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九十一章

嫡女归 云舒 3379 2021-09-07 00:36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宋寒濯趴在床上,身后火辣辣的疼,强大的意志力才让他没有昏迷过去。

无寻哭着说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空想这个?”

趴在床上的人,低声笑了笑,声音里竟然还带着一丝小得意,“第一次见你本王还纳闷哪儿里来的小野猫,竟然敢拦本王的马车,那时你一眼就看穿本王的身份,言语里还透着许些威胁当时本王就像啊,反正回京之路漫漫,不如寻个乐子,路上也不至于那么无聊。”救你是无意,却没想到沦陷了我一生的心。

“都流了那么多血了,废话还那么多。”无寻擦干眼泪,一边给他处理伤口,一边说道。

傻姑娘,我害怕再不说,就永远没有机会对你说了,宋寒濯嘴边挂起一抹苦涩而又无奈的微笑,“你还记得季南北给你把箭,你说他什么嘛?”

无寻微微思索说道,“我说他磨磨唧唧像个姑娘,他还特别自恋地说,京城的女子肯定特别迷恋他,说不定还将他的画像挂在闺房日日观赏。”

“天底下哪儿有这么自恋的人啊,明明是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谪仙公子,偏偏生出一副臭美的心。”说起季南北无寻的话匣子仿佛就关不上了,有些怀念地说道,“要是他在该多好啊。”最起码她可以自私地逃避一些东西。

“夫人,准备好了。”玉竹端着一盆热水走进来,无寻立刻紧张地说道,“去将止血药和麻沸散准备好。”

“是。”

“本王不用麻沸散。”宋寒濯说道。无寻接过玉竹手里的麻沸散微微一愣说道,“不用麻沸散会很疼。”

“当初你也没有用麻沸散不是吗?”宋寒濯漆黑的眸子看向无寻嘴角微微勾起,“你一个弱女子都能忍受,我为什么不能?”更何况他还能为你换皮削骨,本王又何曾为你做过什么?这样的痛,本王自然也要尝一尝。

“宋寒濯,我没跟你开玩笑!”无寻严肃地说道,“这个由不得你!”她又何尝不知道他的心思呢,“当初季南北没有麻沸散,我自然要受得,现在有这么多,你不用让我留着做蒙汗药吗?!”说完无寻也不跟眼前这个别扭又傲娇的男人废话,用剪刀剪开他后背的衣服,撒上止血药后,伸手点了宋寒濯的穴位,略有些粗暴地捏开他的嘴巴,将药灌了进去。玉竹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她家夫人还可以这么简单粗暴,立刻又化身小迷妹。

“玉竹,纱布和小刀。”无寻镇静地吩咐道。

玉竹忙把手边的东西递过去,床上的人已经处于昏迷状态了,无寻深吸一口气,手缓缓握住箭,心一横,快准狠地拔了出来,血液溅了无寻一脸,宋寒濯闷哼一声,昏了过去。鲜血从宋寒濯的身体里不断地流出来,无寻脸色一变,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玉竹,止血药!”

玉竹忙把药递给无寻,见其头上渗出密密麻麻的冷汗,说道,“夫人,王爷的血止不住了!”

“闭嘴!”无寻慌乱地把药散上去,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脑子里忽然闪过,“玉竹,紫落绮!”

“好!”玉竹转身跑出去,守在门外的云堂云厉忙抓住玉竹,焦急地问道,“王爷怎么样了?”

“你放手,弄疼我了!”玉竹挣扎开,“我要回纪宅拿药救你们家王爷!”

两个人一听要救命,纷纷松开手,玉竹拔腿就跑,云厉见了三两步追上,单手搂起她,飞身而下,稳稳地落在了停在外面的马匹上,朝纪宅驶去。

“玉竹,你受伤了?”淡竹迎上来关心地问道,“夫人呢?”玉竹什么话也来不及说,推开淡竹朝药房跑去,纪绵希本来在后院里练武,听到动静跑过来,问道,“玉竹,我娘亲呢?你在找什么?”

“紫落绮!”平日里夫人就是把紫落绮放在这里,怎么就没有了,纪绵希目光扫过药房,落在最高的那一处,忙跑过去,不小心撞到了桌角,掂起脚尖,奈何个子太小,紧跟其身后的纪洐诺伸手够下来给她,“紫落绮在这里儿。”

玉竹忙回头,果真晒干的紫落绮稳稳地在纪绵希的手里,惊喜地说道,“太好了,夫人等着他救命!”说完掉头就跑,一句话让在场的人全部变了脸色,纪绵希和纪洐诺紧随其后,迎面撞上了给纪绵希买东西的言睿渊,“希儿,发生什么事了?”小女孩8抬起一双眼泪汪汪的大眼睛,“大师兄,我娘亲出事了。”

言睿渊脸色一变,单手抱起纪绵希紧追上去,“别怕,有师兄在。”

“夫人,紫落绮拿来了!”玉竹气喘吁吁地说道,缺见众人脸色沉重,目光看向禁闭的门,推门进去,便看到无寻呆呆地坐在床边,手握着宋寒濯,不悲不喜,就那样坐着,好像又回到了纪明南去世的那个时候,“夫人,紫落绮拿来了……”

“没用了。”无寻说道。

纪绵希跑进来见无寻完好无损地坐在那儿里,忙跑了过去,抱住纪绵希,说道,“娘亲,您没事太好了,玉竹她说你出事了。”

“娘亲……”纪绵希见无寻呆呆的,根本就不理他,纪洐诺走进来,轻声说道,“希儿,我们出去吧,娘亲有事要忙!”

所有的人都离开了房间,把空间留给两个人,无寻看着躺在床上毫无生机的男人,骂道,“骗子,骗子,宋寒濯你就是一个大骗子!”

房间里回荡着她的声音,“回来吧,好不好,我不要做无寻了,只做叶浮珣好不好?只要你回来,我就还是你的叶浮珣,叶家的嫡女,你的王妃……”若是平日里,床上的男人一定会欣喜若狂,可是现在回应他的只是无尽的沉默。无寻趴在他的手边,声音里带着祈求,“回来吧,好不好?不要留下我一个人。”她一个人太久了,久到他自己都不记得了。

宋寒濯你坚强一点好不好,我的归来,只为你,床上的人,手指动了动。

一缕阳光撒在无寻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光晕,一片岁月静好。叶浮珣动了动有些发麻的胳膊,看到床上空无一人,心里一惊,猛地站起来,“宋寒濯!”

推开门一个身影,衣黑发,衣和发都飘飘逸逸,不扎不束,微微飘拂,晨曦下的他,直似神明降世。他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眼睛里闪动着一千种琉璃的光芒。容貌如画,似是谪仙下凡,这种容貌,这种风仪,世间只有他一个人。他只是随便穿件白色的袍子,觉得就算清冷而又干净,转过身来,冲她微微一笑,声音沙哑却不失温柔,“珣儿,你醒了。”

叶浮珣笑着笑着突然哭了起来,两步走到还有些虚弱的人身边,盈盈然的眸子眨都不眨地盯着眼前的人,忽而说道,“刚醒跑出来做什么?”

“看你睡得正香,外面阳光正好,出来看看。”我还活着,陪在你身边,如此良辰美景,让我感觉不真实,出来看看是不是身在幻境。

此时不论是无寻还是叶浮珣,眼里只有一个人,眼前人。

玄睿十三年,紫凌王与清扬县主重修于好,再次风光成婚,紫凌王宋寒濯为其立下誓言,终身不纳妾,许其一生一世一双人,成为千古佳话。

“纪绵希!”一道中气十足的女声传来,在树的女孩身子一震,努力地将自己的小身子缩在树枝后,不让下面那个怒气冲冲的女子看到自己。叶浮珣气得转了一圈都没有发现那抹小小的身影,看着手里被糟蹋的不成样子的药草,这个丫头什么时候能够把毁坏草药的毛病给改了。

“你们有谁看到小郡主吗?”叶浮珣问道,两个丫鬟忙摇摇头,这种戏码在紫凌王府每天都会上演,他们家把这个小郡主宠得无法无天,这王妃虽然有的时候,对小郡主很严厉,可是也是疼到心里去。

“希儿那丫头又惹你生气了?”含笑的声音在叶浮珣的身后响起,男子玉冠束发,一身紫金蟒袍走了过来,看到女子手里的草药,目光瞥了一眼树上的斑影,笑道,“这灵仙草可是稀有啊,被毁成这样,估计是不能用了,希儿这次太过分了,本王一会儿抓到她一定好好惩罚。”

叶浮珣睨了一眼身上的男人,娇哼一声,“你要是敢动她一根手指头,本王妃跟你没完!”说着转身离开,心疼地看着自己手里的灵仙草,她该立个规矩,不能让那个丫头,再靠近药田一步!

某个男人摸了摸鼻子,轻咳一声,“还不快下来!”说着抬步就追自己的娇妻,树上的女孩子看着那两抹身影,感谢她家老爹又救了他一命,只是什么时候能把惧内的毛病给改了。忽然目光落在街道上的那抹身影,眼睛一亮,立马跳了下去,迎接那个少年。

玄睿十五年,紫凌王妃喜诞麟儿,取名宋瑜庭。

玄睿十七年,紫凌王妃诞下千金,取名宋念若。

正文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