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699章 世俗评价

嫡女归 云舒 2547 2021-09-07 00:36

徐安笑道:“回夫人,已经是亥中了,老爷喝了些酒,奴才伺候着睡下了。”

言罢,徐安就退出了屋子。

叶浮珣倒了杯茶润润嗓子,好奇地往床边走过去。

还真是看见纪衍诺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星眸紧闭,面颊似乎泛着一丝红意。

真的喝醉了?

书中不是说他千杯不醉的么?

叶浮珣拖过一旁的小兀子坐下,托腮挨在床沿上,直往纪衍诺的脸上瞧。

不得不承认纪大魔头的长相还真是每一处都长在了她的审美点上。

书中描述的暴君燕帝,和眼前这个男人,似乎不是一个人一样。

为怎么会这样?

若她没记错的话,书中说的纪衍诺是个独断横行,唯我独尊的人,不依照他的旨意做事,或是行为不得他的认可,那可都是直接就咔嚓了事的。

他登基后,前朝官员无不谨言慎行,别说贪腐污秽,就是本职工作都不敢任意非为,生怕被燕帝了解实情后,直接大刀说砍就砍了。

燕帝登基数年后,燕国迎来了史无前例的朝政清明的时期。

百姓安居乐业,各行各业蓬勃发展,可谓是难得的盛世。

这么说来,纪大魔头其实也不算太糟?

叶浮珣回忆着书中的描述,正是因为纪衍诺根本不在意世俗评价,砍起大臣来毫无忌讳,才会被称之为暴君。

然而他并非无底线的暴虐之人。

所砍的官员,也都是该砍的官员。

就是,暴力血腥直接了些,而且不讲情面,不会因为求情而减免该有的责罚。

反观现在的纪衍诺,好像比起称帝之后的燕帝,要有人情味的多?

叶浮珣觉得,虽然纪衍诺经常对她冷脸,可实际上对她还不算太差。

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转折点,让纪衍诺称帝后变得那么魔幻。

在她看来,若是纪衍诺保持现在的风格,登基后应当不至于那么暴虐。

不过……

她忽地又想起了彭昭训和刘奉仪,两人不过是在竹屋前露了个脸,就被纪衍诺毒哑和挑了脚筋。

叶浮珣抖了抖身子,她刚才一定是错乱了,怎会认为纪大魔头还可以拯救一下?

纪大魔头分明就是个黑切黑。

只是,对她好像还行。

那可能也只是因为她对纪大魔头来说是个有利用价值的人。

叶浮珣忽然觉得有些烦躁,站起身往她的地铺走去。

睡觉吧,多想无益。

哪知刚躺下还没闭上眼睛,就听床里传来了纪衍诺沙哑暗沉的声音:“水。”

水?

叶浮珣坐起来问道:“老爷,您是想喝水吗?”

“水。”回应她的是重复的一个字。

叶浮珣爬起来,去倒了杯茶走向床边道:“老爷,您的茶来了。”

她靠了过去,却见纪衍诺依旧笔直地躺着,并没有清醒的迹象。

若不是刚才连续听他说了两回‘水’字,她都以为自己幻听了。

叶浮珣将茶杯放到一旁的小几上,将床帐挂高了些,伸手轻轻推着纪衍诺的肩膀。

就在电光火石间,她整个人就被一道猛力跩住,眼睛一花,被纪衍诺压在了身下。

而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正箍在她的脖子上,仿佛下一刻就能用力将她脖子掐断。

叶浮珣吓得忙开声道:“老爷,是妾身……”

纪衍诺的手一顿,半眯的眼仍带着一丝锐利,在听见她的声音之后,浑身突然松懈下来,整个人直挺挺地压在了她的身上。

噗。

叶浮珣被压得差点喘不过气来。

她努力地在狭缝中求生,往右边蹭啊蹭啊,就想着摆脱压在身上的男人。

然而,忽地耳边传来哑沉的声音:“别动。”

“老爷?”叶浮珣低低唤了一声。

她刚才突然被纪衍诺抓住推倒,恐怕是因为她拍了纪衍诺的肩膀后他的一种下意识的反应。而实际上,他应该是醉得厉害了,才会不受控制地将她压在了床上。

“别乱动。”纪衍诺的声音仿佛清醒了些。

叶浮珣一动不敢动,她侧着脸,面颊上是纪衍诺高挺的鼻尖,热热的气息吹拂着她,无端生出一种酥麻的感觉,从脸颊沿着耳际一直往脖子方向窜爬。

就在她忍不住颤抖得想要推开他的时候,身上的重量突然移开,纪衍诺撑着双臂坐了起来。

“你为何在此?”

纪衍诺坐在床沿,用手揉着眉心,只觉得额头闷闷地跳。

今天的晚宴多喝了两杯,是他低估了酒的后劲。

“是老爷您刚才说要喝水,所以妾身才端了水过来。”叶浮珣动作利落地跳下了床,伸手指向小几上的茶杯举证。

纪衍诺睃了眼茶杯,伸手拿起来一口饮尽。

“您还要水吗?”叶浮珣站在床边,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不必了。”纪衍诺抬抬下巴,“你去睡。”

叶浮珣听话地钻回她的专属地铺里,转过身背对着纪衍诺,将脸埋在了被窝里。

心脏扑通扑通地直跳,脸上烧得慌。

她使劲揉了揉脸颊和耳朵,想要将方才吹拂的热气带来的感觉全部揉掉。

好不容易等到情绪平复了,却发现睡不着。

兴许是白日里睡多了,又兴许是因为胡思乱想,直到下半夜才在恍惚中睡着。

结果,第二日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

纪衍诺早就出了门。

小雨嘀嘀咕咕道:“夫人,老爷早上出门前嘱咐了不能吵醒您,他还说今天估计要下午时分才能回来,让奴婢跟夫人您说一声。”

“夫人,用过早膳后,您想出门逛街不?”

“奴婢瞧着这渚安城的街市很是热闹。”

叶浮珣想了想:“小雨,打理渚安州郡附近城镇各处产业的管事,好像就住在渚安城里?”

小雨一听,忙把怀里头的小簿子掏了出来:“回夫人,正是。管事正好就住在咱们渚安城的宅子里,姓赵。”

“那好,咱们一会儿去外头寻一处茶楼,你让人送信回宅子里,叫赵管事过来一趟。”

既然到了渚安,正好见见渚安州郡的管事,好让她了解下名下产业的大致情况。

小雨应道:“奴婢这就下去传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