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十一章

嫡女归 云舒 3467 2021-09-07 00:36

叶浮珣熟门熟路地来到了明月阁,一入明月阁,叶浮珣便去找温言,此时的温言正坐在房间里看账本,听到门口的响动,抬眸便看见了一个风流倜傥的俏公子走到自己的面前,不由笑道,“重公子来的可真是时候啊,我正寻思着怎么去找你呢。”

这几天叶浮珣被宋寒濯的事弄的心浮气躁的,所以她才想来明月阁静静心,掀袍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说道,“什么事啊?”

“最近我查了明月阁的账本,前两个月的确实在盈利,但是,从上个月开始,客人便越来越少,大部分又去了对面的万花楼。明月阁的迎客方式的确别具一格,但是时间一久,客人们便会失去新鲜感,况且,明月阁主要迎接的就是贵族公子和文流儒士,客源太过于狭隘。”

温言考虑的问题,叶浮珣也考虑过,今日被温言提了出来,便问道,“你可有解决的法子?”

温言合上账本嫣然一笑,故作神秘地说道,“山人自有妙计。”

叶浮珣自然信她,要不然她也不会弄个明月阁来等她,笑道,“那本公子就等着温姑娘的好消息。”

两人对视一笑,如同多年好友,叶浮珣信手为温言倒了一杯茶,说道,“我要从账房支六千两。”

“好。回头我去给你拿。”

“你怎么不问问我支那么多钱干嘛用啊?”叶浮珣见温言问也不问就答应了,十分好奇地问。

“明月阁都是公子的,支个六千两又怎么了,再说了,就算我问了,你不想说还是不会说啊,我才不会那么傻,自讨没趣呢。”

叶浮珣倒是挺喜欢温言骨子里的那股聪明劲和直爽,她身上有一股京城所有大家女子所没有的独立气息,这让她也羡慕。

拿着从温言那里支出的六千两,叶浮珣匆匆离开了明月阁,一出门便看见宋寒濯搂着一个花娘从对面的万花楼出来,她微微一愣,不由的讥讽道,“宋公子倒是好雅致啊。”

某个王爷将花娘往自己怀里又紧了紧,邪魅地笑道,“重公子兴致也不错啊。”

叶浮珣也不搭他的话,到现在都不明白,宋寒濯到底在闹什么别扭,心里一气,从怀里掏出银票,“来还公子债。这是六千两,本金五千两,利息一千两,债务已清。”

宋寒濯眸子一沉,松开怀里的花娘,冷冷地笑道,“重公子欠我的不止是这六千两的债务吧?”说着从叶浮珣手里夺过那些银票,扔给了一旁的花娘,“赏你了。”

那花娘没想到宋寒濯竟然会如此大手笔,欣喜地拾起掉落在地上的两张银票,“谢谢公子,谢谢公子。”

“滚。”宋寒濯冷声对身后的花娘说,那花娘拿着银票连忙转身回了万花楼。叶浮珣也无意与宋寒濯纠缠,转身就要离开,不料身子一悬,竟然被某个气头上的王爷给扛了起来,叶浮珣挣扎着,喊道,“放我下来!宋寒濯,你放我下来。”

路上的行人纷纷看向宋寒濯,一个大男人扛着一个男人,后面还跟着一个男人,这奇怪又别扭的组合让路人议论纷纷。

宋寒濯将叶浮珣毫不怜惜地扔在马车上,叶浮珣吃痛地皱起了眉头,伸手便捶宋寒濯,“宋寒濯,你这个王八蛋,你疯了吗?!”

“怎么,这么着急把欠的钱还清?就这么想跟本王划清界限?!”宋寒濯一把抓住叶浮珣的手,欺身向前,将叶浮珣压在身子底下,神色阴沉可怖,“你以为把钱还清了,就可以跟本王划清界限嘛?笑话!你欠本王的还有命呢!”

叶浮珣也不恼,抬起双眸,淡淡地看着宋寒濯,说道,“民女倒是忘了,还欠王爷一条命,那要不要把民女这条命还给王爷您呢?”

“别以为本王不会要了你的命!”瞬间宋寒濯一双大手已经掐在了叶浮珣纤细的脖子上。

叶浮珣呼吸一窒,笑道,“王爷想要拿去好了。”

果真,男人要想宠你,天上的星星都可以摘给你,命也可以给你,要是不想宠你,你便什么都不是,他随时可以丢弃你。

宋寒濯被叶浮珣眼里的讽刺刺到了,手不由的松开了她的脖子,软了语气,问道,“你喜欢唐家那个小子?”

叶浮珣一愣,又想到宴会那天,他对杨静姝百般讨好,语气便酸酸地说道,“王爷,不是也喜欢杨小姐吗?”

“回答本王!”

“他是我表哥,我的亲人,我们俩身上有一半的血脉,我喜欢他,只是妹妹对兄长的喜欢。”叶浮珣推开某个吃醋的王爷。

听到叶浮珣这么回答,某个王爷总算正常,理解理自己的衣衫,又恢复了往日的风度翩翩,“那日,你说唐筠珩是个不错的选择,是什么意思?你不是想嫁给他吗?”

“表哥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也是一个值得托付的人,但是,我对他只是兄妹之谊,并无男女之爱。”说着歪着脑袋看着某个还是有些别扭的王爷,笑道,“王爷,不会是吃醋了吧?”

“笑话!本王怎么会吃你的醋?”宋寒濯脸不自觉的看向窗外,这倒是可爱啊。

“也对,王爷怎么可能吃我一个小女子的醋,前几天还对杨小姐大献殷勤,今日走到万花楼寻花问柳,还大方的赏了人家六千两。”说着叶浮珣整了整被某个王爷弄皱的衣服,起身说道,“若是王爷没有什么事,民女就先告退了。”

“等一下!”宋寒濯一把拉住叶浮珣的手,用力一扯,将某个小女子搂入怀中,低声笑道,“珣儿莫不是吃醋了?”

叶浮珣低头一口狠狠地咬在了某个王爷手上,宋寒濯吃痛地松开手,叶浮珣警惕地坐到一个离宋寒濯最远的角落,冷冷地说道,“王爷,您都是要选妃的人了,要懂得自重,就算您不在意民女的声誉,也要爱惜自己的声誉啊。”

某个王爷在马车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枕着双臂,一双大长腿将叶浮珣堵在角落里,笑着问道,“谁告诉你本王要选妃了?”

“天下人都知道,贵妃娘娘隔三差五的给宸王殿下物色王妃人选,前几日别亦阁的宴会大家都心知肚明,更何况,当日宴会之上王爷可是对杨小姐赞不绝口,还赏了一支金步摇,这王妃人选恐怕非杨小姐莫属了。”

“这马车里都是什么味儿啊?怎么酸酸的?”宋寒濯含笑地看着叶浮珣,某个小女子面上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心里可是快酸死了,这副口是心非的小模样,让他特别想把叶浮珣搂入怀里好好蹂躏一番。

叶浮珣也不答话,白了一眼宋寒濯,凑到车窗处,掀开车帘看了一眼车外,见天色已晚,说道,“王爷,既然不让民女下车,是打算要把民女送回府吗?””

“云厉,去叶府。”

守在马车外的云厉听到宋寒濯的吩咐,立马跳上车,调转马头,朝叶府驶去。在叶府后门拐角处,一个娇小的身影跳下马车,正准备溜回府时某个王爷幽幽地开口,问道,“既然你与唐家那小子无男女之爱,你嫁与本王可好?”

听到叶浮珣的话,叶浮珣脚步一顿,右手抚上自己的胸口,扬声说道,“王爷,这儿女婚事自古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若民女今日应了王爷的话,那可是私授终身。”

车内的宋寒濯薄唇微扬,磁性的声音激荡在了叶浮珣的心坎上,“若是本王许以婚书,昭告天下来娶你呢?”

“那民女就静候王爷佳音。”说完叶浮珣一路小跑,跑进了后门,待人不见踪影后,才放下车帘,“走吧,进宫。”

玄康帝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对面的儿子,问道,“濯儿,你再说一遍?你想成婚?”这是玄康帝今年听到的最好听的话,眼看他这个儿子都快二十三了,连个姬妾都没有,一度他还怀疑他的儿子是不是有龙阳之好,现在竟然让他下旨赐婚。

“回父皇,儿臣心仪叶丞相之女叶浮珣,所以特来请父皇下旨赐婚。”

“好!好!好!”玄康帝长笑一声,十分欣慰地看着自己的儿子,“朕准了!”很快宸王请旨赐婚的事儿就传到了云霄殿越贵妃的耳朵里。

“这小子,动作倒是快啊,本宫这边还没做什么呢,他就去请旨了。”越贵妃对着铜镜理了理自己的发髻,吩咐道,“来人,去寻周姑姑来。”

不一会,一个三十出头的妇人,毕恭毕敬地走进了云霄殿,对越贵妃行了叩拜礼,“奴婢见过娘娘。”

“起来吧。”越贵妃慵懒地抬了一下手,笑道,“周姑姑,本宫听说你今日身体不适?”

“有劳娘娘挂念,奴婢身子已经好了差不多了。”

“那就好,本宫也就放心了,今日寻你来,是因为濯儿的府里头缺一个管事的嬷嬷,不知,你可愿意去帮濯儿打理一下院子啊?”

“能够伺候宸王殿下,是奴婢的荣幸,奴婢愿意前往。”周姑姑福身说道,“定不负娘娘期望。”

“好!”

这周姑姑虽然和丁姑姑还有王姑姑在宫中都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