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三十三章

嫡女归 云舒 3400 2021-09-07 00:36

宋寒濯一身紫色蟒袍,玉冠束发,英气逼人,大步流星地走进来,掀袍单膝跪地行礼,“儿臣给母后请安。”又对玄睿帝叩首。

“起来吧。”玄睿帝问道,“这个时候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启禀皇兄,臣弟无意间发现了一见关于后宫之事,事关皇家颜面和皇嗣,所以臣弟特来向皇兄禀告。”

“什么事啊?”玄睿帝疑惑地看向宋寒濯,只要不是谋逆之事,宋寒濯一向对皇宫里的任何事都漠不关心,今日怎么会突然前来。

“将人带上来吧。”宋寒濯冷冷地说道,两个侍卫押着一个身穿太监服装的男子走了进来,见到这个男子,祝贵妃脸色一变,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这个是越秀宫的太监。”宋寒濯淡淡地说道,“可惜他不是一个真正的太监,一个未净身的太监,日夜在越秀宫伺候着,而且听越秀宫的宫女们说,祝贵妃对这个太监可是格外的恩宠。”

“紫凌王,你身为朝廷特等王侯,怎么能够如此含血喷人,污蔑后宫嫔妃!”祝贵妃指着宋寒濯说道,“你……你肯定是跟皇后串通好的,一块儿诬陷本宫!皇上,皇上,您不要听信他们的一面之词,臣妾是冤枉的啊!”

“你这个女人,关母后何事?!”宋长宁怒道,“从头到尾,母后都不知道这些事情,你怎么什么事都不忘拉母后下水,你这个女人心思恶毒,不知廉耻!”

“长宁!”德宁太后轻声提醒道,此时玄睿帝的脸色难看极了,久居皇位,让他不怒自威,更何况此时他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你来说!”他看向小太监,“你未净身,到底是怎么混到宫里来的?!”

那个小太监一哆嗦,说道,“回皇上是贵妃娘娘,她安排的!”

“你胡说!”祝贵妃一惊,“皇上,他这是诬陷!”

“娘娘,您不能就这样卸磨杀驴,过河拆桥啊。”小太监求生欲很强,又说道,“皇上,若不是有贵妃娘娘撑腰,就是给奴才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冒充太监啊,奴才愿意将功赎罪,坦白娘娘的犯下的罪行!”

“你……你闭嘴!”祝贵妃拔下头上的簪子就朝那个小太监刺去,宋寒濯手一挥,她便摔倒了旁边的桌子上,额角撞破了,发髻散了,华丽的衣服皱了,从来没有过的狼狈,她有些心死如灰地看着玄睿帝。

“贵妃娘娘曾命人在太子殿下的点心里下了毒,但是她没有想到四皇子贪吃,硬是要了那盒点心,害得四皇子中毒,她又收买凤栖殿的宫女换了主灯,引起了大火,奴才所说都句句属实,若有半句虚言,天打雷劈!皇上若是不信,您可以拷问祝贵妃的贴身宫女留香,所有的事情她都清楚!”

“自建朝以来,后宫中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此狠毒的妇人,真是哀家大开眼界!”

“没有……臣妾没有做……没有……”祝贵妃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就完了,她再无翻身之日了,她不明白自己哪儿里出错了,竟然会让紫凌王亲自查她!

“来人,祝贵妃德行缺失,心思狠毒,谋害皇嗣,剥夺封号,打入冷宫,没有朕的旨意,任何人不得探望!”

祝贵妃瘫在地上任由太监们将他拖了下去,德宁太后叹息道,“可怜洛安了,无辜的废了一条腿,今后该怎么办啊,哀家真的是有负清扬县主的嘱托。”

提到清扬县主,宋寒濯神色一暗,玄睿帝大概明白为什么这种事紫凌王会出头了,恐怕是为了清扬县主留下来的那个义女――洛安郡主吧,“传朕旨意,洛安郡主救驾有功,特准随意出入宫中,赏其白银千两,玉如意一对…………”

宋寒濯一出手,从来不给别人留余地,祝贵妃这次算是彻底的倒下了。次日祝贵妃倒台便传到了雪斋。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狠毒!”青琴怒道,“害得我们郡主无辜受灾!”

“好了,别抱怨了。”青若说道,“赶紧收拾东西,我们今天得趁天黑之前赶到药域谷。”

洛安郡主躺在床上看着眼睛通红的青画,就忍不住头疼起来,说道,“画姨,你不会昨天晚上一晚上都在哭吧?您看你这个眼睛都快成我在习水的养的兔子眼睛了。”

青画忙别过头去,这时轻云走了进来,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洛安郡主的脑袋,“你又在捉弄你画姨,小心你若姨罚你。”

“现在若姨才不舍得呢。”三人在一块说了一会儿话,青若便让丫鬟来寻轻云,他们两个准备一块儿去药域谷请纪明南出山来为洛安郡主诊治。

药域谷。

微风吹过,传来阵阵药香,无寻坐在茅草亭下,正在认真的绣着东西,不时地抬起头看一眼不远处玩闹的纪绵希,这个丫头把她的两个哥哥弄得够呛。

纪明南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她的身边,弯下身子,问道,“你在做什么啊?”

无寻一抬头,便对上了他柔情似水的目光,莞尔一笑,将一个软垫放在石凳上笑道,“无聊给你做了一件衣裳。”

“这些去吩咐淡竹她们去外面买就可以了,何必这么辛苦。”纪明南心疼地握住无寻的手,“我最舍不得的就是你受累。”

“一点也不累,我总得找点事情做吧,再说了外面那些衣服你又穿不惯。”无寻笑道,又看到纪绵希在药田里摔了个跟头,砸折了她不少草药,忙喊道,“希儿你小心点,别弄坏了那些草药!”

“娘亲……”纪绵希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可怜巴巴地走过来,问道,“草药重要还是女儿重要,我摔得好疼啊,您看,手都摔破了。”

无寻低头一看,白嫩的皮肤都擦破皮了,心疼地说道,“谁叫你这么顽皮。”转身吩咐淡竹去拿草药。

“师娘,是渊儿的错,让小师妹摔了。”言睿渊看着纪绵希委屈的脸,唯恐怕无寻罚她,忙说道。

“娘亲,我也有错……”

“你们两个别太宠着这丫头,她送你上天。”

纪明南听了这话忍不住笑了,说道,“也不知道谁年轻的时候容易上天,我看这希儿的性子都是随了你。”

正说笑着,茵陈走了进来附在纪明南耳边言语了几句,“我知道了,你去谷口接他们,若是他们来了,就直接将她们引到妙回堂。”

“怎么了?”无寻问道。

“没事。”纪明南笑道,“一会儿可能会有客人来,让淡竹多准备一些饭菜。”

无寻秀眉微蹙,“不是说你要闭关休息嘛?什么人还敢来谷里啊,我可告诉你啊,不准再出谷给别人治病了,你要老老实实地待在谷里!”

“遵命夫人。不过这次来的人跟少卿渊源颇深,关系匪浅,我们还是好好招待吧。”

青若和轻云一路快马加鞭,在天黑之前赶到了药域谷,还未入谷口便看到一个药童打扮的人站在那里,见到二人抱拳施礼,“二位可是京城叶公子介绍来的?”

“正是。”

“谷主已经等候多时了,请诸位随我来。”茵陈说道,青若与轻云相视一眼,随着茵陈进去,刚入谷内便问道了阵阵淡淡的药香,迎面撞见了纪绵希,茵陈行礼道,“小姐。”

“茵陈,她们是谁啊?娘亲不是吩咐过这段日子不上外人进谷吗?你怎么不听娘亲的话?”

茵陈脸色微微尴尬,忙低声劝道,“我的小姐,这是谷主吩咐的,小的也不知道啊,再说了,他们可是京城叶公子介绍来的。”

“哼!”纪绵希不屑地说道,“娘亲说过了,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能进谷,你赶紧让她们出去,不许见我爹爹!”小小身板挡在茵陈前面威胁道,“你若是敢让她们去见爹爹,我就让大师兄和哥哥揍你!”

青若以为洛安郡主小的时候已经够顽皮了,没想到这个六岁的小女孩比洛安郡主更刁蛮,她试图说道,“小姐,我家郡主身负重伤,只能求谷主相救了。”

“你家那个郡主受伤管我们什么事?!又不是我们弄伤的,凭什么让我爹给你们去看病啊,你们在不走,我就让人把你们轰出去!”

“希儿!”清冷的声音传来,方才还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女孩子立马变了一个样,乖乖地站在一旁,有些讨好地看向来人,说道,“娘亲,您不是说过,这段时间不准任何人进谷吗?她们进来问诊,女儿只不过再执行娘亲的话。”

茵陈见到无寻松了一口气,如同见了救星,“夫人,这两位便是京城叶公子介绍来的人,谷主吩咐小的把她们带到妙回堂。”

青若和轻云看清无寻的脸的时候脸色一惊,颤声道,“小姐……”

无寻微微一笑,朝青若与无寻点点头,说道,“既然是叶公子介绍来的,就是我们药域谷的朋友,方才小女不懂事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