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五十二章

嫡女归 云舒 3328 2021-09-07 00:36

“拖下去!”德宁太后看也不看贤妃,关海宝哭喊着被太监拖了下去,贤妃瘫坐在地上,丝毫不觉得地上凉。

“贤妃啊,皇帝既然赐你一个贤字,那就是要你对得起这个字,哀家今日来也不完全是为了洛安郡主讨公道,而是这关海宝实在是太不像话,胆大包天,且不说无旨意男子不得随意出入,强暴宫女,殴打郡主,还差点毁了洛安郡主的清白,这要是传出去我皇室的威严何存!你让洛安郡主如何见人,百年之后,你让哀家如何去见先帝,去见清扬县主!”

看着失魂落魄的贤妃,德宁太后叹了一口气吩咐一旁的宫女道,“还不快把你家娘娘扶起来送回宫,这里面天寒地冻的,要是伤了身子皇帝可是会怪哀家的。”

说着看也不看贤妃一眼,由丁姑姑扶着走了出去。

关丞相为了唯一的儿子,跑到勤政殿哭了一通,哭得玄睿帝头昏脑胀,不得已他才来到云霄殿求情,德宁太后正吩咐宫女出宫给洛安郡主送一些东西,见到玄睿帝也不惊讶,喝了一口热茶淡淡地说道,“皇帝可是为了关海宝来的?”

“母后英明,儿臣果真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母后。”玄睿帝笑着说道,看着德宁太后的脸色还算温和,问道,“洛安郡主身体可还算好?”’

“挨了几巴掌,受了惊吓,高烧不退,就是一直梦吟,倒也没什么大碍。玄睿帝悻悻地不知道该如何接下一句话,这叫没有大碍,一个本来活泼灵动的小姑娘,从小到大娇生惯养的,莫名其妙地挨了打,差点毁了清白,现在还高烧不退,吓得梦吟不断,你一个皇帝还好意思来求情。

“回头朕让御医院的张御医去雪斋给洛安郡主问诊,母后放心。”玄睿帝说道,“只不过这关海宝,母后能不能饶他一命?”

“你来告诉哀家,为什么要饶了它?”德宁太后问道,未等玄睿帝回答,又说道,“今日别说他一个丞相之子,就算是琏儿做了这等事情,哀家都照罚不误!”德宁太后又不忍心太过于弗了玄睿帝的面子,又缓和了声音说道,皇帝,这家有家法,国有国规,这关海宝哀家绝对不会放的。”

“母后,这关海宝的确罪该万死,不过关丞相为官十余载兢兢业业恪守本分,今日他第一次求朕来饶了关海宝一命,朕看在关丞相年迈又兢兢业业恪守本分的份上,就答应了他的要求,不杀关海宝?”

“母后,儿臣已经下了旨意发配关海宝到去极苦之地去看守唯心塔。”

德宁太后这才明白,玄睿帝心里早就有了注意,今日来这儿不过是为了走个过场,他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德宁太后也不好再弗了皇帝的面子,松开口说道,“发配唯心塔真是便宜他了,他永世都不得入京。”

随后德宁太后叹了一口气说道,“昨天珣丫头给哀家托梦了,说起珣丫头哀家还真是对不住她,她生前最疼爱的就是这个义女,哀家说什么也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的。”

听说关海宝被发配唯心塔,贤妃一时间背过气去,这唯心塔条件极苦,关海宝怎么能受得了,不杀他,他在那种极苦之地也活不了啊。

纪绵希偷跑出来了三四天了,越往北走,天气越冷,她一个小孩子不知道该往哪儿里去,身上的钱已经花的差不多了,可怜巴巴地看着冒着热气的包子,咽了一口唾沫,脏兮兮的小脸充满了渴望。

“去去去,哪儿来的叫花子,一边呆着去。”卖包子的人嫌弃地挥挥手,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个小孩虽然浑身脏兮兮的,但是那一身衣服可不是平常人家能穿的,纪绵希可怜巴巴地站到一边,看着街道上人来人往,委屈之感顿时涌来,“娘亲,你在哪儿啊?”

“小姑娘,想不想吃包子啊?”一个打扮有些妖艳的女子将一个包子递给她,女子眉眼之间净是精明,一股风尘之气扑面而来。

纪绵希警惕地看着来人,转身就要走,女子伸手紧紧地拉住纪绵希,笑道,“小姑娘别跑啊,跟姐姐回去,姐姐让你……啊!”那女子话还没有说完,纪绵希一口咬在她的手背上,疼得她松开手,然后拔腿就跑。

“敢咬姑奶奶。还不快把她给老娘抓过来!”女子气急败坏地说道,这个小女孩虽然脸上脏兮兮的,但是依稀可以看出眉眼精致,若是养着长大了,肯定是难得一见的美人。

纪绵希毕竟是小孩,跑了没几步便被抓了回来,女子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恶狠狠地说道,“小杂种,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纪绵希如同一只困兽一般瞪着那女子,小脸顿时肿了起来,眼泪在眼睛里打转,不屈服地看着那女子。

“还敢瞪老娘!”女子被激怒,扬手就是一巴掌,不过还没有落下,“啪”地一声,鞭子救落在她白嫩的手上,女子吃痛地收回如,转身瞪向身后。

一个披着红色斗篷,围着上等的纯白色的狐狸毛的女子手里握着一条鞭子,厉声说道,“混账东西,竟然在大街上欺负小孩!”

“我奉劝你,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红衣女子收了鞭子,笑道,“姑奶奶我就喜欢多管闲事!”说着鞭子就挥向女子,实打实地打在了她的脸上,女子吃痛地捂着脸,“我的脸!”接着怒吼道,“还愣着干什么!我要杀了这个贱人!”

几个打手相视一眼,放开纪绵希纷纷扑向那红衣女子,只不过还未近她的身,一个黑衣人便挡在她的面前,身法如影子一般,三招之内便将所有的人打倒在地,女子见打不过,抓起纪绵希就要跑,转脸便被东西迷了眼。

“坏女人,让你尝尝我的厉害!”纪绵希从自己的小布包里掏出一包药粉直接撒在了女子的脸上,拔腿就朝红衣女子跑去,跑到了安全地界,朝那个女子吐舌头做鬼脸,“让你尝尝腐蚀粉的厉害!”女子打又打不过,此时脸上奇痒无比,只能灰头灰脸地带着手下人溜走了。

“凌安郡主,你这路见不平就出手的习惯还真是改不了了,怪不得你家老沈这么不放心你。”一个明艳动人的女子从马车里挑帘而出,笑盈盈地看着洛安郡主,目光落到纪绵希的身上,秀眉微挑,“的确是个标致的姑娘,若是放到明月阁,过几年也是一个招牌。”

“阿言姐姐,你能别糟蹋人家小姑娘吗?”凌安郡主没好气地白了一眼温言,弯下身难得温柔地问道,“你家什么名字啊?怎么一个人跑到沼邑来了?你父母呢?”

“看她的穿着也不像是一个穷人家的孩子,说不定是被人拐卖了跑出来的。”温言说道。

“我是自己出来的,我要去找娘亲。”纪绵希对眼前这个救了自己的人还是有一些好感的。

“你娘亲去哪儿了?”

“边北,我娘亲说她要去救人,救完人就回来,就把我和哥哥放到了伯父家里。”纪绵希声音糯糯的,十分好听。

边北?温言打量着小女孩,“你娘亲叫什么名字啊?家在哪儿里住?”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纪绵希还记恨着方才温言说的话,对她也没有好脸色,凌安郡主倒是十分喜欢这个灵动的小姑娘,也不嫌弃她脏,伸手揉揉她的小脑袋,看见她仿佛看见了小时候的洛安郡主,“边北现在在打仗,你去太危险了,要不你先跟我回郡主府,稍后我派人去边北寻你娘亲好不好?”

纪绵希现在又冷又饿,乖巧地点点头,“那好吧。”

言家都快炸开锅了,“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希儿小姐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我要你们有什么用?!”付若雨坐在主位上呵斥着守门人,言家守门人都是武功高强之人,一个小孩出去他们不可能不知道,这纪绵希就像是凭空蒸发一般。

“娘亲,您先别动怒,希儿聪明伶俐,她呀一定会没事的。”言雅歌在一旁劝道,那天也怪她睡得沉,人走了都不知道。

“希儿要是出点什么事,我该怎么跟无寻交代。”付若雨自责地说道。

“夫人,我已经派了寻卫去找了,你就放心吧。”言家当家人言存岳安慰道,“诺儿和渊儿已经出发去找了,希儿那丫头一定会没事的。”

付若雨点点头,马上给无寻修书一封禀明了此时。

被洗的干干净净的纪绵希被带到暖阁,凌安郡主见了满心欢喜,她连生两胎都是男孩,一直想要个这样的女儿,如今进纪绵希生得粉萌可爱,心里自然是欢喜,刚救下纪绵希只是从脏兮兮的小脸里依稀见长得好看,如今洗干净了更是漂亮,这眉眼之间竟然有些熟悉,像一个人。

“阿言姐姐,你看她的眉眼长得像不像叶姐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