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九十五章

嫡女归 云舒 3308 2021-09-07 00:36

番外之梦醒孤生(4)

魏冥堇低声吩咐道,“翎羽,马车慢一点。”

温言幽幽地醒来,揉了揉有些发晕的额头,而后打量着马车,这是哪儿,她只记得自己睡到半夜感觉有人进了她的房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就闻到一股香味,随即晕了过去。难道又是温家的人?不应该啊,要是温家的人话,应该绑着她啊,再者温家的人进京,叶浮珣也应该知道,不会让温家人轻易靠近明月阁。温言打开车帘往外看,马车是向北驶去,不是去南方,温言越看越奇怪,不是温家人,那到底是谁呢?

“你醒了。”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只见车帘掀起,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睑,魏冥堇一身黑色锦袍坐在马车外,看见温言醒了,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说道,“你旁边的包袱里有吃的,这是水,你再委屈一下,我们快到了。”

“魏冥堇,你这是要把我带到儿哪儿去?!”温言一看见是魏冥堇松了一口气,柳叶眉微微一皱,问道。

“边北!”

“我不去!你快送我回去!”温言一听去边北不乐意了,边北现在正是战乱,再者魏冥堇现在失势,他哥哥魏冥罗正千方百计地想怎么杀了他,比温家人派人杀她还厉害,跟在这个人身后是一件高危事情,她可不想刚过几天安稳日子,就又得东躲西藏了。

魏冥堇一听说温言要回去,脸色一沉,冷声说道,“不可能!”温言柳叶眉一挑,杏目一瞪,说道,“阿珣估计现在已经知道我不见了,她定会来寻我!”

魏冥堇听了不再说话,掀开车帘坐了进来,温言身子不由的往后靠去,眼前这个男子黑着一张脸,让她不由的害怕了起来。

只见魏冥堇高大的身子压了过来,将她逼到马车的一个小角落里,一手撑车壁,低头凑近她的鼻翼说道,“就算是宸王来了,也带不走你,你最好乖乖的跟着我。”说着低头含住了温言那如同芙蓉花瓣的嘴唇。肆意地在她的嘴里掠夺,温言‘呜呜’地伸手去推他,奈何眼前这个男人如同铜墙铁壁,而她也渐渐迷失在他的吻里,这点力气对于魏冥堇就像是猫挠了一样,他第一次无比地想要占有一个女人,可是这个小女人却总是想着躲他这让他很不爽。

大手肆意地游走在温言的后背上,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扯扯开了温言的衣襟,有些微凉且粗励的手指触碰到她光滑的肌肤时,温言猛地抓住那双作乱的大手,一把推开他,顺手给了他一个巴掌,“流氓!”慌忙把衣服穿好,这是她第二次迷失自己,第一次是在明月阁,还被叶浮珣给捉奸在床,自从叶浮珣说过他有未婚妻后,她就决定离这个男人远一些。

魏冥堇摸了摸被打的脸,薄唇微勾,看着温言红通通的手掌,笑道,“下次想打我,别用自己的手,会疼的。”

打也打不过,说也说不过,温言冷哼一声转过头去,悄悄地甩了甩自己的手,还真疼,他的脸是铁做的吗?!

魏冥堇斜靠在马车的上,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表情快速变化的小女人,自失势以来,心情第一次如此愉悦。

突然听到了箭划破空气的声音,漆黑的眸子一沉,大手一捞,将温言搂入自己的怀里,低下头的同时,一支利箭划破车帘死死地钉入马车。

“翎羽!”

随之翎羽飞身而起,见暗处有一抹黑影,立即甩出一直飞镖,直插入那抹黑影的膝盖处,只见那抹黑影闷响一声,单膝跪地。

翎羽踏步飞过去,落在了那抹黑影面前,刚落定四面八方射出密密麻麻的利剑,翎羽脸色一变,忙仰身躲过,脚尖一点,落到了一个树上,方才那个中镖的人瞬间被射成了筛子。瞬间涌出了三十多个黑衣人,将翎羽围个水泄不通。

温言有些惊魂未定地靠在魏冥堇的怀里,方才就差一点她就死于非命了,不行不行,魏冥堇跟不得,还是回去跟叶浮珣去混吧。

正想着,魏冥堇听见了外面的打斗声。,掀开车帘观察着外面的战况,翎羽虽然是暗卫中的佼佼者,但是以一敌数十,对付起来还是有点吃力的,只听见魏冥堇对着空气喊道,“隐秀。”眨眼间一抹青色的身影落到了翎羽的身上,手法极其地快,眨眼间就打到了几个黑衣人。

哇,这是忍者影术吗?还是召唤神龙,对着空气一喊就能喊出一个武林高手,温言此时也顾不得害怕了,搂着脑袋兴冲冲地看着外面一群人大家,只见翎羽帅气地打到了一个黑衣人,温言忍不住叫好,“翎羽,太帅了!”

某个男人听见自己怀里的小女人竟然夸别的男人帅,瞬间不乐意了,手一挥一旁的披风便盖在了温言的身上,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小心着凉。”转而又看向车外,冷声说道,“速战速决。”

翎羽和隐秀接受到命令后,两个人相视一眼,默契地背靠着背,解决到了周围的黑衣人,没多久便解决掉了所有的黑衣人。

“主子。”

“收拾干净了?”魏冥堇一只手把玩着温言的一缕头发,装作没看见怀里小女人那种嫌弃地表情,冷冷地问道。

“收拾干净了。”翎羽低头回答道。只听见马车内传来一个声音,“上路吧。”

“是。”翎羽跳上马车,隐秀眨眼间又不见了。马车稳稳地朝边北方向驶去。

月黑风高夜,从客栈里露出一个小脑袋,左顾右盼,见没有人心中一喜,她身后那个人真的是一个高危险的人物,就这几天,刺杀暗杀都不断,还连带着她,而且阿珣派来寻她的人也全部被魏冥堇那个家伙给挡了回去,真是气死了,反正这个人身边是不能待了,虽然长的是好看,可是那也得有命看啊。

还未踏出去几步,便听到身后冰冷的声音响起,“言儿倒是好兴致啊,大半夜不睡觉,跑出来赏月。”

温言脚步一顿,硬着头皮转身笑道,“魏二爷兴致也不错嘛,这么晚了还出来。”你见过赏月还背着包袱的吗?看着一脸坏笑的男人,温言气就不打一处来,但是打又打不过,还得在人家的手下生活,只能忍着。

魏冥堇看着脸色变幻莫测的小女人,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心情莫名的好,一阵晚风吹过,温言猛地打了一个激灵,这越忘北走,温差越大。魏冥堇脱下自己的外衣,难得柔声说道,“回去吧,下次赏月穿厚点。”

温言有些呆呆地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好像也没有那么坏。

这几天来的逃亡生涯,温言已经适应了,若是哪儿天没有几个刺客来,她都觉得无聊。一行人在树林里休息,温言百般无聊地拿着地上捡的枯树枝玩,看着坐在树下闭目养神的魏冥堇没好气地问道,“我们还有多久就要到啊。”他们这几天一直在野外奔波,尽管魏冥堇很照顾她,可是她依旧感觉自己都快臭死了,尤其是头发上,气味她自己都不想闻。魏冥堇闭着眼睛没有回答她,温言气呼呼地将手中的枯树枝扔了过去,魏冥堇只是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气呼呼的女生宠溺地说了一句,“别闹。”

“我都快臭死了。”温言一脸委屈巴巴地看着魏冥堇,像一只受了委屈的小狗一般,魏冥堇心里一软,说道,“再忍一忍,我们快到了。”

“我忍不了,你闻闻,我头都臭了。”温言将自己的脑袋凑到魏冥堇面前,果真有一股难闻的气味,魏冥堇剑眉微蹙,可依旧冷声说道,“不臭。”

“啊啊啊啊啊!”温言有些抓狂,说道,“我不管,我受不了,我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条河,我要去那里清理一下。”

“不行,太危险了。”

“我原本不用这么危险的,还不是因为你。”温言小声嘟囔道,“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再说了,这个暗处还不是有一个很厉害的小姐姐嘛。”

“求你了。”温言双手合十,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看着魏冥堇,让他毫无招架之力,冷着脸点了点头,温言欢呼雀跃地抱了他一下,高兴地说道,“爱死你了!”魏冥堇一愣,怀里的体温还未来得及体味,佳人已经兴冲冲地跑远了,她刚才说,爱。这个字眼对于魏冥堇来说太过于陌生了,他从来不懂爱,他是鹰水城里让人闻风丧胆的魏二爷,怎么可能有爱,可是这个女子说爱自己,某个人的冰山脸缓缓融化,勾起了一抹笑意。魏冥堇还是不放心地跟了上去,在水边的温言已经把鞋和袜子脱了,听到动静一转身看到魏冥堇吓了一跳,杏目微瞪,“你来做什么。!”

某个男人负手而立,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怕你有危险。”啧啧啧,借口真的是冠冕堂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