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489章 解药

嫡女归 云舒 2385 2021-09-07 00:36

纪若白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凶道:“爹爹这个负心汉!跟话本子写的一模一样。”

纪衍诺突然惨叫一声,死死的抱住头,头疼欲裂,纪若白吓傻了,不知道为什么又会出现这等变故。

他跌跌撞撞的跑出去找叶浮珣:“娘亲,父亲头疼!”

叶浮珣闻声赶来,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只披了一件外衣,她本来也没睡得着,她还没能好好消化这件事。

纪若白的哭喊惊动半个东宫的人,一堆人都去了书房,叶浮珣安顿好纪衍诺,叹了口气。

拉住纪若白:“你们不要跟他说什么了,不记得就不记得吧,说不定有一天就想起来了,顺其自然吧。”

这话也是跟府中的其他人说的,如果总这么折腾纪衍诺的话,说不定她的辛苦白费了,再给纪衍诺折寿了,身体养不好遭罪不是一点半点的。

纪若白不甘心:“娘亲,他是负心汉。”

叶浮珣刮了刮他的鼻头,安慰道:“是因为解药,别担心娘,等他养好身体,现在不要折腾他了。”

纪若白虽然不服气,还是点了点头。

纪衍诺醒来就看见自己的儿子,还有儿子口中的娘亲,他轻轻咳了一声,叶浮珣急忙上前给他诊脉。

纪衍诺收回手,一脸尴尬,叶浮珣的手一僵,扯了扯嘴皮,笑不出来。

纪衍诺低垂着眼睑:“抱歉。”

“没关系。”

叶浮珣知道现在自己于他而言就是陌生人,而且那声咳是她关心则乱了,大概就是让他们出去的意思,叶浮珣虽然心凉,但是也不会和现在的纪衍诺的计较的。

她蹲下身子,嘱咐纪若白:“照顾好你父亲。”

又过了几日,纪衍诺一直睡在书房内,叶浮珣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让西洛找下面的丫头给纪衍诺收拾了一间厢房出来。

说不在意纪衍诺的疏远和冷淡是假的,但是现在作为“陌生人”的她也不会为难纪衍诺,毕竟这样的事情是她早就预料到的。

叶浮珣躺在庭中的躺椅上看医书,阳光透过榕树间隙隐隐绰绰的洒在她的裙摆上,一双美眸很是专注。

她轻轻叹息,没想到自己也会沉溺在情爱中,日日辛苦。

她知道纪衍诺是因为药物作用才这样的,但是如果真的一辈子都记不起她,那她应该怎么办?

离开东宫?还是一辈子困在高墙深院里,如同怨妇一样日日祈求着男人的垂怜?

叶浮珣紧皱眉头,眼下青黑。

“你知道吗,外面都传咱们王妃失宠了,我看呐……”庭中修剪花草的小丫头对着身边的人说,一转眼就看见了叶浮珣和西洛。

吓得双双跪下,手中的剪子“啪嗒”一声掉在地上,险些戳穿了小丫头的脚掌,两人一下下的磕头:“王妃饶命,王妃饶命。”

“罢了……”叶浮珣疲惫的摆摆手,这话这些天她不知道听了多少,嘴长在别人身上她也没办法控制,总不能像这里的人一样蔑视仁全,掌嘴打板子,她也做不到。

但是外面到底传成什么样了她还是得知道的,听听自己的八卦,总好过自己在这里做深闺怨妇的好,她苦笑一声:“你们先起来。”

小丫头偷偷看了一眼叶浮珣的神色,惶恐的低着头起身,叶浮珣没说话也不敢动弹。

“你叫什么名字。”叶浮珣微微抬起身子,侧着脑袋。

小丫头一听腿就软了,以为王妃是要问罪,平日里王妃对下人最是和善,但是他们在宫里伺候这么久,还没见着真的和善的主子,在主子后面嚼舌根,还能砍头的。

两个小丫头腿一软,一个接着一个的跪下:“王妃饶命,奴婢是翠儿。”

“奴婢是圆儿。”

叶浮珣有些无奈,像这样的小姑娘就是麻烦,什么都怕:“你们起来,不用怕,我不治你们罪,你们给我说说,现在宫外在说什么。”

翠儿就是刚刚说叶浮珣失宠的婢女,现在她只能颤着声道:“外面说您失宠了,王爷会……会……会废了……您。”

叶浮珣眼中掠过一丝冷然:“还有吗。”

“还有……说是王爷已经有人选了。”

叶浮珣笑了笑,眸中风起云涌,她还在这儿呢,外面就这么传,只是不知道这里面又是谁的手笔:“接着说。”

翠儿不敢再一句一句的说,急忙道:“奴婢前些日子在御花园听见的,就是将军府的李小姐说的,跟贵妃娘娘说的。

还有很多小姐都把这个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不过奴婢最先听见的就是将军府的李小姐。”

叶浮珣略微思索,就想起来了这个将军府的李小姐是何方神圣,当初和纪衍诺成亲,这个李小姐就想方设法的做了不少梗。

没想到现在还没有死心,就算她不知道这个李小姐到底是不是最先传播谣言的人,但是其中一定没少推波助澜,毕竟这件事对她的好处可不少,说不定还有机会取代她成为王妃呢。

叶浮珣冷笑一声,挥挥手,示意翠儿和圆儿离开:“你们先走吧。”

翠儿和圆儿如蒙大赦,急忙行礼走了。

叶浮珣正了正神色,深知皇家的儿媳不好做,如今也算是墙倒众人推了吧,她轻声叹息,李小姐她不打算去找。

她也没办法,总不能将这些人都毒哑了,一个个的毒过来她想想就觉得累,任由她们说去吧。

“王妃,重阳节了,要不您出去散散心吧。”西洛担忧的开口。

“也行,带上若白。”叶浮珣想到纪若白久违的露出温暖的笑容。

京城的重阳节热闹非凡,与其他地方不同,京城是有一个大家闺秀评比活动的,只是每个女子都要带上面纱。

只比文才,诗赋,不比容貌,贵女本就不能以真容示人,这个活动是圣上恩准,太后一手操办,圣上亲自命名为“探春”。

叶浮珣就是奔着这个来的,早就听说精彩,还未曾见过,现在倒是一个散心的好去处,如果能忘记一时半会这些烦心事那再好不过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