,“若姨,若姨……”一声声泣血般的呼喊,仿佛这样怀里的人才会醒来,笑着对她说,“你又调皮,罚你抄《女戒》。”

轻云等人找到洛安郡主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时辰,她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幕,昨晚还好好地跟自己一起进宫应宴的人,毫无声息地躺在地上,而洛安郡主目光呆滞,轻云还未伸手,洛安郡主戒备地护着青若的身体,郁青汀兰早已泣不成声。

轻云解下身上的披风,披在洛安郡主冰凉的身上,强忍着悲痛说道,“郡主,我们回家好不好?带着青若一起回家。”

洛安郡主僵硬地转了转眼珠子,沙哑着嗓子说道,“回家?”

“嗯,青若不喜欢这里,我们带她回家。”轻云轻轻地将青若的眼睛合上,郁青汀兰扶起洛安郡主,宋长宁听到动静忙赶了过来,着实吓了一跳,但毕竟是皇家公主,看着洛安郡主伤心欲绝的模样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现在是年节时候,宫里忌讳这些东西,尤其是在昨天晚上死在宫里的人,都会被视为不详,所以这件事不会被声张。

宋长宁命人将青若梳洗一番,将她偷偷地送出了宫,没有人知道青若那天晚上经历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洛安郡主在消失的那两个时辰做了什么,回到雪斋一言不发,抱着青若的衣服一坐就是一天,从宫里回来,青若生病的消息便放了出去,五天后正式宣布青若去世,快得让人怀疑。

宋瑜琏早在那天便得到了消息,他赶过去的时候,洛安郡主已经带着青若的尸体出了宫。出殡那天,洛安郡主披麻戴孝跪在灵前,无寻站在门外看着白绫,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若不是淡竹及时扶住她,恐怕早已倒下,“夫人,您没事吧。”

无寻站在院子里,看着大厅的棺材,自言自语地说道,“我还是没能给她一个安稳的人生,是我害了她。”

“夫人,您说什么呢?”

无寻突然仰天大笑,悲痛至及,“天命啊天命。”说着挣脱开淡竹的手,深深地看了一眼青若的棺材,“对不起……”转身一步一步地离开。

轻云看着无寻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雪斋的门口,凌安郡主匆匆从沼邑赶了过来,温言哭得眼睛红红的。

“阿言姐姐怎么回事?青若她怎么会……”

“被人害得。”温言擦干眼泪说道,“素儿那丫头恐怕快撑不住了,自从青若出事后,他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目光落在仅仅几天就消瘦一大半的洛安郡主。

凌安郡主过去上了一柱香,而后安慰道,“素儿,节哀顺变。”以前充满灵气的小姑娘,此时仿佛就是一个没有生命的破败娃娃。

宋瑜琏落在洛安郡主的院子里,熟门熟路地推开门,洛安郡主就那样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若是微弱的气息,宋瑜琏都以为她死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洛安郡主,她似乎永远都是开开心心的样子,她本来就该是开心的。

“素儿。”宋瑜琏蹲在洛安郡主面前,而她仿佛没有看见他一般,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对于宋瑜琏看也不看。

“孤帮你查了那天的事。”果真只有这一招有效,洛安郡主听说关于青若的事情,眼珠微转,这几天来唯一一次开口说话,声音无比沙哑,“查到什么了?”

“有人故意将她引到那里去的,但由于天太黑,又是偏僻的地方,所以没有目击证人,所以……”

“所以她就得白白死了?”洛安郡主冷声说道,“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些伤害过若姨的人,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他们!”

宋瑜琏第一次见这样的洛安郡主,满是心疼,想要抱抱她,却被洛安郡主躲开,她缓缓摊开掌心,一块儿布襟落入宋瑜琏的眼中,“这是若姨手里握着的东西,只要找到这块布襟的主人,就找到了事情的真相。”

那块黑色的布料质地不错,不像是一般太监会用的布料,更何况这两个人也不可能是太监。

“孤来帮你查。”

“不用了,太子殿下请回吧。”说着洛安郡主又背对着宋瑜琏,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布襟,眼里满是杀意。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全部都是青若惨死的模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