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六十七章

嫡女归 云舒 3425 2021-09-07 00:36

少年端正雅方,温润如玉。看着面前的少年,苏祉延嘴角微勾,笑着说道,“当年苏家满门被灭,不到三天,官府便处了结论,说是流匪作乱,真的是流匪嘛?”

当年的事情,纪衍诺只是听季南北感概的时候说过一点。他真正查苏家的事情,是来到宁城之后。

根据言睿渊送过来的消息,当年苏家与祝家有过一些恩怨,他便顺着这个方向查,还真是让他查出了一些东西。

当年的官府为了自己的前途,草草了结了案件,将这个罪名嫁祸给了一群流匪。

“当年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祝家,可是当地官员不敢得罪祝家,就毁了证据,偷天换日,不仅让苏家满门死的不明不白,还让流匪十八人含冤而死,我去祝家不单单是为了小鱼儿,更为了去查探。”苏祉延淡淡地说道。

“但是你打草惊蛇了。”纪衍诺将火炉上的茶壶拎下来,斟了一杯茶,轻笑一声,“现在我可以确定,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

“我要查的事情跟祝家息息相关,也与苏家惨案有一定联系,我们可以合作。”纪衍诺将茶推至苏祉延面前。

“为什么帮我?”

“要是我治不好你,死后你的身体给我让我做研究如何?”纪衍诺笑着起身,说道。“碧华银针要趁热喝。”

茶杯里冒着袅袅的白烟,上面飘着两个茶叶,散发着淡淡地清香,苏祉延将茶一饮而尽,“好。”

他从未想过能治好自己的身子,不管纪衍诺出于什么目的帮自己,总比自己一个人强,更何况,纪衍诺身后靠着言家与玄霄阁,对自己百利无一害。

纪衍诺“刷”的一声,将手中的折扇打开,翩翩然离开。

碧华银针,还真是好茶!

殊不知,一杯茶达成的交易,接下来的时间,将江湖搅得天翻地覆。

祝府。

“废物!”茶杯应声落地,砸在了地上,滚烫的茶水溅到了祝兹尧的身上,他跪在地上一句话也而不敢辩解。

“让你抓的刺客你没有抓到也就算了,连几个人都找不到,你说要你能有什么用!”祝承怒声说道。

“夫君,不过是丢了几个人而已,何必动如此大怒呢。”媚夫人娇笑着走了进来,三寸金莲在祝兹尧身边停了一下,妖娆地走向了祝承,双手攀上他的胸膛,拉着他坐下,笑着说道,“哪有跟自己的孩子真生气的。”

“他是想气死老子!”祝承的气顺了一点,然后说道,“一点小事也办不好,不是废物是什么!”

“好了。”媚夫人抬手让祝兹尧起来,“尧儿,过来给你父亲倒杯茶,让你父亲消消气。”

祝兹尧低头走过去,倒了一杯茶,双手端给祝承。

祝承冷哼一声,接过茶,抿了一口,媚夫人打着圆场,说道,“好了,你们父子俩算是和好了。”给祝承揉着肩,示意祝兹尧离开。

走出房间,走到拐角处,侧首看向大厅之内,坐在高位之上的那个人,与旁边的女子调笑,他的脸色变得阴沉可怖。

孩子?他在祝承面前就是一条狗,祝承从未将他当作是自己的孩子看待,他都忘了,那个坐在大厅,高高在上的祝家家主是他的父亲。

他原本是祝家的嫡子,自己的母亲是宁城书香世家的小姐,生下祝兹舜之后,抑郁而亡。

在他的记忆里,母亲从来没有笑过,总是透着一股淡淡的忧伤,远远地望着自己的丈夫与其他女子恩爱,明明是三书六聘娶回来的嫡妻,活得还不如府里的一个丫鬟!

而祝承也从来不喜欢他与弟弟,小的时候还曾期待过,幻想过自己的父亲高大威猛,像是天神一般的存在,就算他不喜欢自己,有朝一日,他总会看到自己的。

直到后来,自己的弟弟病死。外人皆说,他的弟弟是为制毒而死,只有他自己知道,是祝承为了炼制毒药讨屋里面那个人女人开心,亲手将毒药为给了他的弟弟!整整三天!三天!他亲眼看着自己的弟弟在自己的怀里,气绝身亡!

那天,他不仅仅失去了自己唯一的弟弟,心目中的父亲,也随之而死!他活着,忍辱负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坐上那家主之位,将那些负他的人全部踩在脚下!

“珠儿和炎儿是不是要回来了?”祝承喝了一口茶,被媚夫人顺着气,内心的货期消除了一大半,想起来了自己的一对儿女,眉间忍不住舒缓开来。

“是呀,昨日炎儿传信回来,明日便可达到宁城。”媚夫人淡淡地说道,“这次他们两个人去金陵城,一去就是一年,夫君,下次再也不能纵着他们这么胡闹了。”

“怎么算是胡闹呢。”祝承笑着说道,“金陵城时不时传来消息,炎儿与珠儿在金陵城可是做了不少事情,将祝家的分庄管理得很好,不像那个孽障,连一个人都找不到。”

“可是妾身舍不得啊。”媚夫人一挥衣袖,带着香气,坐在了祝承的腿上,撒娇地说道,“妾身可是一年没有见到孩子了。”

“好好好。”祝承对,媚夫人撒娇十分受用,捏了一下媚夫人的鼻尖,笑着说道,“等他们回来,让他们好好陪陪你!”

“为夫为了弥补夫人,让手下的人又去找了一些好的药材,让夫人好好炼药,定会保夫人容颜不老!”祝承笑着说道。

“那妾身就先谢过夫君了。”媚夫人眼里闪过一丝精光,一双藕臂揽上祝承的脖子,媚笑道,“等我们将药练出来之后,妾身便可以与夫君长长久久地在一起了。”

媚夫人明明已经快要四十岁了,她比祝承还要大几岁,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二八年华的少女一般,就是比少女妩媚一些。

而在这美貌的背后,是多少少女的生命!这些年祝承到处给媚夫人搜罗妙龄少女,为的就是提炼她们的精气,以求青春永驻!

小院。

白术推门而进,“公子,这是这些年来,失踪的人口,大多是妙龄女子!属下查了近几年的卷宗,三年内,宁城光是失踪少女达到了四十多人。”

“四十多人,这么多?”纪衍诺眉头微蹙,将药材分开,交给一旁的药童,翻弄了一下一旁晒着的药材。

“对,大多是十几岁的姑娘,官府也查过,大多是不了了之。”白术说道,“根据言家这几个暗桩送来的消息,以宁城为中心,周边五城这几年内皆有人少女失踪。”

“宁城第一美人媚夫人,就是祝家夫人。”一道痞痞的声音传来,苏祉延换了一身白色的蛟纱锦袍,宽大的袖子,随风而动,风流之中带着一股仙气,笑着走过来。

“媚夫人,这个我知道,据说这位媚夫人已经四十多岁了,比祝家家主年纪都要大,看起来像是二八年华的姑娘,甚是得祝家家主的宠爱。”白术接过话茬说道。

“谁说不是呢。”苏祉延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瓜子,一边嗑一边说道,“这位媚夫人在宁城颇负盛名,小妾们将其视为楷模,正妻们将其视为祸水。”

“媚夫人是祝承出海时捡回来的小妾,说来这媚夫人也是有几分手段的,来到祝府不到一年便产了一个男婴,第三年生下了一个女儿,三年抱俩,妥妥地坐稳了自己的位子,第四年便熬死了正妻,自己被扶正,自己的孩子一夜之间从庶子变成了嫡子。祝承对媚夫人生的这两个孩子甚是宠爱,相比较之下,正妻所生的祝兹尧就不是很得宠了。”八卦说完了,手里的瓜子也嗑完了,看向纪衍诺笑着说道,“祝兹尧的弟弟还是因为媚夫人而死的,是祝承那个老家伙为了讨媚夫人欢心,亲自将毒药喂给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当年解药没有弄出来,祝兹舜便死了。”

“你倒是挺了解祝家的事情啊。”纪衍诺笑着说道。

“鄙人不才,只会打听一些小道消息,若是纪公子不嫌弃,在下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苏祉延说道。

“所以,苏公子说了这么多,跟失踪的少女有什么关系呢?”白术不解地问道。

“你怀疑媚夫人为了红颜不老,捉了少女来炼药。”纪衍诺推测道。

苏祉延看了一眼纪衍诺,笑着说道,“毕竟失踪少女与祝家有关系不是嘛。”

先前祝家只是捣毁了言家的暗桩,做得很是隐秘,紧接着言家的暗桩里出现了叛徒,还未查清楚便被人灭了口,再加上言家内部被渗透,至于渗透多少,还有待查证。

这些事情开始之后,纪衍诺才开始帮着言睿渊一件件开始查,祝家在他去了季家之后才渐渐地了解到。

如果说,祝家媚夫人真的因为红颜之术,绑走少女,那么祝家为什么要动言家的暗桩呢。

这似乎又说不通。言家虽然隐退于江湖,在江湖上的势力还是有的,遍布暗桩是为了收集消息和管理言家生意,这跟祝家并不冲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