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十五章

嫡女归 云舒 3330 2021-09-07 00:36

叶老夫人住在和阳院,离叶浮珣的浮笙阁不远,叶老夫人由叶修安和叶云裳扶着走进和阳院,满意地看着被打扫好的院子,对谢姨娘投去了赞赏的眼神。有了叶老夫人的肯定,谢姨娘的腰板似乎也直了起来,轻瞟了一眼叶浮珣,由吉祥扶着走进了内室。

“我这把老骨头哟,不中用了。”叶老夫人坐下,捶了捶自己的老腿说道,“不服老不行了。”

“祖母,您哪儿里老了?在孙女儿眼里啊,您可年轻着呢。”叶云裳趴在叶老夫人的腿边,笑嘻嘻地说道,俏皮的话逗的叶老夫人笑不拢嘴,“你这丫头,就你会哄我老婆子开心。”叶老夫人伸手点了点叶云裳的琼鼻,满脸的欢喜那是遮不住的,抬眸看见站在不远处的叶浮珣,立马眉开眼笑道,“珣儿啊,过来过来,站在哪儿里做什么?快来让祖母好好瞧瞧。”虽然都是笑,可是叶老夫人对叶浮珣多了许多讨好的意味。

叶浮珣依言向前走了两步,也跪蹲在叶老夫人腿边,大方一笑,“祖母,孙女儿好久不见祖母,如今一见仿若隔世,有满肚子的话要对祖母说,但又不知从何说起。”

叶老夫人来之前还担心叶浮珣因为被送养青川之事而与自己有隔阂,听叶浮珣这般说,看着叶浮珣的眼里多了几许探究。

上一世叶浮珣的确因她被送往青川而与叶老夫人有了隔阂,回来后,又因谢姨娘里里外外的挑拨离间,她与叶老夫人的关系更是雪上加霜,直到她被赐婚晋王,叶老夫人对她的态度才有缓和,当然,那一切的改变就都看在她晋王妃的身份上,这一世她成了宸王妃,叶老夫人对她更是巴结和讨好。毕竟她是叶府出的第一位王妃。

“孩子,你可是受苦了,我几次催你父亲让他把你接回来了,奈何你父亲事务太过于繁忙,让你吃了不少苦,如今你回来了,又是御赐的宸王妃日后定会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要记得感恩啊。”

“孙女儿谨记祖母教诲。”叶浮珣乖巧地说道,她心里不由的冷笑,这叶老夫人还真是厚颜无耻啊,当初把她送到青川,她可是一个不字都没有说,如今却告诉她,把她接回来,她还要记得对叶府感恩戴德。

叶老夫人看着叶浮珣这么乖巧,自然是合了她的心意,还以为她是那个不懂事的孙女儿。

“娘啊,您可能还不知道吧,前几日宸王来下聘礼,这叶大小姐可是说,我们叶府对她一点养育之恩都没有,那可真是让老爷寒了心。”谢姨娘挺着并不是十分显的肚子,酸溜溜地接过叶浮珣的话茬,叶云裳递给谢姨娘一个警告的眼神,谢姨娘视而不见,更是添油加醋地说道,“这大小姐刚回叶府便想着怎么把裳儿和玉儿从嫡女的位置上弄下来,还请来唐夫人,愣是把裳儿和玉儿赶出了浮笙阁,现在她那个浮笙阁啊,就算是老爷去,也要通报一声,更别说儿媳这个继母了。”

叶老夫人听谢姨娘这添油加醋的一说,眼神立马变得有些凌厉地看向叶浮珣,“珣儿,可有此事?”

“祖母,谢姨娘目光短浅也就算了,您怎么也跟着相信她啊。”叶浮珣委屈着一张小脸说道,“当初孙女儿九死一生回到府中,谢姨娘将孙女儿安排到了梅苑,恰逢舅妈来探望,为此大怒,当今圣上就讲的就是礼法,珣儿堂堂一个丞相府的嫡女,住在妾的院子里,于理不合啊,再者,这浮笙阁本来就是珣儿的院子,怎么倒成了二妹和三妹的院子?谢姨娘这么说,才是伤了珣儿的心。”叶浮珣就重避轻,直接忽略掉,前几日聘礼之事。

谢姨娘自然不会放过她,紧逼着说道,“那前几日大小姐可是亲口跟妾身和老爷算了一笔账,说我们叶府全部都是靠我那仙去的姐姐养着,叶府对她并无半点养育之恩。”

“珣儿!你怎可说这种胡话!”

“祖母,珣儿说得可是事实啊,当年母亲的确是带着百万嫁妆进的叶府,十里红妆,京城人人皆知。而父亲身为清官,哪儿来的那么多银两让谢姨娘穿金戴银啊。”叶浮珣眸子一转,故作惊讶地说道,“难不成……父亲,您贪污啊!”

“珣儿,休得胡说!”叶翰良脸色沉厉声喝道!他怎么就那么不爱听他这个女儿说话呢,一脸天真状,说出的话却十分扎心。

叶浮珣起身看向叶翰良,满眼地无辜,说道,“珣儿最近在学持家之道,算了一笔账,父亲一年俸禄大概是三千两,叶府下人们的月奉上上下下加起来达五百两,每日吃喝开支约五十两,光靠父亲的月奉,叶府仅够吃穿,谢姨娘头上这支白玉簪子是碧玉坊里上等货,这一支少说也得八百两,再看姨娘手上带得这个翡翠镯子,成色光泽,少说也得五百两,您一的戴可就是花掉父亲近一半的俸禄,还有二妹和三妹身上的用度,父亲的俸禄啊,根本撑不起来。那钱从哪儿来的呢?不是用的母亲的嫁妆,难道是父亲贪污来的?!圣上可是最忌讳这个,父亲这么清廉万万不会这么做。”

叶老夫人一听叶浮珣这么一说,看谢姨娘头上手上的穿戴,立马就心疼了,拍着桌子说道,“谢氏,身为主母,你竟然这么铺张浪费!”

谢姨娘没想到叶浮珣竟然会跟她算这么一笔账,听到叶老夫人吼自己,立马把自己的翡翠镯子往袖子里遮了遮,硬着头皮狡辩道,“叶府在京城是有铺子的,郊外是有佃租的,更何况,当初妾身嫁入叶府那也是有陪嫁的。”

叶浮珣不仅冷笑一声,“谢姨娘是指京城的八间铺子嘛?若没有记错的话,那也是母亲的陪嫁。至于谢姨娘刚嫁叶府时,谢家仅是六品官员,一个六品官员就给女儿如此多的陪嫁,莫非谢家贪赃枉法?!”

“你少血口喷人,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谢姨娘被叶浮珣堵的哑口无言,说着竟然扑上来撕扯叶浮珣,还未碰到叶浮珣,一个软鞭抽了过来,鞭风划过谢姨娘的发髻,白玉簪子落地,折成两段,鞭子狠狠地落在她的肩上,疼的她立马惨叫一声!

谢姨娘这一声惨叫声吓得叶翰良和叶老夫人魂儿都没有了,那肚子里可还有块肉啊,“夫人,可有伤着。”

“反了!反了!还没有规矩!”叶老夫人担忧地看着瘫坐在地上的谢姨娘,问道,“有没有事啊?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叫大夫!”转而怒瞪着轻云,气得手指发抖,吼道,“来人,把这个不分尊卑的贱婢给我拖出去乱棍打死!”

“娘啊!您要替儿媳妇做主啊……”谢姨娘的发饰落了一地,披头散发地坐在地上捂着肚子哭泣,哪儿里还有半分主母的端庄。

“放肆!”叶老夫人话刚落音,叶浮珣低声呵斥身后的轻云,“怎能在祖母面前用武!”

“祖母!”叶修安起身安抚着叶老夫人,小声说道,“你刚回来,还不知道,这个可不是普通的丫鬟,那是宸王殿下赏个姐姐的,打不得。”

轻云收起鞭子不卑不亢地说道,“奴婢只是护住,一时性急冲撞了老夫人,还望老夫人息怒,不过,宸王殿下吩咐过,任何敢伤小姐的人,奴婢可以先斩后奏!”

叶老夫人本来还想训斥叶浮珣管教无方,结果人家压根都不是叶府的人,宸王护老婆,那是情有可原,再者,一个当家主母,竟然对嫡女动手,这么有失风范的事,叶老夫人也没什么好说的,况且,这谢姨娘看着也没什么事。

“娘亲,您没事吧!您肚子里可是怀着裳儿的弟弟,摔坏了怎么办?”叶云裳忙跑过去把谢姨娘扶起来。她这一句话倒是提醒所有的人,谢姨娘肚子里怀的可是叶府的二少爷,叶翰良的老来子。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请大夫!”

“叶浮珣,我娘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叶金玉恶狠狠地说。

“啊哟,我的肚子好疼啊,老爷……”谢姨娘眼泪汪汪地看着叶翰良,说道,“妾身恐怕保不住您这个孩子了,我这个可怜的孩子啊……”

叶翰良一听,更是着急,将谢姨娘抱到叶老夫人的内室,一边安抚他,一边吼着下人,“这大夫大夫怎么还没有来啊!”

叶翰良一紧张,谢姨娘就叫得更想,顿时叶府乱成一团,叶修安趁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谢姨娘的身上的时候,低声吩咐了石竹两句,石竹悄悄地退了出去,叶修安随后看向叶浮珣,对她点了点头。

“老爷……”谢姨娘扑在叶翰良的怀里,低声啜泣,叶云裳和叶金玉守在一旁。

“姐姐,娘亲不过是一时气急,才会如此失态,可是那也是因为姐姐您说的话句句扎心啊。”叶云裳控诉着,转而又发狠地看向轻云,“若是娘亲有个三长两短,就算是宸王,也要给个说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