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717章 豁然开朗

嫡女归 云舒 2605 2021-09-07 00:36

叶浮珣登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抓抓头发问道:“太后娘娘,妾身的身子挺好的呀。”

能吃能睡,能跑能跳。

太后睨她一眼:“哀家说的不是这个。”

她招来一旁的嬷嬷,在嬷嬷耳边嘀咕了两句,然后就又换了话题。

叶浮珣一脸懵。

不过很快就顺着太后的新问题继续回应,两人又聊了起来。

约莫过了两炷香的时间,殿外传来了脚步声。

太后停下了话题,笑盈盈地望向了外头:“谢太医过来了。”

太医?

叶浮珣怔然,转身便见刚才太后身边的嬷嬷正领着一名太医走了进来。

太医向太后行过礼,小心翼翼地问太后可是身子不适。

太后笑着摇头:“哀家好着呢,去给叶良媛看看。”

太医接到了太后使得眼色,恭敬地走到叶浮珣面前,替她把脉。

叶浮珣莫名其妙地就被诊了脉。

直到太医离去,太后的眉头才缓缓地拧了起来。

“太后娘娘,”叶浮珣心头一惊,刚才太医是走上前小声将她的情况给太后禀报,那声音拿捏得好,刚好她什么都没有听见,现在一看太后这个神情,不由紧张了。

“可是妾身的身子有恙?”

她莫不是得了什么大病?

太后吁了口气:“这倒不是,太医说你身子康健,并无哪里不妥。”

叶浮珣的心情可算松了松,但是,太后娘娘的神态怎么会那般样子?

然而太后并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过多谈论,又转了话题:“哀家记得你曾说过,你是进了太子府之后才穿过来的?”

叶浮珣点点头。

“那你可曾回过娘家?见过你娘和你爹没有?”

叶浮珣摇摇头:“回太后娘娘,都不曾有。”

太后凝了凝神:“在这个时代,尤其是身处皇家,家族势力对一个女子来说非常重要。你这次随太子出行回来,亦算是立了大功。”

“哀家建议你可以向太子请求,回一趟娘家。去见见你的父母亲和外家的亲戚。”

真有这个必要吗?

叶浮珣苦了苦小脸:“太后娘娘,不瞒您说,妾身不敢回去,一是怕露了馅,二是,总觉得是原主的亲人,和妾身……并不真的亲近。”

“哀家就知道你会这样想。”太后并不惊讶,嘴角含笑。

事实上,这样的心情,几十年前刚穿过来的她也经历过。

是以特别能够明白叶浮珣。

叶浮珣尴尬一笑:“让娘娘见笑了。”

太后笑着点头:“哀家都懂,你且听哀家说。”

当年的她,也是这样过来的。

只不过当年她这个身子的主人灵魂是冤屈而去的,她亦为之报仇雪恨,所以才安心地取代了原主的身份。

反倒是叶浮珣,恐怕有些难了。

“你是说你穿过来时,正好被泼了一桶冷水?而原主也没有和你说上任何话,就好像不存在一样?”太后反复地再问了一句。

叶浮珣点点头。

太后叹了口气:“那就难怪了,你这孩子,倒也是实诚。”

“不过,依哀家的切身体会来看,原主既然离开了本体,就不会回来。

而穿进了原主身体的人,不仅得到了原主的所有一切,而且原主爱恨情仇,对于穿越者来说,不应该是无视的部分。”

“有仇,就要替她报仇。”

“她爱的人,咱们也要学着去接近,去感受那份感情。”

她定定地看着叶浮珣:“你能明白哀家的意思吗?”

叶浮珣陷入了深思,久久才开了口:“多谢太后娘娘的开导,妾身明白了。”

叶浮珣是真的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此前她不大敢去接近原主的父母兄弟,总是将自己和原主划分得非常清晰。

但就像太后说的,既然她都已经穿进了原主的身体,她和原主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共同体。

她的确该去见见原主的家人,从侧面去感受下原主原本的生活。

“太后娘娘,妾身回去后会征得殿下的同意,回外家一趟。”

太后含笑点头:“太子会同意的。”

待叶浮珣离开慈宁宫后,太后脸上的笑才渐渐敛去。

随伺嬷嬷重新替她换了温茶,双手交握在身前小心问道:“娘娘可是为了太医说的话忧心?”

“正是。”太后喝着茶,叹了一口气,“哀家本以为阿斐这次随殿下出行了一月余,两人之间的感情定然如蜜里调油,好上加好。

这若是再怀上身孕的话,只要哀家开了口,帮阿斐争取个侧妃的位置,应是不难。”

阿斐是叶浮珣原本的名字,太后喜欢这样称她。

“她现在良媛的这个身份,委实是低了些。”

“若然不是哀家暗示太子带上她一同去渚安,以她的身份,加上太子后院那么多女人,根本轮不到她。”

太后又叹了口气。

叶浮珣是真的很得她的眼缘。

对这个孩子,她是越相处越是欢喜。

所以,总想为她多做些事情。

本来以为阿斐是害羞,索性干脆招来太医给她诊诊脉。

若是有了喜脉,那自然是最好。

若是没有,让太医给她看看身子情况适不适合受孕,或者有没有中些不该有的慢性毒,也是不错。

毕竟后宅后院阴私事情多,阿斐刚穿过来,被人算计了也有可能。

幸得太医说并没有。

而且阿斐的身子也康健,适合受孕。

可是,接下来太医的话就把她给气着了。

太医竟然说,阿斐仍是chu子之身。

这……怎么可能?

以阿斐的模样身段,加上聪明讨喜的性子,太子怎么到了今日还没有与阿斐圆过房?

这简直是……气煞她也。

“你说,该不会是太子对阿斐无意吧?”

这话可把随伺嬷嬷问倒了,她仔细想了想:“回太后娘娘,奴婢记得当日你让太子带上叶良媛一同出京,太子想也不想就应承了,奴婢觉得至少太子对叶良媛并没有不满意才是。”

“没错。”

太后恢复了冷静,“哀家阅人无数,太子对叶良媛有没有意思,定不会错看。”

那小子,分明是欢喜她的。

不然,从来没有主动带过人来她跟前的太子,怎会第一次带的就是阿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