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645章 相当不错

嫡女归 云舒 2623 2021-09-07 00:36

“小主,其实奴婢早已学会如何做点心,”小雨心疼自家主子,“不如以后就让奴婢来煮,您还能多歇息会儿。”

“不必。”叶浮珣笑着拒绝。

她现在一天下来,除了去太子妃那里请个安,其余时候就是在云锦阁里吃了睡,睡了吃。

跟个废人似的。

煮煮点心不过是小事,闻着点心的味道还能陶冶下情趣,她并没有假手他人的打算。

将三种口味的点心各准备好了一杯,装进食盒中亲自提出去交给了徐安,叶浮珣重新回到厨房里:“府医寻回来的几种点心豆,有一种的口感和味道都相当不错。”

“昨日让府医去采买些回来,”小雨点头,“想来过上些日子就能送到。”

叶浮珣笑着颔首。

弄了点心,又加了奶和糖,推了一杯给小雨:“你也尝尝。”

小雨见厨房里左右没人,笑眯眯地谢了恩,端起点心吃了一口。

瞬间满脸皱了起来,这点心哪里就好吃了?

真不知小主怎么喝出那一脸幸福的模样儿。

叶浮珣睇她一眼,悠哉地抿了一口点心,思绪飘远。

说来纪衍诺那人也奇怪。

平常人吃点心,总是有自己喜好的口感,或加奶,或加糖,或纯味。

偏生纪衍诺回回都要三种口味的。

实在耐人寻味。

或许就应了那句,君王的喜好是不能让人们猜透的。

那厢书房里,纪衍诺端起徐安拎回来的点心嘬了一口,满口醇香让他的情绪变好了许多。

叶浮珣这点心,确实是好物。

“殿下,”徐安觑了眼眉目舒缓的纪衍诺,小声禀报,“侧妃娘娘在外头求见。”

“不见。”纪衍诺头也不抬地回了一句,又再抿了口点心,拿起奏章仔细看起来。

徐安用袖子擦了擦额角,补充道:“殿下,侧妃娘娘说她上午刚进了趟宫,带了话回来。”

纪衍诺眉一皱,抬眼看徐安:“她的禁足解了?”

“回殿下,侧妃娘娘的禁足昨日解了。”

刚解了禁足就进宫去抱怨?

纪衍诺将奏章丢回桌面上,嘴角微扯:“让她进来。”

侧妃张氏很快就跟在徐安身后进了书房,款款生姿地朝纪衍诺鞠了礼:“臣妾见过殿下。”

“起。”纪衍诺重新将奏章握在手里,眉眼不抬。

张氏一脸委屈地觑了纪衍诺一眼:“臣妾知错了,还请殿下原谅臣妾。”

纪衍诺不紧不慢地翻了一页,才语调微扬地“哦?”了一声。

“殿下,臣妾是真的知错了。”

张氏怕纪衍诺不耐,忙道,“那日臣妾见何良娣叫叶浮珣给殿下送酒,心下便觉怪异。只是,臣妾又怕打草惊蛇。

想看看何良娣究竟卖的什么关子,所以才顺水推舟让叶浮珣接了食盒给殿下您送去。”

她见纪衍诺不吭声,假意取了帕子擦擦眼睛,“倘若臣妾知晓那酒水中有毒,就算是杀了臣妾,臣妾也绝不会让那样的酒水送到殿下面前!”

她嘤嘤哭了哭,“殿下,臣妾对您的一片心意,难道您还怀疑臣妾?”

纪衍诺微抿薄唇,黑眸淡淡地落在张氏身上。

对张侧妃他倒是不会怀疑。

只是张氏说的话,他却并不相信。

以张氏的脑子,怕为了看叶浮珣出丑才顺水推舟,又怎会想到这事还有别的蹊跷。

嗤。

“讲完了?”纪衍诺收回心神,继续看奏章。

“还有……”

难得能够见到纪衍诺,张氏哪里舍得走,“昨个儿卢美人去了臣妾那儿,说叶浮珣她当众撒谎的事……”

张氏叨叨地把卢美人的话加油添醋地讲了一番,双眼紧紧地盯着纪衍诺,生怕错过他的神情。

然而让她失望的是,纪衍诺根本没有因为她的话而有所反应,反倒像是没听见般,专心在公事上。

张氏心中顿觉颓然。

看来叶浮珣撒谎之事,殿下是知道的,而且并没有因此发落她。

难怪卢美人说叶浮珣有恃无恐。

这样的话,她也不宜在这件事上多做文章,免得没伤着叶浮珣,反让殿下先恼了她。

理智是这样告诉她不错,可从小被宠到大的张氏哪曾受过这么多气?

就连太子妃也不曾让她这么憋闷。

一时冲动下她忍不住拔高了声音:“殿下,叶浮珣满嘴谎话,您怎么不惩罚她?”

纪衍诺手上一顿,抬起眼朝张氏看过去:“本宫行事需要你管?”

“殿下……”张氏被纪衍诺渐渐变冷的目光看得心头一缩,“是臣妾的错。”

“没别的事就回去。”纪衍诺指了指门口,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

徐安忙上前引路。

张氏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地离开。

书房好不容易清静下来,纪衍诺揉揉眉心,拿起一旁的点心却发现早被他吃完了。

不由暗骂一声,改日要让徐安专门定制大小合宜的点心杯才行。

每日那三口点心,叶浮珣是喂小鸟吗!

云锦阁。

叶浮珣品完点心刚回了屋,常嬷嬷便一脸郑重地走了进来。

“小主,宫里来人了。”

叶浮珣抬眸,莫非太后娘娘又召见她?

然而常嬷嬷却道:“是坤宁宫的嬷嬷来传了话,说是太后娘娘召您立即进宫觐见。”

太后召见她?这个点儿?

叶浮珣诧异地捏着刚摘下来的簪子,好端端地太后为什么要见她?

“小主,时间紧迫,您还是尽快更衣装扮,莫要让宫里的嬷嬷久等才是。”见叶浮珣发呆,常嬷嬷上前恭声提醒。

叶浮珣颔首:“小雨,替我换衣裳。”

“皇后在后宫明争暗斗数十年,想必为的就是这一天吧?”

纪衍诺背着双手站在窗边,望着外头的明媚景色,心情却无端染上了层层阴霾。

“为了皇后这个位置,将年幼的朕送去齐国做质子便罢了,”

纪衍诺闭了闭眼睛,几句话仿佛费了他许多力气,“还逼着皇兄做他不想做的太子,甚至,为了对付二皇兄,逼着皇兄去做诱饵!”

叶浮珣不是这样,皇兄又怎会惨死?

纪衍诺嘴角紧抿。

“如今得愿以偿,皇后可是满意了?”

原本面带温和的太后听了这话,渐渐凝了神色。

向来对她百依百顺的皇上,今天是怎么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