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八十七章

嫡女归 云舒 3428 2021-09-07 00:36

“不行。”纪绵希轻轻地晃晃她的身子,声音里充满了恐惧,“你不能睡,姐姐,不能睡,跟我说说话好不好,我会害怕的。”

“好,我不睡……”洛安郡主努力地睁开眼睛,碧落听到动静,忙过来查看,点了洛安郡主的几个穴位,希望能够止血,抬头对洛安郡主二人说道,“这里不能待了,他们随时都能找过来,郡主的伤势也不能拖了。”

“一会儿,我去引开他们,小姐,你能带着郡主下山吗?”碧落看着小小的纪绵希说道,“这个时候,县主恐怕已经知道你们失踪了,说不定正在后山上搜索,你带着郡主从小路下去,能够得救。”

洛安郡主一把抓住碧落的手,说道,“你带着素儿先走,然后我在这里等你们来救我,我实在走不了,你把我交给希儿,我们两个有可能都活不下去。”

“我不!”纪绵希紧紧地抱着洛安郡主,“要走一起走,我才不要欠你人情呢。”

洛安郡主轻笑一声,占满鲜血的手指轻点一下纪绵希的鼻尖,“等着,我回去会向你讨的。”

“郡主……”碧落眉头紧锁。

“碧落,这是命令!”洛安郡主冷声说道,“也是最好的办法,你把希儿安全送回去,以最快的速度来救我,我能撑到那个时候。”

“不要,我不走……”纪绵希本来还想挣扎地留下,结果洛安郡主劈手在她的后脖颈处一击,纪绵希便昏倒她的怀里,看着脏兮兮的小脸,洛安郡主笑道,“还是安静的时候可爱。”

“小丫头,能听你真心实意地喊我一句姐姐,此生无憾了。”

碧落接过纪绵希,深深地看了一眼洛安郡主,说道,“郡主,等我!”

看着碧落麻利的身影,消失在黑夜里,洛安郡主轻松地笑了笑,小丫头,来世我们在做姐妹吧!手指缓缓地抚上手腕上,眼睛里带着留恋,不舍还有毫无隐藏的爱恋,宋瑜琏,我在奈何桥等你一百年,下辈子你不要出生在皇家了好不好……

“他们在哪儿边!”

洛安郡主捂着伤口吃力地与碧落相反的方向跑去……

画眉黛眉被人下了药,两个人醒来后,完全不知道纪绵希的踪影,纪绵希动用了所有的人全山搜索纪绵希和洛安郡主,整个云天寺都被火把照得如同白昼。

夜空渐渐放明,每等一刻,无寻的心都在煎熬着,她不敢想象两个孩子的境地,“姐姐,你别太担心,洛安郡主会武艺,身边又有碧落暗中保护,说不定她已经找到了希儿,两个人就等天亮下山呢。”

对于叶玿璃安慰的话,无寻仿佛没有听见一般,声音里透着沙哑,“希儿,素儿!”从小道里跑出一个满身是血的身影,众人定睛一看,那个人怀里抱着纪绵希,轻云率先上前接过碧落怀里的纪绵希关切地问道,“碧落姐姐,你怎么受这么重的伤,郡主呢?”

却不是轻云扶着,碧落恐怕早已倒在地上,撑着一口气说道,“郡主在后山西南方向的一个山洞里,她受了重伤!”

无寻担忧地检查了一下纪绵希的身体,见她身上大多是摔伤和擦伤,小心翼翼地把她交给淡竹,转而吩咐玉竹查看碧落的伤势,自己带了几个人匆匆上山。叶玿璃将自己所带的侍卫全部借给了无寻,“姐姐,你注意安全,希儿有我照顾。”

无寻冲她点点头,冷声吩咐道,“淡竹玉竹,照顾好小姐和勇义候妃!”

皇宫里宋瑜琏突然惊醒,守夜的小太监点着灯,问道,“太子殿下可是梦魇了?”

“现在是什么时辰?”宋瑜琏摸着头上的冷汗问道。

“已经五更天了。”

宋瑜琏接过太监手里的水一饮而下,自己的心变得慌乱了起来,冷声问道,“凤栖殿和长宁殿可有什么事情发生?”

“没有。”

“那雪斋呢?”

“殿下,您忘记了吗?洛安郡主跟清扬县主去云天寺进香去了,得过个三五日才会回来的。”小太监笑着回答道。

“云天寺!”宋瑜琏猛然说道,“备马,孤要出宫去云天寺!”

“可是殿下还有一个时辰就要上朝了。”小太监提醒道。可是话还没有落音,宋瑜琏已经穿好衣服大步走了出去,小太监只好赶忙去备马,平日里沉稳冷静的太子殿下今日是怎么了?一会儿苦的还是他们这些做奴才的。

无寻找到洛安郡主藏身的山洞里,并没有见到人,只发现了一滩血迹,轻云在洞口查看,说道,“县主,血迹朝那个方向去了。”

无寻心里一惊,带着人顺着血迹找了过去,到了一个山崖处消失了,“素儿,素儿!”无寻命人搜索整个山头,有人在山崖处发现了她的已经碎了的玉镯。

无寻无力地瘫坐在地上,不可置信地看着手里被鲜血染红了的镯子,“不会的,不会的,素儿……”

“哈哈哈哈。”狂妄的笑声在林间响起,“清扬县主,丧失爱女的感觉怎么样啊?是不是很痛,很疼啊。”

“关旭!”无寻咬牙切齿地喊道,“你出来!你给我出来!”

“清扬县主,好久不见啊。”关旭得意地走出来,狰狞地看着无寻,“你想知道洛安郡主是怎么死的吗?”

“我本来打算杀了纪绵希,然后再捉住洛安郡主,慢慢地折磨他们,让你痛不欲生,可是洛安郡主太傻了,她竟然为了就一个跟她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她竟然身中数刀,她本来可以活下去的,却把活的机会给了你的小女儿,还有她为了帮助纪绵希逃跑,自己引开了暗卫,跑到你身后的地方,被老夫的手下乱刀砍死,扔下了悬崖,啧啧啧,如花似玉的年纪啊,还真是让人可惜!”

“痛吗?是不是很心疼啊。”关旭变态地说道,看着无寻痛苦地表情,他的脸色更加狰狞,“老夫比你还痛!”

“关旭,关海宝那是咎由自取!”无寻恨恨地说道,“我要杀了你!杀了你!”说着扯下腰间的软鞭,朝关旭挥去!

还未近他的身,便被几个暗卫挡在回去,强大的内力震的无寻虎口发麻,这时齐刷刷地四个黑影落在无寻的面前,“夫人,交给我们。”

“不自量力!”关旭冷笑一声。暗卫就交给了魑魅魍魉,无寻自己挥鞭飞向关旭,心中充满了恨意,所以打得毫无章法,几个回合下来,渐渐落入了下风,胸口实实在在地挨了一拳,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一拳关旭用了十成的功力,无寻感觉自己的内脏都快碎了。

“清扬县主,老夫不会那么轻易地让你死的,那样太便宜你了。”

无寻看着疯狂的关旭,站直了身子,自己的视野里缓缓出现了一抹高大的身影,她的嘴角微微上扬,语气轻蔑地说道,“恐怕你没有这个机会了。”

关旭回头一看,见宋寒濯带着一对人马围了上来,他眼疾手快地一把拽过无寻,将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威胁道,“都别过来!要不然我就宰了她!”

“关旭,你若敢动她一根手指头,本王定将你千刀万剐!”宋寒濯眸子一沉,眼里尽是杀机,他还是晚来了一步,看着无寻苍白的脸,无比地自责。

“哈哈哈哈。”关旭听了仰头大笑,说道,“我本来就是从地狱归来,还会怕怎么死嘛?若是死前能够拉个洛安郡主和清扬县主做垫背,我也知足了。”

“你不会让我死的。”无寻冷静地说道,“你若是想让我死,你刚才就已经动手了。”

“不对,应该说你不会让我这么容易地去死。”无寻自信地说道,“你恨我,不应该好好折磨我吗?就像我折磨关海宝一样。”

“你闭嘴!”关旭情绪激动地说道,“老夫才不会上你的当!”刀刃已经没入无寻白皙的脖颈处,宋寒濯心里一紧,“关旭,你别激动!”

关旭冷笑一声,“原来紫凌王殿下也有怕的时候啊,你给老夫跪下!”

宋寒濯眸子一紧。

“怎么,我平日里见到你都是卑躬屈膝,还从来不知道王爷给我跪下是什么滋味!”

“好。”宋寒濯冷声说道,正欲掀袍跪下,无寻摇头说道,“不要!”他的膝盖除了跪父母,跪君王,跪天地,怎么可以跪小人!

宋寒濯对她做了一个眼神,只见关旭的身后出现了一个鬼魅般的身影,直击关旭命门,不过狡猾的关旭,险险地躲过,肩膀被刺穿,反手将无寻推到了悬崖边上,狰狞地对宋寒濯说道,“王爷既然舍不得膝盖,那就让她去死吧。”

“不要!”

一支箭刺穿了关旭的身体,他瞪大了眼睛,看着缓缓升起的太阳,另一只手紧紧地拽住无寻的胳膊,托着她一块儿掉下去。

“王爷!”云厉大呼一声,宋寒濯紧随地跳了下去,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两个主子纷纷跳了下去,此时东方既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